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天尴尬地笑了笑,解释道:“雅丹,咱们搞房地产开发,和做小本生意是一个道理,主要是为了赚钱……”

  “啰嗦!”方雅丹呵斥地打断他:“想跟我上课的话,以后有时间再说,我就问你,二百三十万每亩拍下那块地,到底会不会亏?”

  秦天反问道:“那我问你,你这辆法拉利跑车多少钱一辆买来的?”

  “四百八十万!”

  “OK,如果两台一模一样的法拉利跑车摆在那里,一个地方卖四百八十万,一个地方卖九百六十万,你买那一辆?”

  方雅丹一下愣住了。

  秦天这才解释道:“岷山的那块地,如果按照江城城区的地价推算,起拍价最多九十万,能够在一百万左右成交,对于市里来说已经很满意了。”

  “当然,作为卖方,他们当然是希望卖得越高越好。市里在准备卖这块地之前,高领导就到省城找过我,当然也找过其他的公司,甚至我还听说,他们还组织了招商团前往京城和沿海城市招商。”

  “如果我没判断错误的话,市里在得到了一些,诸如我们秦氏集团这样有实力的大公司,愿意来江城发展的信息之后,才把这个价格提到了一百二十万,本身就远远偏离了这块地的价值。”

  “我们公司的团队进行了实地考察,就算是我们或者是其他大集团来开发,能花一百三十万,就已经是这块地的天花板了。考虑到有可能恶意竞争,充其量我们再加个十万到二十万,再往上就是扯淡了。”

  “范建明出的这个价,他根本就不是在拍地,就像伯父刚刚所说的,他完全是在败家,甚至我觉得,他还担心败家的速度不够,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把家败完!”

  方雅丹这才明白,为什么之前李倩倩一再鼓噪着势在必得,周亚萍都只把价格的上限定在一百五十万每亩,那是有一定的依据和道理的。

  原来那块地的价值,最多只有九十万,只是是你觉得有外面的大集团过来,在原价上加了四十万,使得那块地的价值一下子多增加了八千万,说起来已经够坑人的了。

  范建明倒好,把价格的上线定在了二百三十万,如果真是用这个价格成交的话,和市里最初想象的九十万价格相比,这块地足足多赚了将近三个亿。

  三个亿是什么概念?

  如果这块地总投资在七个亿左右,就按目前开发市场的行情,整个项目从动工到销售完毕,前后至少要八年的时间。

  就按一比一的利润算,八年可以赚七个亿,却要平白无故地多拿出三个亿给市里,也就是说三年白干了。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这还是基于房地产市场的价格,在未来的八年时间里一直平稳,或者呈上升趋势,如果下滑的话,那可就真要亏得干干净净。

  因为买涨不买跌是人们的普遍心性,一旦整个房地产市场下滑,你越是贱价卖,别人还越是不满,因为大家都等着抄底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城市里,有许多有实力的开发商,开发的楼盘也不下,结果还成为了烂尾楼的人。

  如果资产不是十分雄厚,甚至是在外面高息贷款投入的,一旦房子卖不出去,债权人又逼着还债,那么等待他的结果,不是外逃就是轻生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普通人,看到一栋栋大楼,一个个小区放在那里烂尾而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。

  大家都会想,这么一栋大楼,这么一个好小区,随便怎么卖都能把钱收回来,老板为什么要跑呢?

  很多事情都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。

  没钱有没钱的苦逼,有钱有有钱的烦恼。

  许多原本可以称得上是财富帝国的企业,往往在一夜之间变成负债公司,绝大多数都是因为资金链断了,可以说兵败如山倒,挡都挡不住。

  方雅丹明白了这个道理,其实除了高价的风险之外,任何投资还有市场走向的风险。

  如果只是单纯地多亏一两个亿,这种能够预见到的损失,摊薄到几年,好像也不是那么致命。

  可一旦出现整个市场的下滑,那就真不是多赚少赚的事,资金实力稍不雄厚,就有可能家破人亡。

  方雅丹还是有点不服气:“既然你都知道,那块地最多值九十万每亩,现在市里把竞拍价定在一百二十万每亩,那你为什么还要竞拍?多付出这八千万,难道不一样存在着你刚才说的风险吗?”

  秦天解释道:“毕竟我是高领导亲自招商来的,我就想,如果没人竞争,我就用起拍价拿下,如果有人竞争,我最多也只会出到一百三十万。”

  “考了到范建明有可能与我赌气,恶意抬价,那我最多只会出到一百五十万,再多,我就是傻子。”

  方父这时对方雅丹说道:“听见没有,这才像个行家说的话,你们开会的时候,周亚萍不也是提出这个价格上限吗?而且就是这个价格,也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。”

  秦天接着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把这块地拍下来之后,回头我会去找高领导要政策,毕竟这块地的地价太偏离了原有的价值,如果市里不在政策上有所扶持,那这个项目就成功不了。”

  “高领导是新一届的领导之一,他想在本届做出点成绩,假如他手里的第一个项目就失败了,对于他来说,不仅仅是我的失败,而且会影响到整个江城房地产开发,城区里的地价,恐怕不会因为这块地水涨船高,反而会因为我们的失败而继续下滑。”

  “这一点不管作为高领导,还是市里的相关部门,他们比我们更清楚,甚至可以说,甚至比我们更不希望这块地的运作失败。”

  方雅丹这时问道:“既然你能要政策,那地价再高一点有什么关系?”

  秦天笑道:“雅丹,你这个问题又绕回去了,凡事都有个度,政策也是一样。在一定的价位之内,好的政策能够帮我们减少一些损失,但如果我们花费的是天价,别说我们,就是市里自己开发也要亏得一塌糊涂。”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,我们不合作了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