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方总,”吴文丽喊了一声:“能听一下我的建议吗?”

  方雅丹其实不想听,从小娇生惯养的她,自由散漫惯了,在家里是小公主,在方氏集团现在是老大。

  除了颐指气使地指使别人之外,还从来没有被任何人约束过。

  上次范建明打电话,跟她谈合作的事。

  她以为只要自己出出钱,成为合作方的一个股东,高兴的时候过去看看,愿意的话指点一下,不愿意的话拍屁股走人就是,从来没想到要被合作方约束。

  在她看来,自己在方氏集团做大爷不好,为什么要跑来跟范建明合作,还要受她的约束?

  不过吴文丽彬彬有礼的态度,让她无法拒绝。

  不管接下来吴文丽的建议是什么,听听总不会有什么坏处吧?

  方雅丹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看着吴文丽说道:“行,你说吧!”

  吴文丽笑道:“你我都不缺钱,范总也不缺,他有一个理想,或者是一种情怀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是想通过塑造一个全新的企业,来提升自己的品位。”⑦⑧中文全网更新最快 ωωω.⑦&㈧zω.cδм

  吴文丽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,并不缺钱的范建明,之所以想到会搞一个跨国公司,可不仅仅只是想在江城,而是想在全世界的范围内,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。

  只有做大做强,并且名声在外,他才能够通过强大的社会资源,去影响某一地区政冶格局的变化。

  当然,他不像西方各个利益集团那么野心勃勃,并不想像他们一样,通过搞乱世界,以便从中大发战争横财。

  范建明亲眼目睹战争对平民造成的伤害,他是想通过自己的影响力,给世界各地处于战火中的平民,带去和平和生存的希望,倒是与国家一带一路的政策不谋而合。

  吴文丽接着说道:“其实我们跟他也是一样,虽然我们都有自己的企业,就像范太太刚才所说,在别人眼里,我们也许算得上是女强人,但我们所掌管的企业,至少在别人的眼里,其实并不算很强大,甚至谈不上有什么品牌效应。”

  这句话说的也不假。

  吴文丽还好,她是离开父亲,独自在江城来打天下,所以言谈举止之间,或多或少还能体现出一个女强人的味道。

  方雅丹完全不行,至少在李倩倩看了,她和吴文丽一比,简直就是在坐吃山空,完全在啃她父亲留下的方氏集团的老本。

  吴文丽继续说道:“范总正是看见我们三个有共同点,那就是不缺钱,正年轻,而且有时间和精力共同干一番大事业,所以才想到让我们合作,共同参与建设他心目中的那种品牌公司。”

  李倩倩觉得吴文丽说的非常有道理,而她听的也非常仔细,这对她加深了解范建明,是有相当大的帮助的。

  吴文丽笑了笑:“我之所以愿意和范总合作,并且愿意成为他的助理,那是因为我觉得在他的新公司里,应该能够学到很多东西,提高品位是肯定的,甚至可以完善我的人格。”

  “更重要的是,现在的你和我都一样,你呆在方氏集团,我呆在吴氏集团,其实等于就是躺在父母的摇篮里。我们参与范总新公司的建设,而一旦新世界环球投资有限公司成为全世界一线品牌公司的话,我们的成就感,和所获得的经济利益甚至是声誉的回报,就不是现在可以同日而语的。”

  方雅丹已经被她说动,但却脱口而出地反问了一句:“那万一要是失败了呢?”

  吴文丽笑道:“你也主政了方氏集团这么久,利益和风险永远都是同等的道理,应该不用我说吧?何况以我对范总的了解,事业成功了,他非常愿意与我们分享共同的利益。”

  “一旦失败,他肯定会尽力把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。否则,他就不会像刚才那样信心满满的,把我们当成他的部下。”

  “最后我想跟你说的是,也许你不缺少这个合作的机会,而范总其实也不缺少你这个合作伙伴,既然他找到你,而你也曾经答应过,我想这就是缘分吧?”

  “相对于不可预见的经济回报相比,我更愿意相信我们的合作,其实就是源于一种缘分,剩下的,就要看方总是不是愿意珍惜这份缘分。”

  方雅丹怒道:“既然你刚刚说过,我跟你是同一类的,那么你就应该知道,我也是性情中人。还是那句话,不就是钱吗?他范建明要多少我给多少,问题是我看不惯他那个德性!”

  吴文丽笑道:“方总,如果你说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是一种德性的话,而这种德性正是我所看重的。在当今的社会,吊丝随处可见,但像他这种渴望成为精英的人,已经并不多见了。”

  “我去,说他是犯贱,我看你比他更犯贱!你丫的一个自由自在的老板不做,跟着他这种渴望成为精英的人,还特么要被他管束,你有病,还是药店没药呀?”

  吴文丽微微一笑:“我历来相信范总的眼光,就像能挑选我成为他的合作伙伴一样,我也相信他挑选你是正确的。尽管你我之间不仅谈不上什么交情,甚至还充满着敌意。因为我相信他,所以相信他的选择,同时也相信,我们将来能够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。”

  “不然,与你我之间的关系,恐怕这辈子也不可能有合作的机会。方总,你说对吗?”

  “握草,”方雅丹显得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:“还真是他的助理,几句话说的我无言以对?行,就冲你这句话,我特么跟你一样犯贱,拿着钱赶着让他来黑我们!还是那句话,不就是钱吗?你吴总舍得,我放下他有什么舍不得的?”

  吴文丽扑哧一笑:“方总,你好像还没明白我刚刚说的意思,范总之所以找我们合作,可以因为其他一切原因,唯一不可能是因为钱。”

  “我知道,他不缺钱,就缺一群像你我一样,傻了吧唧,天天等着挨他训的笨蛋!吴总,我还就告诉你,既然你舍得三毛三,我还就能舍得六毛六,我特么还就陪你跟犯贱玩到底了!”

  “方总果然是性情中人,但现在有个问题。”

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“现在可不是你陪不陪他玩的事,而是范总刚刚表态,已经放弃了与你合作的打算。”

  “几个意思呀,难不成你还让我厚着脸皮去求他?”

  吴文丽笑道:“不管你怎么理解,如果你觉得我刚刚说的那番话有道理,而且愿意和我们一起共同奋斗的话,这个头,你必须得低,否则,我们恐怕就没有合作的机会和缘分了。”

  方雅丹双手叉腰,两眼一瞪:“我勒个去,我这暴脾气——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