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汗!

  这天下的一个个女人,要不要这么厉害呀?

  听完奥德莉的话,范建明完全惊呆了!

  就算她是主任的妻子,据说也没管过主任工作上的事情,而且自己还有服装公司。

  虽然她和艾琳娜是闺蜜,但她们离多聚少,艾琳娜一直在海外出外勤,这些年应该没什么交集,她怎么就能一眼看穿艾琳娜的心思?

  看到范建明一脸惊讶的样子,奥德莉问道:“怎么,难道艾琳娜已经向你下了命令,让你除掉惠灵顿?”

  “没有,没有,”范建明解释道:“我只是被你说的话震惊了,你是她的闺蜜,惠灵顿是她的丈夫,这边她利用你的身体,去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,那边又要杀自己的丈夫,如果这一切是真的,那么这个女人也太恐怖了吧?”

  “你以为呢?”奥德莉说道:“千万别以为她就是跟你睡觉时那样,完全就是个小女人,任由你在床上如何摆布,甚至还会主动的摆几个令你兴奋的pose(姿势)。如果她仅仅只是一个花瓶的话,就算情报局的人都死光了,也轮不到她成为副局长!”

  范建明当然清楚,艾琳娜绝不只是一个花瓶。

  从第一天在酒吧里见到艾琳娜,范建明就知道她是个不同凡响的女人,只是奥德莉说的太过骇人听闻。

  范建明甚至一下弄不明白,究竟是奥德莉对艾琳娜到过了解,还是奥德莉从某个渠道得知,主任死的时候,范建明确实在场。

  奥德莉现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在他与艾琳娜之间挑拨离间,瓦解他们结成的同盟关系。

  范建明笑道:“我知道她不是花瓶,但也没有你说的这么恐怖吧?”

  “一点都不恐怖,这对于出身于我们西方情报系统的人来说,这都是他们典型的做派,跟他们关系越密切的人,除了儿女和父母之外,即便是妻子或者丈夫,都会是他们手中利用的工具。”

  “你凭什么认定,她会杀了自己的丈夫?”

  “因为她的丈夫过于卑微。在此之前,惠灵顿对她来说,唯一的好处就是,不仅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,全力以赴的去保她的命。而且在她削尖脑袋往上钻,甚至陪别的男人睡觉时,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首发

  “但现在不一样了。艾琳娜成了副局长,个人安全问题已经得到了保障,现在的惠灵顿,不仅不能在事业上对她有任何帮助,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她公众形象,影响她进一步提升。”

  “如果没有一个身为公众人物的丈夫,替她在事业上加分的话,那她就不如变成一个寡妇。这样的话,即便她以副局长之尊,陪别的男人睡觉,也没有人能诟病的。”

  不错!

  之前艾琳娜就是个基层主管,陪任何男人上床睡觉,都有可能被人视作是她的工作和义务。

  现在不一样了,作为一个女领导,而且是个已婚的女领导,如果再肆无忌惮的陪别人睡觉,就会迎来非议。

  但如果她是寡妇,那就无所谓了。

  不管跟任何男人交往,都有可能被视为是正常的。

  至少她的政敌,无法在生活作风方面对她进行炮轰。

  和刚刚艾琳娜的解释相比,范建明更相信奥德莉所说的,才是艾琳娜要暗杀惠灵顿的真正理由。

  这还没完。

  奥德莉接着说道:“还有一点,艾琳娜很清楚,我们母女现在犹如丧家之犬,没有人会帮我们,唯一有可能帮助我们的人,就是惠灵顿,即使是为了我能被她利用一辈子,她也会除掉惠灵顿的。”

  “现在我丈夫死了,如果惠灵顿再发生什么意外,再加上我被她限制在这座庄园里,很快就会从人们视野中消失。到那时候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她过去的秘密。那个时候不管在干什么,她就没有任何顾忌了。”

  范建明点了点头,突然问道:“夫人,要按你这意思,我不也得提防着她?说不定什么时候,她就会把屠刀架到我的脖子上?”

  奥德莉叹道:“这就要看你知道她多少秘密,知道的越少越好,如果知道的太多,她的地位越往上升,你被灭口的几率就越大!不过呢——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感觉她对你有一种特别的感情,恐怕还不仅仅局限于你在床上的表现,也不仅限于你的巨大财富,今天上午我在她别墅的时候,碰见了一个叫上官的女孩子,那个女孩子跟你关系不错吧?”

  听到她提到上官悠然,范建明显的有些紧张。

  他点了点头,又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  奥德莉说道:“当时她给那个女孩子许了愿,让那个女孩子好好干。我从中听出来了,艾琳娜除了想通过那个女孩子控制你,对你还是非常忌惮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“正是因为她对你的那种忌惮,才使我怀疑我丈夫是不是死于你之手。因为我太了解艾琳娜了,你要不是有某种超强的能力,即便你再有钱,在床上再厉害,她也只会把你当成一个玩物,而不会像早上表现的那样,既想控制你,又怕被你察觉。”

  奥德莉的头脑确实很清晰,也很善于察言观色,在今天的这种情况下,她能够通过对艾琳娜的细致观察,推断出这么多与事实大体相符的判断,真的难能可贵。

  而她对范建明的判断也相当准确,就算认定他是艾琳娜的人,甚至自己的丈夫有可能死于他之手,奥德莉还是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和盘托出,并且直接开口求助于他。

  因为奥德莉判断出范建明是个善良的人,而且在无法联系到惠灵顿的时候,现在唯一能拯救她的人,就只有范建明了。

  奥德莉这么做完全是在冒风险,因为范建明很有可能马上就出卖她。

  但为了自己和女儿的正常生活,她觉得冒这个风险是值得的。

  范建明又问了一句:“如果一切不幸被你说中,你觉得离开这座庄园后就安全了吗?她可是情报局的副局长,真要想对你有所不利的话,你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