范建明示意大家坐下,然后对周亚萍说道:“刚刚是余娇娇用黄汉斌的手机,给你打的电话,虽然我不希望你跟黄汉斌吵架,但却觉得,你还是应该要给他打一个电话,至少得把话说清楚。”

  “就是,”李倩倩也附和道:“建明之所以同意把范氏一半的家产给你,主要是看在你跟爸爸做了多年的夫妻份上,可没想到要给黄汉斌,他凭什么拿了你的钱,转身就去娶别的女人。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娶哪个女人,那是黄汉斌的权力,但你汇过去的这笔钱,必须要让他给个说法,不说全部退还给你,至少要让他说出这些钱的用途,他总不能把钱全部交给余娇娇,连他自己的儿子都不管吧?”

  其实昨天范建明给余娇娇打电话的时候,就已经把周亚萍汇过去三个亿的事情告诉了余娇娇。

  他相信余娇娇是聪明人,在促使黄汉斌打结婚证之前,一定会先落实那三个亿的资金走向,不说全部转到她自己的账上,至少她应该争取监控权。

  范建明现在是故意在周亚萍面前挑事,貌似还对黄汉斌寄托一丝希望,其实就是要让周亚萍知道,她的三个亿现在真正的主人,恐怕已经是余娇娇了。

  只有这样,周亚萍才会对黄汉斌彻底死心!

  范建明昨天跟余娇娇打电话的时候,陈玲玲全程在场,听到范建明这么一说,她心领神会,知道范建明的用意,就是希望周亚萍能够看清黄汉斌的真实面目。

  余娇娇不失时机地说道:“阿姨,虽然我们不在乎那些钱,但董事长说的是对的,凡事总得讲道理吧?而且我也相信,叔叔应该不是那么绝情的人,就算他准备娶余秘书,哪怕他不考虑耀武,至少也应该考虑考虑将来给你留点养老的钱吧?”

  周亚萍何止仅仅是想向黄汉斌讨要说法,刚刚要不是范建明拉住她,她早就带着人去找黄汉斌和余娇娇,说不定还会要他们的命。

  现在听他们这么一怂恿,周亚萍二话不说,立即掏出手机,准备回拨黄汉斌的手机号码。

  范建明这时对李倩倩和陈玲玲说道:“走,咱们先出去……”

  “没事,”周亚萍说道:“该丢不该丢,能丢不能丢的脸,我都已经丢得干干净净,你们现在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,我也没有什么可对你们再隐瞒的了,你们用不着回避。”

  说完,周亚萍不仅回拨了黄汉斌的手机号码,而且还点开了免提,以此向大家,主要是想向范建明证明,她和黄汉斌之间,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。

  电话接通之后,里面又传来余娇娇的声音:“周亚萍,你还要不要脸,刚刚我已经跟你说过,不要再搔扰我的男人!”

  “余娇娇,你别想多了,既然你们打了结婚证,那你就好好守着他,我不会、也没有兴趣再去骚扰他。只不过有点事情,我想跟他说清楚。”

  “有什么事情你对我说吧,我可以转告他。”

  周亚萍冷笑道:“我劝你还是把手机给他,趁着你在场,有些事情我想跟他说清楚。我跟他之间,毕竟还有一个已经成年了的儿子,如果我非要跟他见面的话,你认为你阻止得了吗?”

  在一旁的范建明、李倩倩和陈玲玲,忍不住互相对视了一眼,他们觉得,一旦冷静下来,周亚萍的思维还是相当清晰和敏捷,说出去的话,还是有礼有节,相当有水平的。

  余娇娇愣了一下,觉得周亚萍说的不错,她不可能一辈子不让黄汉斌和周亚萍见面,与其让他们背着自己,还不如这个时候把手机交给黄汉斌,看看他们究竟会说些什么。首发

  同时也可以更加看清黄汉斌的真实嘴脸。

  余娇娇立即把手机交还给黄汉斌。

  黄汉斌和余娇娇,现在正坐在宾馆房间的沙发上。

  黄汉斌一只手拿着余娇娇的肩膀上,另一只手拿接过手机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周亚萍问道:“黄汉斌,你真的跟余娇娇打了结婚证?”

  “是呀!”黄汉斌在余娇娇的脸上亲了一口,然后恬不知耻地说道:“我们已经离婚了十多年,你倒是夜夜不少男人,可我就苦了,要不是最近两年和娇娇在一起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。”

  妈卖妣,这说的是人话吗?

  虽然离婚了十三年,可只要你想要,除了例假再生,老娘什么时候拒绝过?

  周亚萍被黄汉斌气得脸发青,但她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,尽量用一种平和的语气说道:“那就祝福你找到真爱。”

  “谢谢!”

  我去,他居然还能够轻描淡写地说出“谢谢”两个字来?

  “既然你都已经成家了,那么我汇到你账上的钱,是不是应该还给我?”

  “什么,你汇了钱给我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有意思吗?黄汉斌,咱们都是黄土埋了半截的人,用得着说这种孩子话吗?难道你还要我告诉你,我用手机汇的款,只要到银行去打单子,什么就一清二楚了。”

  黄汉斌拍着余娇娇的脸蛋,笑着对周亚萍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你怎么会平白无故的给我汇钱?那不应该本来就是我的钱吗?你只是欠了我的账,把钱还给了我而已。”

  周亚萍冷声问道:“我什么时候欠了你的账?别忘了,你和儿子在江城住的房子,都是我花钱买的。而且你之所以能在范氏集团做老总,耀武之所以能做办公室主任,一切都是靠我。要说钱,只有你们姓黄的欠我,我什么时候欠过你的?”

  黄汉斌哈哈一笑:“你是不是忘记了?十三年前我们离婚的时候,你就跟我说过,你嫁给范洪生之后,在范家所赚的每一分钱,都是我的?再说了,我把自己心爱的老婆,让给范洪生那个老不死的睡了十三年,给我三个亿的补偿算多吗?”

  周亚萍一听,气得浑身直打哆嗦。

  陈玲玲感到不可思议地直晃脑袋,心想:这么不要脸的话,他都能说得出来?

  李倩倩更是愤怒了:这也太过分了!

  她居然起身,准备凑过去大骂黄汉斌一通,范建明猛地拽了她一把,李倩倩朝好一个踉跄,一屁股坐到了范建明的腿上。

  这还是她第一次亲密接触范建明,漂亮的脸蛋居然绯红一片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