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云天师一听,正准备起身,范建明说道:“别,你继续,我只是有一事不明,想来请教一下,问完就走,不打扰你清修。”

  青云天师刚准备开口问,范建明又说道:“别,你在心里默念就可以,我能听到。”

  青云天师点了点头,心想:你现在都是人仙品位了,我还有许多修炼上的事搞不清楚,正想请教你。你倒好,却跑的来请教我,但愿你说的事情我知道。”

  “过去咱们这里有个动物园,你知道吧?”

  “是的,后来不是搬迁了吗?”

  “现在那块老地废弃了,市里准备拿出来拍卖,我刚刚去看了一下,怎么感觉那里到处都是脏东西?如果那块地开发的话,开发商和住进去的人,会不会都倒霉呀?”

  “晕呀,你连那些脏东西都看得见?”

  “是呀,你看不见吗?”

  青云天师尴尬地笑了笑:“看不见。”

  “我勒个去,弄半天你还是个骗子呀?感情过去你天天到别人家里去设坛做法,完全就是骗吃骗喝的呀?”

  “话不能这么说,很多事情都是心理作用,有的人家里出了什么事,或者是生老病死之类的,那都是自然现象,可他们疑神疑鬼,非要请我去做法。不管我能不能看见那些脏东西,起码我也是规规矩矩的设坛做法,很多人因为我的做法,卸下了沉重的心理负担,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善事呢?”

  青云天师说的也对,有些事情就是人们的心理作用,所谓心病还需心药治。

  他们既然相信秦天天师,不管青云天师有多大能耐,至少能解决他们的心理问题。

  秦天天师接着默念道:“还有你,你现在可是人仙品位,而我呢?对修炼之道依然一窍不通,可你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,难道不是我教的?就算不承认,至少我也是你的引路人吧?即便天下人都说我是骗子,你恐怕不能说我!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跟你开个玩笑,我哪能不承认,我之所以能有今天,那绝对是你教的。别扯远了,你就说那些脏东西,对人会不会有影响?”

  青云天师解释道:“话说得好,冤有头,债有主,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,本来就是凡圣共存的,只是生活在不同的位面和空间而已,只不过不知者,并不知道这种玄机的存在。”

  “就好比你,你现在出体的灵魂,如果要是做什么坏事的话,比那些脏东西更厉害,也可以说更脏,可你会无缘无故的去害人吗?”

  “那些脏东西也是一样,他们真要找到谁,那也是因为前一世的因果报应未了。这就是为什么,在同一条路上,甚至是同一个夜晚,哪怕就是在坟地里,有的人能碰见脏东西,有的人却碰不到。”

  “既然你开了天眼,而且又能看见那些脏东西,那么你应该清楚,咱们江城过去可是兵家必争之地,这里经历过无数场战争,死去的缘分不知道有多少。”

  “如果不讲因果关系,那些脏东西见人就害的话,那我们整个江城几十万人,恐怕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要出问题。”

  范建明点了点头,他觉得青云天师说的不错,恐怕还真是讲究因果报应。

  其实放眼看去,范建明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那些脏东西,只不过有多有少,而动物园的那块地则显得特别多而已。

  范建明能够看到,在冷兵器时代,那个黄土坡原本很高,是江城外城城楼的所在地,双方攻守江城的时候,城门下不知道死了多少官兵。

  以后的历次战争,包括鬼子侵略的时候,黄土坡前面的空旷地,最终都成了刑场,许多无辜的人在那里被杀害。

  解放后,因为那块地很少有居民,而且当时又是江城的外交,所以就把动物园建在那里。

  时间一长,过去的老人们都离世,基本上就没人知道,动物园的那块地过去居然是刑场,不知道聚集着多少冤死的灵魂。

  再加上后来动物园安排在内,经常有动物死去,牠们的灵魂也聚集在那里,所以那块地的上空,阴晦之气特别严重。

  范建明这时问道:“照你这么说,那块地应该没什么危险,或者说对人们没什么危害?”

  “不能那么说,虽然有因果报应一说,但每个人的身上,都有阴阳二气,男人的阳气多,阴气少,女人的阴气多,阳气少,可不管怎么说,都还能维持自己体内的平衡。”

  “如果男人阳气下降,阴气上升,从外表的特征表现就是生病或者伤残,这种情况下,自己的免疫系统下降,除了对许多微生物缺乏抵抗力之外,对那些脏东西的抵抗力也会下降。”

  “女人也是一个道理,不过她们生病的时候,这是自身的阴气下降,阳气上升,所以一旦她们被脏东西附体,所表现出来的恐怖程度,要远远超过男人。”

  范建明问道:“那照你这么说,那块地还是不安全?”

  青云天师笑道:“建明,那你倒是说说,这个天下哪一块地是绝对安全的?哪一条路上没出过车祸,哪一张床上又没死过人?简而言之,用普通人的话来说,能不能抵御那种脏东西,就看你的命够不够硬。不是有句俗话叫鬼怕恶人吗?”

  “命硬的人,就是在墓地睡一晚也会若无其事的,命不硬的人,躺在自家的被窝里,也会被那些脏东西找到的,尤其是前世欠下债的。不是有那么一句俗话吗?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候没到,时候一到……建明,你在吗?”

  看到范建明半天没反应,青云天师问了一句,果然没听到他回答,忍不住啐了一口:“这小子,我话没说完他就跑了,我还有事想请教他呢!”

  范建明不得不离开,因为他正躺在床上,吴文丽突然推门进来,直接趴到他身上,没头没脑地就亲了起来。

  范建明一愣,都快六点了,马上就要开饭了,向来老成持重的吴文丽,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轻浮,居然一声不吭地就扑到了自己的身上?⑦⑧中文全网更新最快 ωωω.⑦&㈧zω.cδм

  范建明拍了一下她的屁屁:“没搞错吧?马上就吃饭了,你就不怕李倩倩破门而入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