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在通过在s国多年的历练,范建明已经深深理解了西方的为人处事观念,只有永恒的利益,没有永远的朋友。

  东方人讲究的是肝胆相照,义薄云天。

  西方人一切用利益说话,为了利益,今天的敌人,明天可能成为朋友。

  明天的朋友,迟早也会变成敌人。

  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,也正是许多东方人,无法理解西方人对东方政策的主要原因。

  在东方人看来,双方明明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关系,对方怎么说翻脸就翻脸。

  其实就像是主任和局长的观点轮换一样,如果以东方人的标准,你根本辨别不清西方人谁是敌人,谁是朋友。

  范建明也学会了这一套,那就是用利益说话。

  他心里很清楚,虽然面对西情局,自己是弱势的一方。

  但由于主任和局长之间产生了矛盾,夹缝中深沉的他便有了机会。

  他既可以与主任联手对付局长,也可以与局长联手对付主任,而这一切的选择,绝对不能靠东方式的感情和江湖义气,必须要从利益出发。

  现在摆在范建明面前的事,表面上要治他于死地的局长,已经向他伸出了橄榄枝。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而由前局长转换为主任的,却始终隐藏在暗处。

  尽管他现在的策略,反而是希望范建明能活下去,但之前想置范建明于死地的计划,却是由他炮制出来的。

  权衡再三,范建明觉得至少暂时,必须要和艾琳娜结成联盟,但也不会拆穿惠灵顿。

  一切等到共同对付皮尔斯和他的雇佣兵团,找到上官悠然和上官夫人之后,再做策略上的调整。

  范建明再次提醒艾琳娜:“现在的情况还不能够十分确定,就像你能倒向局长一样,谁又敢肯定惠灵顿会对主任效忠一辈子?何况我们现在需要他的帮助和配合,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完胜皮尔斯。所以你必须记住,不管惠灵顿是否跟你一条心,提防一点没问题,你都不能揭穿他。”

  “放心吧,”艾琳娜瞟了范建明一眼:“你小子城府挺深的,但老娘也不是菜鸟,毕竟惠灵顿是我丈夫,该怎么对付他?我比你清楚。”

  “OK。”

  “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一声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这次来T国除了五位专家之外,现在之所以全力以赴寻找上官夫人和上官悠然,应该不仅仅是因为她们两个曾经为你,把电话给了主任吧?”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不错。之前上官悠然是受命向我使美人计,但后来我真的喜欢上她了。”

  “睡过她?”

  “必须的!”

  “上官夫人?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她们一直以母女相称,直到她们离开东方的时候,我才知道她们不是真正的母女。”

  “母女双收,在我们西方也不是什么稀奇事。”

  “问题我是东方人,别说是母女了,就是姐妹,也为我们道德的底线所不允许。”范建明转而问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艾琳娜笑道:“那你是否知道,惠灵顿和上官夫人之间关系密切?”

  范建明明白,艾琳娜所说的关系密切,绝不仅仅是工作上的来往。

  “哦?那他们两个藏的挺深的,在s国几年,我都没有发现。”

  “上管夫人和上管教授不是夫妻,上管夫人对上管教授也不感兴趣,上官夫人之所以能够在s国,老老实实地生活了几年,除了是因为任务使然,更重要的,还是因为有惠灵顿的陪伴。”

  范建明心里清楚,以艾琳娜这样的心机,一定在惠灵顿身边安插了不少自己的人,所以惠灵顿的一举一动,根本逃不过艾琳娜的眼睛。

  范建明其实也很关注惠灵顿的,但更多的是防着他生事和哗变,至于男女关系方面,范建明从来不去过,也就没有注意到,他跟上官夫人还有一腿。

  范建明眉头一皱:“你是不是在提醒我,如果上官夫人和上官悠然还活着的话,惠灵顿也许知道她们的下落?”

  艾琳娜说道:“如果眼前发生的一切,并不是局长为了排除异己,而是主任故意陷害的话,上官悠然和上官夫人很有可能还活着,只是故意不抛头露面而已。”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如果她们还活着,以上官夫人和惠灵顿的关系,或许惠灵顿知道上官夫人的下落?”

  “不错。”艾琳娜说道:“就算上官夫人和上官悠然死了,我觉得惠灵顿下手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惠灵顿和上官夫人之间的关系,西情局上上下下都知道,主任当然也清楚,他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上官夫人,以便栽赃给局长,惠灵顿应该是最好的选择,至少比皮尔斯要好。”

  “嗯,”范建明点了点头:“与皮尔斯相比,上官夫人对惠灵顿根本就不会设防。不过又有一个新问题,上官夫人和上官悠然失踪的时候,惠灵顿还在s国,或者说正在往这边赶的路上。”

  艾琳娜笑道:“你怎么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?如果惠灵顿要杀他,非得亲自动手吗?他只要一个电话,把上官夫人约到他希望上官夫人出现的地方,然后派人去干掉就OK。”

  范建明接着说道:“如果她们还活着,那么惠灵顿最有可能知道她们的下落。”

  “不错,所以我们得好好考虑一下,是先从皮尔斯身上下手,还是从惠灵顿的身上下手。”

  “这事不用考虑!”范建明说道:“不管皮尔斯是不是凶手,此人野心太大,对你我,尤其是对于你,留着绝对是个祸害。这个时候我们把矛头对惠灵顿的,不仅是自乱阵脚,同时也是削弱了自己的力量。”

  “明白了,”艾琳娜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不管惠灵顿知不知道上官夫人的下落,我们首先要跟他在一起,全力以赴对付皮尔斯,能够找到上官悠然和上官夫人更好,找不到的话,再回头对付惠灵顿。对吧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那就这么干吧!”

  他们俩来到外面的房间时,惠灵顿的呼气均匀,虽然打着鼾声,但比之前装睡的时候,听起来让人舒服多了。

  艾琳娜走过去一拍他的脸:“亲爱的,醒醒!”

  惠灵顿条件反射地突然坐起身来,警觉地四处看了一眼,然后才放松地打了个哈欠:“啊——,这酒喝的,怎么瞌睡这么重?艾琳娜,你的电话现在才打完吗?”

  艾琳娜在沙发边上坐下,再次点开手机的录音,播放给惠灵顿听。

  “我去,你给局长打的电话?我还以为是给主任呢!”

  “别吵,听完录音再说话。”

  录音播完之后,惠灵顿一脸蒙圈地问范建明:“老板,我们局长的话,你全信了?

  范建明解释道:“信不信两说吧,我觉得我们首先的问题,是要尽快找到上官夫人和上官悠然,在这一点上,你们局长跟我们是一致的。而我觉得是否能够找到她们两个,皮尔斯是关键。其实不管局长是不是这个意思,我们接下来首先要解决的问题,就是皮尔斯。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