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玲玲带着材料离开了,李倩倩回到了卧室,范建明刚好从卧室出来。

  李倩倩很想从范建明的表情上看出点什么,然而范建明太过善于伪装,曾经面对无数枪口,他都能保证面不改色心不跳,何况仅仅只是李倩倩的一双眼睛。

  “怎么了,”范建明耸了耸肩,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没有,我在等你。”

  “OK。那咱们走吧。”

  范建明来到楼下,随便吃了几口早点,立即和李倩倩来到了三清观。

  看到矗立在西郊梅山的半山腰中,气势恢宏,云雾缭绕的三清观,李倩倩叹道:“我做梦都没想到,这个三清观居然是你资助的。”

  范建明微微一笑:“等会儿见到青云那个骗子,你可要矜持一点,千万别觉得这是我资助的,所以就不把他放在眼里。”

  “胡说什么,青云天师怎么可能是骗子?倒是你自己,别觉得捐赠了一些钱,就不把人家放在眼里,在许多信徒当中,青云天师可是……”

  范建明立即打断她:“他是天师也好,神仙也罢,反正你该怎么虔诚就怎么虔诚,至于我跟他之间,一直就互不买账,等会儿我要是跟他开起玩笑来,你千万别起哄。”

  李倩倩不可思议地晃了晃脑袋,同时提醒了一句:“你千万别在那些神像面前口无遮拦,胡说八道,据说那些神像都开过光,非常灵验。

  “放心吧,他这个骗子不敢把我引到大雄宝殿去。”

  下车之后,李倩倩立即玩起了范建明的手臂,范建明把她的手一拨:“不是跟你说过吗?这是修炼的清静之地,当着许多修炼的人面,别弄得太过亲热。”

  李倩倩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,听他这么一说,赶紧把手缩了回来,同时问道:“我怎么听说,有的道家可以结婚的?”

  范建明解释道,道教派别林立,但有两大主要派别,一是以丹道为主的全真派,和以符箓为主的正一派。

  全真派由王重阳祖师创立,秉承道家的黄老思想,以性命双修为主,断酒色财气,攀援爱念,忧愁思虑。

  全真教认为世俗的七情五欲,是修行路上的障碍,只有除掉才能证道成真。

  所以全真派的出家道士,必须出家住观修行,不娶妻,不茹荤,不饮酒。

  以符箓斋醮为主的正一派,就不相同了,似乎还很接地气。

  他们不需要出家修行,也可以结婚生子。

  比如创始人张道陵天师,就是将天师之位世代沿袭,由后世子孙继承,如果不能结婚的话,哪有世袭一说?

  再加上正一派认为孤阴不生,孤阳不长,一阴一阳之谓道,所以在对待婚姻方面,从古至今都是抱以支持的态度。

  也就是说,这个世界只有阴气,万物不生,只有阳气,万物不长,只有阴阳调和,万物才能生长。

  如果放到修炼上来说,女人单独修炼,缺乏阳刚之气滋润,根本就不可能修炼成功。

  男人单独修炼,缺少至阴之气调和,也容易走火入魔。

  只有男女双修,才能圆满成功。

  李倩倩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青云天师就算是全真教的了?”

  范建明摇头道:“要不我说他就是个骗子?你说他是全真派的吧,他不反对结婚生子;要说他是正一派的话,他又要跑到道观里来修炼。”

  至于青云天师还交给他吐纳神功,范建明就懒得扯。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李倩倩点了点头:“这也能理解,毕竟过去我们彻底破过四旧,一些传承中间都断掉了,现在有人信佛信道就已经很不错了,哪里还有那么多讲究?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这倒不假,我过去听这个骗子说过,因为早年在家里修炼,他老婆天天跟他吵架,还把他给轰出来了,所以他才跑到这里,恰巧又碰见我,也算是缘分吧!”

  他们刚刚迈步走进大门不久,又碰见了上次那个道士。

  道士知道范建明跟青云天师有渊源,但又不知道称呼什么才合适,只能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,朝范建明一鞠躬。

  范建明也不想为难他,赶紧说道:“你忙你的去吧,别管我,我直接到你祖师那里去。”

  道士赶紧一点头,非常恭敬地朝后退得了,然后才转身离开。

  李倩倩见状,轻轻地捅了范建明一下:“还说我?你看这位道士比你年龄还大,人家对你恭恭敬敬的,你却一点礼貌都没有?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我这是对他最有礼貌了,你是不清楚,要是论资排辈的话,他还得叫我一声师叔。而且这个道观的许多老道士,都得喊我一声师兄。”

  “切!”

  “切什么?这可与钱无关,青云那个骗子刚刚到这里来,想收我做他的第一个徒弟,当时我没同意。”

  “你别一口一声骗子的。”

  “OK,今天必须听老婆的。”

  范建明带着李倩倩,走到了青云天师的住处,发现里面没人。

  正准备到别处寻找的时候,突然碰见了一个年长的道士,范建明立即询问,青云天师的行踪。

  那位道士问了一句:“请问你是——”

  “我叫范建明,和青云天师是忘年之交。”

  听到他的名字之后,那个到时立即肃然起敬,赶紧跟他一鞠躬:“范先生请随我来!”

  看来他是知道有范建明这个人,如果不是从青云天师那里得知的,就一定是从刚刚那个道士嘴里听说过。

  看到道士个个对范建明这么尊重,李倩倩这才逐渐相信了范建明所说的,包括他过去学艺,以及后来捐赠的事情。

  在此之前,李倩倩虽然也没有怀疑,但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

  那个道士把范建明带到一个侧殿门口,恭恭敬敬地禀报:“师祖,范先生求见。”

  范建明开始以为他是青云天师的徒弟,毕竟年龄有那么大,没想到还是个徒孙。

  青云天师说道:“知道了,你让他进来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道士轻轻把门推开,让范建明和李倩倩进去之后,再把门关上。

  李倩倩可是听说过,除了本观的道士,和他们所说的有缘人,外人基本上见不到青云天师的。

  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跟范建明来,就能直接走进青云天师修炼的地方,再加上殿里那种不怒自威的威严感,一下子让李倩倩变得虔诚无比起来。

  范建明带着李倩倩走到青云天师的面前,只见他盘坐于一个垫子之上,双目微闭,像是在运行什么神功似的。

  看到青云天师已经六十多岁,却精神矍铄,虽然清瘦,却有一道骨仙风之气,李倩倩赶紧准备下跪,范建明却一把把她拖住。

  “师父,我要来看你了。”范建明非常随意地说了一声。

  青云天师闭着眼睛答道:“早跟你说了,不许叫师父!”

  “那我就只好叫你骗子了?”

  李倩倩眉头一皱,捅了范建明一下。

  “臭小子,”青云天师依然闭着眼睛说道:“想叫什么叫什么,你就说吧,今天跑到这里来,又想问我什么?”

  “我什么都不想问,只是带我老婆来看看你。”

  “你老婆?”

  青云天师一愣,缓缓睁开眼睛,看到李倩倩之后,突然叫了一声:“我去!”

  他还来不及把腿打开,整个人晃了一下,差一点摔倒在地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