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有些想不通,难道只要男人跟女人在一起,就一定会有那种关系?

  又或者胡颖和杨婷是一样的想法,都知道自己是因为报复她们丈夫,才跟她们在一起的吗?

  “这就奇怪了,”范建明不解地问道:“你说我跟她有关系,她刚刚还说你跟我有关系呢!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你看看,承认了吧?”

  “我承认了什么?”

  “道理很简单,你跟我老公是同学,你跟我有这种关系,你带我去认识她,她肯定跟你也有这种关系,只不过这只是我的怀疑,还不敢确定。”

  “那现在怎么就确定了?”

  “因为我跟你有关系,所以才会怀疑你呀,他既然怀疑你,肯定跟你也有关系呀!”

  “我去,你这话说的跟绕口令似的。”

  “这还不明白吧,做贼的人看谁都像是贼,红杏出墙的女人,绝对认为天下的女人都是出墙的红杏。”

  “慢着,按你这个说法,那我跟李丽敏也有这种关系了?”

  胡颖摇了摇头:“那可不一定,除非李丽敏也问你,我是不是跟你有那种关系,否则,你们关系就十分清白。”

  范建明这才明白了,如果他和胡颖没有那种关系,胡颖就不会想到他和杨婷有那种关系,这就是所谓的将心比心。

  就好比李丽敏。

  因为范建明对她敬而远之,那么以她对范建明的这个认知,即便范建明跟任何与自己有关系的女人在一起,李丽敏也不会想到这个方面来,因为在她眼里,范建明是个正人君子,绝不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把戏。

  虽然女人都很敏感,但立场不一样,看问题的出发点不一样,却又殊途同归,能够得到相同的结论,这是范建明最佩服的地方。

  范建明又问道:“那我告诉你,我跟杨婷的关系和你一样,至少到目前,仅限于搂搂抱抱的话,你信吗?”

  “当然相信,至少我看出来了,你不是个猴急的男人,你有你的节奏,也有你独特的品位。怎么说呢?你虽然也好涩,但与绝大多数的男人相比,你显得很沉得住气,喜欢追求一点情调,而且……”

  “我去,你直接说我是个伪君子不就得了?”

  “呵呵呵——”胡颖被他逗笑了,根本停不下来。

  “认真点开车,别撞到山上去了。”

  新建的三清观气势恢宏,矗立在西郊梅山的半山腰中,云雾缭绕。

  胡颖连续拐了几道弯,把车停在了观前的停车场,不解地问道:“你该不会在这里,也能跟我拉到业务吧?”

  范建明捏着她的脸蛋亲了一口:“别亵渎圣灵了,这地方是你那些小姐妹能来的吗?”

  “朝圣也不行吗?”

  “不跟你贫嘴了,你要么去朝圣,要么在车里等着,我去办点事,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

  范建明下车之后,立即快步走进三清观,发现观里虽然恢弘无比,但敬香的人却不多。

  看来在东方,信道的人比信佛的人少多了。

  和七年前相比,这里的变化简直是天翻地覆。

  过去这个三清观,只有两间青瓦房,前面是大雄宝殿,后面是青云天师的居室,一共加起来,占地面积不会超过三十平米。

 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,整个三清观修成阶梯式,一共有九层,每一层都有相应的殿堂,里面供奉着道家的诸神,进进出出有不少道士。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正巧迎面走来一位道士,范建明赶紧上前询问青云天师的住处。

  道家跟佛家一样,讲究的是结缘,一般进入道观,能够直呼方丈道号的人,都会被视为有缘人,只要是观里的弟子,都会乐于引荐的。

  这就有别于许多权力部门,职位越高的干部,越是难见。

  道士把范建明引导,青云天师修炼的地方,恭恭敬敬禀报:“师祖,有位名叫范建明的先生求见。”

  我去!

  才七年功夫,看来青云天师的名气越来越大,居然还有徒孙?”

  再看青云天师,七年不见,基本上跟过去没什么变化,虽然已经六十多岁,依然精神矍铄,虽然清瘦,却显得十分干练。

  “师父!”范建明叫了一声,正准备跪跪拜。

  引见的道士一惊,一脸愕然地看着范建明。

  一般来说,教外人士看见这些道士,背地里称其为道士,当面有的称道长,有的称大师,最显得尊敬的就是称天师。

  听到范建明称青云天师为“师父”,到时吓了一跳。

  要说他不懂,他是怎么跟师祖结缘的?

  要说他懂,怎么会称师祖为师父?

  “别!”青云天师把拂尘一掸:“你要是敢跪,我废了你这双腿!”

  我去!

  道士更加吓了一跳。

  师祖严格归严格,可不管是对自己的徒子徒孙,还是对外人,还从来没这么凶过。

  “没搞错吧?”膝盖刚弯到一半的范建明,立即站直身体,不解地问道:“你教了我一身的功夫,我捐赠你修建了这么一座三清观,叫你一声师父,给你下跪你还不愿意?”

  “七年前我收你为徒的时候,你怎么不仅不愿意,还说我是骗子?”

  “嘿嘿,你就当我是凡夫俗子,不认识你这个天外神仙,现在我迷途知返,可以说是浪子回头金不换,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呀!”

  “晚了,晚了!”青云天师用眼神看了那个道士一眼:“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他好像还比你大三岁,我的大徒弟今年都五十多了,现在你让我做师父,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故意欺负他们呢!”

  道士一听,更加愕然了,原来这人七年前,师祖就想收他为徒,是他自己不愿意?

  青云天师这时才朝道士一挥手,道士赶紧退下。

  看到道士离开之后,范建明悄声说道:“刚才有外人在,我就不好直说,其实你本来就是个骗子!”

  青云天师两眼一瞪:“你小子说什么?”

  “你教我如何修炼不错,给了我修炼秘籍也不假,可你说过,只要我夜以继日的坚持,总有一天我能成仙的。可你看看,七年过去了,我还是老样子,就算不能成仙,也应该会飞吧?”

  青云天师拿起戒尺朝他的脑袋上“啪”地打了一下:“七年你就想成仙?那古往今来,多少人成仙呀?现在你抬头往天上看,还能看得见飞鸟吗?全是神仙在飞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