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天笑着点头道:“作为一个商人,最难能可贵的就是赤子之心,范先生的胸怀令人钦佩,不过我对那块地也非常感兴趣,说不定将来我们还是竞争对手呢!”

  毕竟秦氏集团不是一般的小公司,他们既然准备来江城发展,尤其是在江城的房地产刚刚有点起色的时候,他们肯定会盯上这一块。

  既然盯上了房地产,就势必会盯上岷山的那块地。

  毕竟那块地是目前江城最大的一块,而且有政策扶持,那块地要是拍下来,赚钱是肯定的,更重要的是跟有关部门立即打通了关系,这对秦氏集团将来的发展会很有益的。

  尽管秦天目前还没明说,但傻瓜都清楚,他的到来,就是冲着岷山的那块地。

  范建明在这个时候提到那块地,明显是在警告秦天不要做非分之想。

  所以秦天礼尚往来:既然你已经公开宣战,而且势在必得,咱们秦氏公司也不是吃素的,说不定就要迎风展翅,你得做好思想准备。

  “有竞争好呀!”范建明说道:“竞争使人进步,我还真担心竞拍会上波澜不惊。如果能跟省城的首富秦氏集团同时竞拍,我想不管最后花落谁家,对于我们来说,都是个学习的好机会。”

  范建明的话说的很漂亮,还特么要向秦氏集团好好学习,其实等于是接受了应战,而且满满都是不屑一顾的样子。

  要知道秦氏集团在本省绝对财大气粗,不是谁想跟他们竞争就能竞争,谁想向他们学习就能学习的。

  与其说范建明是在照顾秦天的面子,不如说是直接在怼他。

  言下之意,范建明并没有把其他的集团放在眼里,坐等秦氏集团放马过来,谁高谁低,咱们竞拍会上见。

  秦天笑道:“范先生过谦了,长江后浪推前浪,假以时日,我相信范先生的公司,会超过我们秦氏集团的。”

  今天这句话很叼,表面上很看好范建明,但却是一幅居高临下的姿态。

  言外之意:不管你多牛笔,要想跟我们秦天集团分庭抗礼,现在还不是时候,貌似你还太嫩了一点,至于以后的话,那就呵呵呵了。

  吴文丽也是商人出身,对这种暗地里较劲特别敏感。

  她朝范建明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没有必要和秦天针锋相对,真要搞秦天,一言不合直接开干就可以,那样就可以打秦天一个措手不及,没有必要事先预警,反而让秦天有所准备。

  范建明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  如果范建明和之前一样,对那块地志在必得的话,吴文丽的方法完全正确。

  可刚刚范建明提醒了他,与其用巨额的代价秒杀秦氏集团,还不如把秦氏集团套牢在江城,让他因为那块地赔上血本,叫他有来无回,那才是对秦天最好的惩罚。

  要想达到这个目的,范建明必须事先刺急秦天,激发出他的斗志,在竞拍的时候,让他用天价拍下那块地,然后在建设的过程中使绊子。

  真到了那一天,秦天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知了。

  所以范建明直接无视吴文丽的眼神,微微一笑:“如果说仅仅是在财力方面超过秦天集团,恐怕在三五年前我就已经达到了,至于要想从外表超过秦总,恐怕我这辈子都没戏。”

  秦天一听这活,脸色变了几变。

  秦天之所以风光无限,不正是因为秦氏集团财大气粗吗?

  范建明直接藐视秦氏集团的财富,岂不是根本就没把秦天放在眼里?

  至于说到外表,从正面理解,范建明是赞扬他长得帅,有气质。

  如果从反面理解呢?那就是说晴天只是个绣花枕头,纨绔子弟,根本就不堪一击。

  秦天那里受的了这种侮辱。

  他忍不住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岷山的那块地,我们秦氏集团还非要拍下不可!”

  范建明看到他中计了,淡淡地一笑:“OK,如果秦氏集团能够拍下那块地,我一定会第一个向秦总祝贺。好了,谢谢今天晚上的款待,等那块地竞拍完了之后,不管你我谁拍下来,我都会在这里再举办一场舞会,算是对你今天晚上盛情的答谢。”

  秦天脱口而出:“届时我也一定会参加。”

  范建明又分别和敏姐、吴文丽打了声招呼,才转身离开。

  “范哥!”范建明刚刚走到舞厅的门口,敏姐已经追了过来:“真不好意思,原以为你能跟秦总交上朋友,怎么看见刚刚的意思,你们俩都充满了火药味呀?”

  范建明很清楚,敏姐这次跟秦天到江城来,就是为了给秦氏集团保驾护航的,尤其是担心社会上有人捣乱。

  在敏姐看来,先不说她是一姐,就凭叶枫的威名,江城的混混谁还不会给个面子?

 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范建明,然而狗血的事,从刚刚的情况来看,还就是范建明跟秦天过意不去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敏姐心里非常清楚,目前的局面完全是秦天一手造成的。

  而且敏姐完全想不明白,在她眼里,秦天就是个干大事业的主,怎么今天哪根弦搭错了?

  叫他别招着范建明,他偏要招惹。

  如果是因为别的事也行,秦天却偏偏看上了范建明的老婆,这就太过分了。

  别的方面敏姐插不上手,如果范建明动用社会上的人,那敏姐的处境就尴尬了。

  所以之前,她已经抽空给叶枫打了电话,把现场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叶枫。

  叶枫一听大吃一惊,破口大骂了秦天一番,然后告诉敏姐,秦天这么作死的话,就别搭理他。

  看到范建明离开,敏姐赶紧过来想表明自己和叶枫的态度。

  不等她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范建明就已经明白她追出来的意思,立即笑道:“对付秦天,我用得着动用社会上的人吗?所以你别担心,该你赚的钱,你就妥妥的装进口袋。至于秦天的话,他会为他的嚣张和狂妄买单的。”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敏姐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谢谢范哥的理解,我和枫哥的态度非常明确,如果是你要动他,我们绝不插手。”

  “放心吧,对于秦天这种货色,我不会动武的,我要在他自以为是,自信满满的地方,彻底让他崩溃!”

  敏姐明白了,范建明是打算跟秦天拼财产了。

  “范哥,那我得提醒你一句,秦天很有可能动用社会上的人对付你,但绝对不是我们的人,恐怕是那些刚出道,没经验,却又能为了钱能拼命的小混混。”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谢谢你的提醒,带向叶枫问个好。对了,一直想问一句,敏姐既然跟秦天关系这么好,怎么就没想到要嫁给他?”

  “燎我呀?”

  “我说的是真的,你要是嫁给了他,我真的会放他一马。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