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任立即给他回了条信息:潜伏这么多年,这下沉不住气了?他们的通话我们已经监听到了,没有你什么事。你现在要做的,只要和过去一样就行,不管范建明和艾琳娜让你做什么,你尽管去做就行。

  惠灵顿又发了一条信息:他们有可能会除掉皮尔斯和他的雇佣兵团。

  主任回道:没问题,你照做!

  惠灵顿一下愣住了,皮尔斯不是自己人吗?为什么要帮助范建明和艾琳娜除掉皮尔斯呢?

  主任既然不多说,他也不便多问。

  加上主任已经说过,艾琳娜和局长的通话,他们已经全程监听了,惠灵顿用不着再去偷听内容。

  他干脆躺在沙发上,继续洋装打着呼噜。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.78zщ.cδм м.7:8zщ.cōм

  可是没一会儿,他还真的就睡着了。

  范建明听完了他们的对话录音之后,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艾琳娜见状,立即从床上起身,侧身坐到了范建明的腿上,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,是感到刺急还是恐怖?没想到剧情的发展,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反转吧?”

  范建明拍了一下她的腰:“赶紧起来,让我好好想想。”

  “几个意思呀?”艾琳娜把他搂得更紧:“一个大美女扑在你的怀里,难道不能更好地刺急你的细胞,活跃你的思维?”

  “别闹了,你当惠灵顿真的睡着了吗?”

  “什么意思,你是怀疑我没放东西,还是怀疑我那东西的效率不行?”

  “我只想告诉你,你连喜欢在床头的软包里放着刀片的习惯,他都清楚,你在杯子里下东西还能瞒过他?”

  “我去,你在他身上下了什么魔咒,老娘这种秘密他都告诉你?”

  “刚刚我们在听录音的时候,外面的鼾声突然停了一会儿,明显他已经醒了,或者说一直是在装睡。紧接着又在门口听了一会儿,然后才回到沙发上,应该是用手机发出了几条短信,紧接着又发出了鼾声,估计是接着装睡,现在鼾声又没有了,估计是真的睡着了。”

  “Mygod(天哪)!你什么耳朵?我看你全神贯注的,怎么外面的动静你听得清清楚楚?”

  范建明笑了笑:“这是为了生存,多年养成的习惯。”

  他并没有告诉艾琳娜,每当全神贯注的时候,他就会运行起道家的吐纳神功。

  只要一运功,他不仅能一心两用、三用,而且连细微的声响都能听到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,即便他睡着了,艾琳娜躺在他的身边,用手机发短信也瞒不过他。

  艾琳娜笑道:“既然你现在判断他已经睡着了,那咱们俩放松一下呀!”

  “如果他喝了你下的东西,睡得一定跟死猪一样。但他没有,,我们没有发出声音也就算了,哪怕发出一丁点声音,我想他都会被惊醒的。因为他的潜意识里,一直会关注我们在做什么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艾琳娜掐着范建明的脸蛋,从他的腿上站起身来说道:“今天晚上就放过你,如果你决定想面见局长的话,咱们一路上有的是时间。”

  艾琳娜刚刚准备走到床上躺下,忽然眉头一皱,转身问道:“刚刚你说,惠灵顿发了几条信息才睡的?”

  范建明微微一笑:“现在才反应过来?我一直在想,你是他的妻子,我是他的老板,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要跟我们同进退,甚至把你最隐蔽的杀人方式都告诉我。现在你我都在这里,他听到我们在听通话录音之后,会给谁发信息呢?”

  艾琳娜想了一下:“会不会是告诉他们手下的雇佣兵,跟他们交代什么事情?”

  “别忘了,他一直在假装被你迷倒了,多大的事情,要在这个时候发短信?”

  “那你觉得呢?”

  “听到这段录音之前,我敢肯定他是在给你们局长发短信,但听到这段录音之后,感觉你们真是太乱了,现在看来,惠灵顿的这个短信,有可能是给你们局长发的。因为他不一定能够听清楚,这段通话录音是你们局长。当然,也可能是给主任发的,甚至有可能是皮尔斯。”

  “见鬼,老娘现在就去拿他手机看看!”

  说完,艾琳娜转身就要朝门外走去。

  范建明一把抓住他:“如果对方有阴谋,揭穿他是一件好事,但有的时候,揭穿比不揭穿更危险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不揭穿,他还抱有某种希望和幻想,而我们可以利用这种希望和幻想。一旦揭穿,逼着他狗急跳墙不说,也让我们在以后失去利用他的可能性。”

  艾琳娜冷冷一笑:“范,你的城府和你的年龄太不相配了!这么说来,这么多年你让惠灵顿跟着你,并不是信任,也不是感化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利用一下他?”

  “不错,问题是我还从来就没有利用他,现在你把他拆穿了,岂不是让我前功尽弃,白白在他身上投入了那么多感情和金钱?”

  “你一直都知道我要杀你,包括那天晚上在小小村里遭到袭击之前,之所以没有揭穿,也是为了利用我?”

  “你可以这么理解,现在你不是帮我联系上了你们的局长吗?虽然结果令我大吃一惊,但我的目的达到。”

  “那我现在没有利用价值了?”

  “当然有,你还得帮我跟你们局长牵上线。更重要的是,你的身体太让我迷恋了,也许我要利用你一辈子,愿意吗?”

  “虽然明知道你这是假话,但这几天下来,我最爱听的,就是你这句假话。”

  说完,她又搂着范建明亲了起来。

  范建明可没有心情跟她亲热,脑海里一直回味着刚才局长说的每一句话。

  几乎和艾琳娜一样,他不知道局长的话是真是假,但有几种可能性是存在的。

  首先局长和主任变换位置之后,对范建明态度的变化,应该是真的,这符合西方的政冶观念。

  其次,局长迫切希望与他谈谈,也应该是由衷的,毕竟局长感觉到了对他的最大危险,并不是来自范建明而是主任。

  借刀杀人,永远都是西情局惯用的手段。

  主任可以利用之前的亲信,给予局长已毁灭性的打击,局长当然也有可能想利用范建明,在s国和T国的问题上,彻底挽回不利的局面。

  而这些事情是真是假,等到与局长见面之后,范建明就可以做出一个相对准确的判断。

  现在他最需要解决的问题,并不是去见局长,而是要搞清楚上官夫人和上官悠然的下落。

  毕竟时间不等人。

  上官夫人和上官悠然已经失踪了几天,如果她们还活着,每耽误一分钟,给她们生命造成威胁的几率就更大。

  范建明突然说道:“既然局长已经明确,皮尔斯不是他的亲戚,我们可以对付他,我想今天晚上咱们就从他身上下手。”

  艾琳娜问道:“你是想先搞清楚上官悠然和上官夫人的死活之后,再去见局长吗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