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愣住了,费了这么大劲跑来营救,他们居然不愿意撤离?

  董明霞问道:“怎么回事,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顾忌,或者是被胁迫?”

  陈超摇了摇头:“因为伤员太多,出于救死扶伤的职业精神,他们不想离开。”

  范建明问道:“那你跟上级汇报了没有?”

  “暂时还没有,我想等你们过来之后,先商量一下,或者说你们再去劝说劝说,实在不行了,我们再向上级汇报。”

  董明霞问道:“五位专家都在吗?”

  “有三位在这里,还有两位在边上的两家医院,但他们都表达了这种意思。”

  “走,带我们去看看。”

  红十字会的战地医院,建立在过去最大的一所医院里,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虽然各派武装交火激烈,但大家都避免殃及这所医院。

 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遵守什么国际公约。

  有战斗就有伤亡,不管处于什么目的的各派武装,都不希望自己的伤员得不到救治,所以他们都避免伤害医院和医务工作者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里既是伤员,也是一些难民的避难所,尤其是许多儿童和老人,都挤在医院广场上的空地上。

  范建明和董明霞走进医院之后,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,偌大一个医院,只留有一条通向住院部的道路,其他地方都睡满了难民。

  少年不知苦滋味。

  一些孩子们还在天真无邪地追逐打闹的,谁又知道等待他们的未来,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呢?

  范建明和董明霞,跟着陈超来到住院部,里面到处是伤员。

  病房早已满了,外面过道的地上,也都摆满了地铺,各派的伤员都有。

  他们之前在战场上激烈交火,现在有的却在一起聊天。

  政冶和信仰,好像都是上面头头们的事情,他们需要的是金钱和生存空间,在处于死亡边缘的时候,大有一种渡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意思。

  只不过他们的命运,永远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,一旦走出医院,他们又会回到各自的阵营,继续同室操戈,刀枪相向。

  他们赶到医生办公室的时候,同在这家医院的三位专家,两位正在进行手术,还有一位刚刚下手术台,正在做片刻的修正,马上就要继续手术。

  “教授你好!”董明霞跟他们打过交道,所以非常熟悉,见面就向专家鞠了一躬。

  这位专家看上去已经有六十岁了,看到董明霞之后,他显得有些感激,也有些愧疚。

  “孩子,真是感谢你了,你怎么又来了?”

  “教授,我的任务是保证你们安全撤离,上次……”

  专家摆了摆手:“不,这不怪你,我们几个年纪大了,所以把生存的希望留给了比我们年轻的人。你离开之后,我们看到国际红十字会进来了,所以主动留下。遗憾的是这里的通信全部中断,我们想通知你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”

  董明霞笑道:“教授,还有一种弥补遗憾的方法,既然我们再次见面,我希望你能够跟我们一块回国。”

  专家摇了摇头:“你看看这满医院的伤员,对于我们义务工作者来说,医院就是战场,伤员就是工作,无论是从职业道德,还是个人情感出发,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一个合格的医务工作者,都不会擅自离开,成为战场上的逃兵。”

  董明霞劝说道:“教授,我很钦佩你能把自己比作一个战士,但我想说的是,作为一名战士,你要想起的最终的胜利,首先要保全自己的性命。离开这里不是因为你是逃兵,我们可以到一个更为安全的地方,去救助更多的伤病人。”

  专家摇了摇头:“在我们医学界,会把病人称之为病友,病友就等于是战友。你是一个军人,你觉得你会在战友最需要你的时候,离他们而去吗?”

  “你的意思我明白,而且感同身受,但我觉得世界之大,并不仅仅只是这里,才有需要你的病友。”

  “不错,在国内,每天等待我们看病的病友排起了长队。但问题是,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,哪怕迟疑了一分钟,就有可能失去一条生命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怎么能离开?”

  看专家的意思,他们是要执意留下,董明霞急了。

  “教授,这场战争是人为的,他们国家的各派武装,不顾老百姓的死活,为了自己的利益,不惜引狼入室,招来西方的渗透。造成今天这个局面,应该由他们各派武装负责。而且现在这些伤员,都是这场内战的直接参与者,与救治他们相比,难道你不觉得救治国内的病友更有意义吗?”

  专家驳斥道:“孩子,你这个观点不对。难道你没看见,除了这些参战人员之外,还有许多无辜的百姓,同样遭受着伤痛给他们带来的折磨吗?何况在我们眼里,只有病友和非病友,我们不能因为有某人做过坏事,或者正在做某种坏事,就放弃对他的救治。以人为本,生命至上呀!”

  “教授,我承认这里需要,可祖国更需要你,我还记得你告诉过我,你们当初成为医生的时候,都庄严地面对国旗宣过誓。说句不应该的话,就算是战士,你的主战场应该是国内,而不是在这里。虽然你们为国家做了不少事情,但国家把你们培养成专家也不容易,如果为了这场他国的内战,你们把性命留在这里,先不说你们的家人,连国家你们也对不起!”

  专家当然明白,董明霞这是激将法,而且她也是带着祖国人民的关怀和嘱托,冒着生命的危险,为了他们五个专家,这是第三次进入T国。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正因为如此,专家才没有发怒,而是抓着董明霞的胳膊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曾经对着国旗宣誓: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,救死扶伤,不辞艰辛,执着追求,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。但——”

  说到这里,专家停顿了一下,走到窗口推开窗户,继续说道:“你过来看看楼下的这些难民,他们今天躺在草地上,明天就有可能受伤,而且除了那些参战人员之外,他们的亲人,正源源不断地被送到这里。”

  专家又掏出护照,接着说道:“知道吗?在这个国家,上到官员,下到老百姓,不管是政府的,还是非法的武装人员,只要看见我们东方的护照,就把我们待作上宾,把我们当做是这个世界上最充满正义国家的国民。”

  T国人对东方的情感,董明霞已经感受到了,所以无话可说。

  “孩子,上次你离开之后,其实我们遭遇了各种武装,他们看到我们护照的时候一律放弃,政府军就不用说了,甚至有些非法武装都表示,只要我们愿意离开,他们愿意派人护送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