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的雇佣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真拿着各种枪支一字排开,面对着前方的刘凯峰他们。

  旁边车上的头冒下车之后,看到皮尔斯趴在地上,摔得那么惨,大惑不解地问道:“老大,你怎么了?”

  皮尔斯“呸”地一口血水,抬头后来一句:“眼瞎呀,老子摔着了,没看见?”

  那个头目想笑没笑出来。

  心想:我再瞎也看见你摔倒了,而且摔得很惨,问题是你趴在那里干嘛,怎么还不起来?

  皮尔斯双手支撑在地上,准备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。

  可他感觉到背上有一股重量,结结实实地压在他的双肩,他根本动弹不得。

  皮尔斯回头一看,自己的背后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  那个头目一脸蒙圈地看着皮尔斯。

  皮尔斯一伸手:“拉我一把!”

  这怎么可能,地上什么玩意儿都没有,他怎么一跤摔在地上就爬不起来?

  那个头目还以为自己刚才一句话,把皮尔斯给问恼怒了,现在让自己去拉他一把,会不会趁机把自己摔在地上?

  那个头目满脸狐疑地看着皮尔斯,皮尔斯真火了:“你丫的是眼瞎还是耳聋?叫你拉我一把,听见没有?”

  没办法,要摔就摔吧,谁让他是老大?

  那个头没走过去,伸手把他往上一拽,谁知道没把皮尔斯拽起来,自己却踉跄了一步,差一点是趴在了皮尔斯的身上。

  我去!

  那个头目也是身高马大,健壮强悍,平时的力气和皮尔斯在伯仲之间。

  即便皮尔斯身体再重,就算拉不起来他,至少也能在地上把他拖上半米。

  今天是怎么了?

  皮尔斯就像是被地给吸引住了,自己居然拽不动?

  那个头目干脆叉开的,站在皮尔斯的后背,双手抄到他的腋下,使出浑身的劲往上一提。

  没想到没把皮尔斯提起来,他自己居然摔趴在了皮尔斯的背上,他的面门撞到了皮尔斯的后脑勺,鼻子的血一下就流了出来,皮尔斯的面门又被撞到了地上,痛得哇哇直叫。

  “Sorrysorry(对不起,对不起)!”那个头目还来不及止住自己的鼻血,赶紧连声道歉,然后起身低着头看着皮尔斯问道:“老大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皮尔斯简直要疯了,知道这肯定是范建明干的,突然怒吼起来:“范,你丫的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,别人都称你为东方狂龙,有本事别使阴招,我们……”

  范建明冷冷一笑:“你想干什么?我站在三四百米开外,就能让你趴在地上动弹不得,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?”

  皮尔斯一下愣住了,他同时看着那个头目。

  那个头目更是一脸蒙圈,他四周扫了一眼,然后问皮尔斯:“老大,你在跟谁说话,范建明吗?他在对面。”

  皮尔斯看那个头目的意思,是想证实一下,范建明说的话,究竟是自己一个人听得见,还是在场的人都听得见。

  范建明的声音很大,可在场的人除了他之外,没有一个人能够听见。

  皮尔斯冷笑道:“范,没想到你还懂巫术?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,你不觉得再使这种阴招,会有辱你东方狂龙的声誉吗?”

  “别忘了,我还有个外号叫东方狂魔!”

  皮尔斯完全崩溃了。

  都说派将不如激将,而且过去还听说,范建明的自尊心极强,只要随便用语言挑衅一下,他就会怒火万丈,没想到今天范建明不入他的坑,那他怎么也爬不起来。

  在前面一字排开的雇佣兵们,都忍不住回过头来,看到皮尔斯趴在地上,那个头目一直盯着皮尔斯看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皮尔斯没有任何办法,只好问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“我想怎么样你不知道吗?”

  皮尔斯冷笑道:“你觉得我是贪生怕死的人吗?想要我把犯人交给你,没门!”

  “那倒也是,既然你已经死过一次,也就不在乎是第二次,那你就死在这里吧!”

  “姓范的,别惹火了我,否则,我把二十四枚火箭弹全发出去,让你和你的人粉身碎骨,连碎片都找不着!”

  “你说的是车顶上的火箭弹吗?你怎么不看看在对着谁?”

  皮尔斯回头一看,左右边上两辆车上的火箭弹,正对着他自己,而另一辆车上的火箭弹,也对着了站在一排的雇佣兵。

  “见鬼,怎么回事?”那个头目也看到了火箭弹对着自己,赶紧喊道:“谁在车里操纵火箭弹?”

  三个车上操纵火箭弹的雇佣兵,此时不约而同的喊道:“老大,电脑不听使唤,像是有人在操控,又好像是自动瞄准的。”

  我去,还有这种事情?

  皮尔斯趴在地上不能动。

  那个头目和其他的雇佣兵,尝试着避开火箭弹的瞄准,可他们走到了,除了边上这辆车的火箭弹对着皮尔斯,其他两个车上的火箭弹,不停地跟踪着他们摆动着。

  狂汗!

  那个头目和雇佣兵们脸都吓白了。

  范建明这是说道:“我的忍耐是有限的,给你十秒钟,派人把凡人送过去,否则,就像你说的那样,我会让你和你的人粉身碎骨,连碎片都找不着!”

  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皮尔斯立即对那个头目说道:“赶紧把犯人送过去,交到范建明手里。”

  那个头目一脸愕然地看着皮尔斯,意思是想再确认一下。

  皮尔斯火了,大声吼道:“你丫的聋了吗?赶紧放人!”一秒记住【网 щщщ.78zщ.coм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“Yessir(是,老大)!”

  皮尔斯又朝他眨了眨眼,那个头目立即凑过去。

  皮尔斯在地上写了一行字:犯人送过去后……

  还没写完,皮尔斯忽然感觉到后脑勺,被一股力量猛地往下一压,噗地一声,他的面门结结实实地栽在了他写的字上。

  耳边又响起了范建明的声音:“你的智商,是不是前天晚上忘记在索菲亚的裤子里没带来?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,你还想在地上写字瞒着我?”

  皮尔斯绝望了。

  什么东方狂龙,东方狂魔?他丫的简直就是鬼呀!

  现在的事就不说了,皮尔斯很清楚,范建明昨天晚上才到,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活着,自己前天晚上和索菲亚在一起的事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  人的恐惧源于无知。

  皮尔斯只知道过去的范建明,却对今天范建明所显示出的神秘力量一无所知。

  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,心想:和这样的人为敌,自己哪里还有胜算?

  他的耳边,又想起了范建明的声音:“你这么想就对了,就凭你跟我为敌,哪里能有胜算?”

  握草,握草握草握草,我他特么里不能想任何东西吗?

  皮尔斯仅仅只是一个愣神,范建明又说道:“不错,你心里想的任何东西我都清楚。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