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天从方雅丹手里接过长头发,自己看了看,再瞟了一眼方雅丹的头发,发现和她头上的头发一模一样,尾部有一点小卷。

  秦天故意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。

  “不对吧?方总,我怎么从上面闻到了你身上,那种熟悉的紫罗兰香型的香水味呀?”

  一个头发上怎么会有香水的味道?

  方雅丹知道被他识破了,也就不再说什么。

  她觉得与秦天开个玩笑无伤大雅,但如果继续没完没了地胡扯下去,恐怕会让秦天觉得自己太不靠谱,于是微笑着坐下来。

  方雅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作协议书递给秦天:“你先看看,同意的话就签字,我们就算正式合作了。”

  秦天一看,协议书最关键的部分,也就是涉及到双方的利益分配,协议书上写的,和他们昨天说的完全不一样。

  昨天晚上,秦天一开始说,如果岷山那块地能拍下,不管方雅丹入多少股,他另外再多给股金的百分之十,方雅丹还不同意,她非要加股金的百分之二十。

  尽管秦天觉得她有点贪,可为了岷山的那块地,尤其是为了能够对付范建明,秦天还是答应了。

  然而他现在看到的协议,方雅丹却没多要一分钱!

  也就是说,方雅丹入多少股,到时候那就按她的股份比例分红,绝不多要秦天一分钱。

  秦天想:这才像是方雅丹的做人,昨天她看起来那么大气,实际上不仅斤斤计较,而且很贪,今天才应该是真实的她吧?

  秦天不得不对方雅丹另眼相看。

  “方总,你这是——”

  方雅丹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该是多少就是多少,你不缺那点钱,我也不缺!”

  “那是,那是,问题就像你昨天说的那样,你已经决定跟范建明合作了,我让你更弦易辙,你总得为了点什么吧?”

  “很简单。俗话说的好,酒逢知己饮,诗向会人吟,明知道我跟范建明夫妇是同学,而且一直以来都是好朋友,你却敢于向我发出邀请,证明在你心里非常看重我,就凭这一点,我也要给你我彼此一个机会!”

  “说得好!”秦天真心感慨道:“我见过的女人绝不在两位数之下,你是我所见到过的,绝无仅有的性情中人,佩服之至。”

  方雅丹问了一句:“敏姐和吴文丽呢?”

  “吴文丽也算是生意场上的女中豪杰,对商业机会非常敏感,但没有你豪爽。至于敏姐,她是社会上的人,打打杀杀可以,坐下来谈生意,那就是个棒槌。”

  “那昨天你脖子上的口红,是敏姐留下的,还是吴文丽留下的?”

  秦天昨天脖子上明明没有口红,方雅丹居然还拿这说事,秦天明白,方雅丹是问他,究竟是和敏姐,还是和吴文丽有一腿?

  秦天也是情场高手,他知道面对什么样的女人,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。

  不管方雅丹表现的多么矜持,多么大气,多么豪爽,但从昨天和今天的做派来看,秦天已经明白她对自己有好感,恐怕还想跟自己接触一下,如果情投意合的话,说不定还能成为夫妻。

  秦天已经很少对女人有那种想结婚的感觉了。

  其他的女人不用说,即便是董明霞,秦天看重的是她父亲的地位,至于和董明霞本人,他完全是耐着性子迁就对方,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可言。

  方雅丹就不一样了。

  三天见三次面,每一次都能让秦天出乎意料,耳目一新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
  说穿了,方雅丹在秦天的眼里,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女人。

  虽然方雅丹的骨子里,都透射出女人天生的妩眉和性感,仿佛就是天生的坐台小姐的料,但她高贵典雅的气质,却是任何坐台小姐都无法比拟的。

  毕竟那些坐台小姐,都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美貌和青春,可方雅丹不一样,她不仅不缺钱,而且不是一般的不缺钱,所以没有一个坐台小姐能拥有她内在气质的百分之一。

  秦天真的动心了。

  之后会不会变,恐怕没人知道,但至少在这一刻,他愿意和方雅丹共同努力地走到一块去。

  正因为如此,他不想在方雅丹面前说假话。

  “方总,实话实说,虽然昨天我脖子上没有口红,但我的房间里,却是有两个小美女,不过她们都是坐台的,是我从省城带过来的,但昨天已经打发她们走了。”

  我去,一个不够还要两,而且还是从省城带过来的?

  方雅丹一脸惊讶地看着秦天,心想:他那方面得有多厉害呀?

  秦天看到她的表情后,立即笑道:“说实话,我也不是真的需要两个女人,只是我毕竟是秦氏集团的当家人,又是第一次来江城,总得装装面子吧?”

  在实话实说的同时,秦天也是为了告诉方雅丹,他和敏姐、吴文丽都没有那种关系。

  毕竟在江城,现在除了方雅丹之外,秦天只认识敏姐和吴文丽,他不想让方雅丹误会。

  方雅丹又问道:“你把两个小美女送走,该不是为了追范建明的老婆李倩倩吧?如果是的话,说不定我还可以帮忙。”

  秦天笑道:“方总又开玩笑了,要说玩玩是另外一会时,以我秦家的实力,我却抢别人的老婆,做别人的接盘侠,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?”

  “那好端端的,你怎么又突然不想装装面子了?”

  “因为方总呀!现在跟方总合作了,我想在江城,我已经有足够的面子了,用不着再去装。”

  “几个意思,你这是把我当成了坐台的?”

  秦天赶紧解释道:“绝对没有那个意思。我只是想说,以方总的品位,当然不希望和一个成天跟坐台女泡在一起的人合作,所以在来这里签订合作协议之前,我必须把自己打扫干净,以表示我对方总的尊重!”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切,都是千年的狐狸,跟我玩什么聊斋呀?

  方雅丹的问话,已经让秦天觉得方雅丹对自己充满好感。

  秦天的回答,同样让方雅丹感觉到秦天是准备追自己了。

  方雅丹微微一笑:“既然协议没什么问题,那就请签字吧!下个星期一,那块地就要拍卖了,签完协议,我们等会就去交保证金。”

  “OK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