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那些雇佣兵,一个个对范建明无比尊重,董明霞感到真不可思议,不知不觉中,对范建明的看法,已经彻底改变了。

  显而易见,范建明自身的本领是一个方面,更重要的是,他应该很会做人,否则,不可能有这么多西方的雇佣兵,愿意为他卖命。

  “老板好!”

  “老板好!”

  雇佣兵们纷纷跟范建明打完招呼之后,惠灵顿解释道:“今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,谁知道刚进入T国主角,就有一队雇佣兵袭击了我们,结果被我们打退。”

  不用说,那就是伏击范建明他们的那队雇佣兵。

  董明霞不得不佩服,范建明什么都算到了,本来董明霞昨天晚上还想返回去,是范建明再三告诉她,那些雇佣兵绝对还埋伏在现场。

  “后来我们又碰到了政府军,他们像是在调动。经过关卡的时候,我问了他们的一个军官,才知道你带着两个女人,开着一辆轿车过来了。”

  董明霞感到有些不解。

  惠灵顿带着这些雇佣兵,简直可以说是一只小部队,经过政府军身边的时候,难道政府军不管吗?

  范建明这时问道:“你们开着车,带着武器,大摇大摆地从政府军旁边经过,他们不管你们?”

  “美元开路呀!”惠灵顿笑道:“我跟他们说了,我们是受雇于你,来找几位专家的。再加上其中的一个军官认识我,知道我一直在非洲的s国,并没有参与他们的内战,所以畅通无阻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董明霞这才明白,T国的战场真不像自己之前所想象的那样,要么是政府军,要么是反政府军,可以说是旗帜鲜明的内战。

  现在看来,范建明和艾琳娜说的是对的,这里有很多武装都是灰色的,尤其是雇佣兵,他们没有国界,只有利益。

  就像反政府武装和许多雇佣兵组织有联系一样,政府军与某些雇佣兵组织,也保持着不错的关系。

  这既是战场上的乱象,也算是谋求一种平衡。

  好比惠灵顿的这支雇佣兵,看上去就知道是一群老兵,战斗力绝对非凡。

  已经知道他们并不是与自己为敌,政府军也不想惹麻烦。

  不管怎么说吧,在暗自佩服范建明的同时,董明霞也为T国感到悲哀,这哪里还像是一个主权国家呀!

  惠灵顿接着说道:“后来我们在一个高地前的公路上,发现了你们遗弃的轿车,又看见有两辆车的车轮印跟着你们,所以就一路追了下来,路上连车灯都不敢开。刚刚看到这个小村的时候,就听见了爆炸声,所以拼命往这边赶。”

  范建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:“不错,再晚来一步,我就去见你们的上帝了!来,认识一下,这位是艾琳娜女士,这位是董小姐。”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惠灵顿立即跟她们打了声招呼。

  “既然你们都赶到了,而且有了车,那我们就连夜赶到首都去吧!”

  “OK。”

  惠灵顿他们本来带了三辆车,两辆吉普,一辆中巴。

  考虑到进入首都之后,可能还会有遭遇战,范建明让雇佣兵带上两辆带机枪的皮卡,一行人开着五辆车,浩浩荡荡地一向首都进发。

  艾琳娜和董明霞被安排坐在了中巴上,范建明和惠灵顿坐在一辆吉普车。

  董明霞见状,却非要挤到他们的吉普上,不是因为别的,就是想跟他们商量一下营救专家的事情。

  艾琳娜明白她的意思,正巧她也想跟皮尔斯再通一个电话,所以径自坐上了中巴。

  车队启动之后,董明霞正想说营救的事情,范建明却先开口询问惠灵顿:“我听你好像说过,你认识这个艾琳娜,怎么今天见面,却装着不认识?”

  惠灵顿说道:“我正要告诉你这件事情,你怎么把她带上了?她可是西情局驻C国工作站的站长,而且今天故意装着不认识我,恐怕是想对你有所不利呀!”

  “除了你之外,你带来的人当中,还有人认识她吗?”

  “至少有三五个,当年我们在C国作战的时候,经常出入路易酒吧。”

  “跟她睡过?”

  惠灵顿笑道:“瞧你这问题问的,你当我们像你一样,上官悠然跟着后面追,你都不理人家。我们西方人男女在一起,有的时候就像上一趟厕所那样简单。”

  说完,他意识到董明霞坐在后面,立即转过头来说道:“对不起!我没有不尊敬你的意思,我们西方人确实如此。”

  董明霞笑了一下,没吭声。

  如果是在没见到艾琳娜之前,听惠灵顿说这种话,董明霞还真的以为他是故意挑豆自己。

  不过这两天,她见识了艾琳娜太多的肆无忌惮,也知道惠灵顿说的不假,所以并不介意。

  范建明说道:“既然艾琳娜想在我面前演戏,你就配合她演下去,还有你另外的几个兄弟,让他们一样配合,以便帮我摸清她的底。”

  董明霞愣了一下。

  这两天范建明和艾琳娜简直是如胶似漆,董明霞还以为范建明已经陷入泥潭不能自拔,没想到看他那样子,好像对艾琳娜有很大的防范心理。

  虽然有点好涩,但貌似忠厚老实的范建明,心机居然这么深?

  董明霞实在想不明白,和一个自己并不爱,甚至还要处处提防的人做那种事情,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呀?

  “有什么好摸的?”惠灵顿说道:“你要是觉得不放心,直接把她干掉好了!反正这是在战场上,就算我们杀了她,也不会有人知道。”

  我去,这些人视人命都如草芥吗?商量要杀一个人,就跟玩似的?

  董明霞也想明白了,虽然这些个雇佣兵对范建明毕恭毕敬,真要是在战场上刺刀见红的时候,恐怕他们表现出的,并不是一般的残忍。

  范建明摇了摇头:“你知道吗?上官悠然和上官夫人失踪了,西情局正在找她们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她们俩都是西情局的特工,你还不知道吧?”

  惠灵顿不可思议地看着范建明,摇了摇头:“上官夫人还有情可原,上官悠然就是个黄毛丫头呀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