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个人也问道:“范先生,我听说这边的雇佣军很猛,他们什么武器都有,当你发现他们对我们不利的时候,你怎么就敢让大家趴下,而且让司机停车,而不是加快速度离开?”

  至于为什么叫司机停车,司机停车的时候已经想明白了,所以他替犯罪嫌疑人解释道:“因为当时我们的车速没有起来,后面的摩托车确实在高速行驶,那个时候我们加速,会要一定的时间。”

  “对方既然是袭击我们的,肯定就有武器,而在我们没有彻底摆脱他们之前,无疑成为了他们的活把子。”

  “我们只有停车,才能近距离地跟他们搅动在一起,让他们失去使用武器的优势,而后来的事实证明,范先生当时下达的指令都是完全正确的。”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“尤其是最后喊着我们打开门的时候,我想你我都明白了他的意思,但你我都一样,当时都没想到这个办法。”

  司机解释了他提出的后面一个问题,至于前面的问题还没有解释,所以范建明继续解释道:“你刚刚说的不错,雇佣军什么都有,除了各种枪以外,他们随身都会携带火箭筒。”

  刘凯峰点了点头:“范先生,这么说来,你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不是雇佣军,否则,就像你所说,他们要是用火箭筒发射,我们趴在车下不就是等死吗?”

  “是的,你们既然了解了这里的雇佣军,就应该知道,除了拥有各种武器之外,他们甚至拥有各种战车和直升飞机,如果他们是雇佣军的话,绝对不会骑着摩托车追赶我们,那一定是开着战车。”

  “而且雇佣兵大多数都是有经验的退伍老兵,他们真要袭击我了,不会单纯从后面追,一定会在我们前面设下埋伏。”

  “我当时没有看见前面有任何埋伏,而后面的摩托车灯光不停的晃悠,他们应该是在找射击的角度。”

  “正因为断定他们不是雇佣兵,我不仅知道他们不可能有火箭弹,而且判断他们没有作战经历。如果是雇佣兵的话,他们不会用枪射击车窗玻璃,而是会向轮胎,或者是油箱射击。”

  “当摩托车赶到我们边上的时候,他们也会朝车身设计,那样的话更容易射中车里的人。只有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,才会用枪射击车窗玻璃,既能够吓唬车里的人,又能够打爆车里人的脑袋。”

  “后来的事情已经证明,他们绝不会是雇佣兵,这就是为什么我直接把他们打晕,而不去问他们的主要原因。”

  许多事情都是这样,不说清楚缘由,总觉得非常神秘很神奇,把话说白了,其实相当简单。

  不过这些人可都是警察,也执行过相当多次的任务,都非常有经验,只是缺乏对非洲情况的了解。

  而且他们也清楚,一个人光有经验还不行,尤其是在实战的状态下,对方拥有武器,而本方赤手空拳。

  在那么短的时间里,范建明面临着那么紧急的情况,居然能够十分冷静地下达各种准确的指令,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,他们对此,无不由衷地感到敬佩。

  刘凯峰又问了一句:“另外我很想知道,为什么W国的警方对你这么敬重?他们的布长可是说了,如果你事先打招呼的话,他们甚至会用三军仪仗队来欢迎?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这话说起来就长了,可以写一本回忆录,今天时间不早了,而且别人的房卡还在我这里,今天就到这儿吧,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聊,大家都早点休息。”

  别的话董明霞没听进去,最后一句“大家都早点休息”,她貌似比谁听的都清楚。

  范建明话音一落,她立马起身朝外走。

  司机和另一个人也转身跟了出去,他们两个人的房间就在隔壁。

  他们四个离开之后,陈超准备洗澡睡觉,却发现刘凯峰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  陈超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:“想什么呢?放心吧,范建明不会和董明霞睡一个房间的。”

  刘凯峰脸蛋一红:“不是,不是,刚才范建明的一席话,说的我都有心理阴影了,我怎么感觉连这张床上都很脏?”

  “拉倒吧!”陈超摇了摇头:“知道为什么你长得这么帅,一直就不讨女人喜欢吗?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人家是有洁癖,你丫的整个就是一洁变态,你真不该生活在我们这个社会,应该找一个有氧气的地方,把自己禁锢起来。”

  刘凯峰辩解道:“他说的那些话,跟我爱不爱干净有关系吗?谁听了谁不恶心?我特么现在都觉得浑身痒痒,好像真的沾染上了什么似的?”

  陈超摇了摇头,坐在他身边问道:“对了,你小子一直没跟我说实话。”

  “什么没说实话?”

  “你过去追董明霞的时候,虽然她没明确同意,但也不至于表现的像后来那么讨厌你。”陈超抬头看着天花板,眼珠一转:“我记得好像是有一次下午你找过她,应该是准备请她去看电影吧?从那以后他就不再搭理你了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刘凯峰摇了摇头:“别说那事了,我特么肠子都悔青了好几年!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,正好当时刚刚训练结束,前面有两个小子,一身的汗臭味儿从我面前走过,把我熏得当时就要吐。”

  “结果没走出几米,正好碰见董明霞,她也浑身大汗。我当时真没闻到她身上的味道,只是下意识地捂了一下鼻子。”

  噗——

  陈超瞪大一双眼睛看着他:“我勒个去!只听说女人嫌男人脏的,天下恐怕只有你嫌女人脏。别的事恐怕董明霞还受得了,你丫的居然嫌她脏,那就没办法?”

  “我说陈队,故意气我是吗?我都说了,我根本就没闻到她身上的味道,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得了,啥也别说,这一路上我还给你做了不少思想工作,总想把你们撮合到一块,现在看来,恐怕没戏。”

  “别呀,这么多年过去了……”

  “别的事过得去,这个事肯定过不去。”陈超已经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,突然停住脚步问道:“对了,你先洗还是我先洗,别等我洗完了,卫生间里都是味道,你丫的一晚上都睡不着。”

  刘凯峰一听,也顾不上陈超的面子,赶紧说道:“那你看一会儿电视吧,我先洗!”

  范建明和董明霞上楼之后,董明霞直接把门打开,范建明刚准备说自己就不进去了,董明霞却没有关门,直接朝里面走去。

  范建明不好这个时候就说走,只能跟着她进去,看到董明霞走到里面的卧室门口,突然愣在那里。

  范建明不知道她发现了什么,赶紧走过去一看,也愣住了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