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并不清楚李倩倩是在吃醋,却以为她是小人得志,毕竟一辈子没做过领导,突然一下成为了总经理,恐怕是想试试自己手中的权力,究竟有多大威力。

  当然,在范建明看来,这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
  李倩倩喜欢权力,那她就会倍加珍惜,将来也就更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。

  范建明最怕的,反倒是李倩倩那种无所谓的态度,如果一点个性都没有,范建明还真的不敢把这个项目交给她。

  可问题是作为夫妻,他们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,而且两个人现在既没举办婚礼,又没有圆房,如果为这点小事纠缠不清,将来的日子怎么过?

  然而这就是绝大多数男人对婚姻理解的误区。

  在男人们看来,除非有什么大事,为了小事磨磨唧唧,纠缠不清真的不值得。

  问题是居家过日子,哪里有那么多大事?夫妻之间的矛盾,绝大多数都是源于柴米油盐的。

 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,就像男人绝大多数天生都不喜欢婆婆妈妈一样,女人天生就是婆婆妈妈,这种相互的不理解,正是夫妻情感的毒点。

  有些夫妻就是在这种争争吵吵,喋喋不休中度过一辈子的。

  其实李倩倩也不想胡搅蛮缠。

  因为她很清楚,不管是分公司还是岷山那块地的项目,对于她来说,都是完全陌生的领域,不知道有多少事等着她去解决。

  而范建明设在西方的总公司,不仅已经注册,公司的地址都选好,就等着他去把架子打起来,同样没有太多的精力,纠缠于这些日常繁琐的小事。

  那不知为什么,只要看到范建明,李倩倩有事没事都想故意找点茬,希望跟范建明争争吵吵,总觉得那样貌似更能融洽他们之间的感情。

  作为夫妻,他们总不可能始终一本正经,躺在床上还范总、李总的,有时吵吵架,争论两句,难道不是一种情感的调节吗?

  更何况那三个女大学生,在给大家倒咖啡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一直飘着范建明,李倩倩哪里受得了?

  她甚至想到,秦天不也就是多看了自己几眼,原本不想竞拍岷山那块地的范建明,不正是因为醋坛子打翻了,才不惜一切代价志在必得吗?

  和范建民的任性相比,自己辞退刚刚上班的三个女大学生,又怎么了?

  而且之前说好,分公司和岷山这个项目的事,范建明绝不过问,为什么出尔反尔?

  如果是随嘴问一下也就算了,居然还把陈玲玲支走,是不是太过分?

  李倩倩却不清楚,因为范建明随时随地要离开,他希望分公司的工作人员能尽快到位,所有工作早日步入正轨。

  再加上三个女大学生对他说的话,也引起了他的警觉,如果第一次招工,就在社会上造成不良的影响,再加上以讹传讹,或者有人故意借此事做文章,那不仅对分公司,同时对整个项目也会造成不好的印象。

  再加上分公司目前办公地点偏僻,正因为如此,范建明才觉得黄耀武提的那些建议非常不错,尤其是在员工的吃、住、行方面考虑的非常周到,所以毫不犹豫地同意。

  同样,范建明并没有考虑到李倩倩的出发点。

  范建明是为了工作,李倩倩是在捍卫自己的婚姻。

  隔阂源于误解。

  其实范建明如果盯着李倩倩的眼睛,就能够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,却因为觉得这事太小,也就没有刻意想去揣测李倩倩的心思,才会造成这种误解。

  范建明叹了口气:“李总,我再次跟你强调一遍,分公司的任何事情都是你说了算,岷山那块地,也是你说了算,但一旦遇到什么大事,最好是和吴文丽、方雅丹通通气,她们毕竟是股东,不管大小,都为这块地出了不少力,我们应该给予她们相应的尊重!”

  李倩倩又怼了一句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尊重她们,我有不尊重她们吗?今天招来的员工,是我们分公司的员工,还不是那个项目的员工,难道辞退这三个员工,我还要跟她们通气,征求她们的意见?”

  晕!

  这天真的没法聊了。一秒记住【网 щщщ.78zщ.coм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范建明转身边朝外走去。

  “喂,你上哪?我的话还没说完呢!”

  范建明懒得搭理她,因为下面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了,范建明直接上楼,刚好碰到陈玲玲和黄耀武下楼。

  没等范建明开口问,陈玲玲就笑道:“范总,刚刚要上楼看了一下外婆和董事长。”

  范建明点了点头,他知道这是黄耀武,对他刚刚喊黄汉斌一声伯父的回报。

  只是黄耀武并不清楚,范建明现在不仅要麻痹黄汉斌,而且希望不遗余力地把他捧得高高的,然后再致命地一摔,让他永世不得翻身。

  陈玲玲和黄耀武来到一楼时,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,新招来的员工都离开了,周亚萍这时开车回来,路上遇到了那些各自离开的员工。

  看到黄耀武之后,问了句:“你的建议报告里,不是说要买车的吗?”

  黄耀武点了点头:“是呀,而且范总和李总都同意了,只是我刚刚把工作交接了。”

  周亚萍立即说道:“这事你恐怕还要追踪一下,毕竟新主任刚来,买车这么大的事,他哪里敢做主?”

  “要不回头我再问问范总?”

  “不了,你直接问李总吧!”周亚萍说道:“虽然你现在是范总的专职司机,可买车的事,毕竟是分公司的事,还有你建议过是不是住几套农民公寓的事,都可以一并提醒一下李总。别到时候她以为你在办,而你却以为她交给了别人,万一误了事不好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对了,妈,”黄洪涛有点小兴奋地说道:“刚刚我们去看动物园的那块地时,碰到了秦氏集团的秦天,我爸也在。你猜怎么着?范总居然喊我爸伯父,把我跟老爸都吓了一跳。”

  周亚萍吃了一惊:“真的?”

  “是呀,”陈玲玲这时笑道:“把耀武感动得,刚刚让我陪他去看了一下外婆和范董事长。”

  周亚萍点头道:“那是应该的,好了,你们早点回去吧!”

  目送他们俩离开后,周亚萍眉头紧锁。

  尽管她知道范建明为人善良,但叫黄汉斌伯父恐怕还不至于吧?难道他……

  不会。

  黄汉斌已如丧家之犬,连在社会立足的机会都没有,范建明怎么可能还会对他耍什么阴谋诡计?

  可叫他伯父……

  周亚萍百思不得其解,但这事她放在了心上,有机会她很想问问范建明,或者暗中观察,看看范建明对黄汉斌,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打算。

  范建明回到卧室之后,一下子躺到了床上。

  虽然李倩倩的态度让他有些烦心,但他更担心的还是那块地,所以立即运行起吐纳神功,让灵魂离体,再次来到三清观。

  青云天师依旧在打坐修练,而且这段时间显得特别用功。

  “天师,”范建明在他耳边说道:“我又来看你了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