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倩倩心里很清楚,今天这事,可以说里里外外,上上下下的人,对自己都有看法,只不过方雅丹心直口快,当面说出来了而已。

  虽然吴文丽一直维护自己,可她心里的真实想法,恐怕和方雅丹差不多。

  即便如此,李倩倩也没有责备她们的意思,毕竟这货是自己母亲闯出来的,自己背锅也正常。

  不过她也清楚,岷山那块地毕竟是合伙的,股份多的说了算,怪不得当初范建明非要超过一半的股份,看来确实有远见。

  就算吴文丽和方雅丹提出要换李倩倩,但项目的董事长一职,也不可能落到她们两个中的一位头上,范建明只能在自己家里人中挑选。

  范建明自己要出国,家里没有别人,如果硬要撤换李倩倩的话,只能让周亚萍接替自己职务。

  如果真是那样,李倩倩当然倍感失落,但吴文丽和方雅丹也不见得就占了什么便宜吧?

  她们应该清楚,周亚萍是个厉害的角色,与其和周亚萍打交道,应该还不如继续支持自己。

  想到这里,李倩倩以退为进,显得十分从容地说道:“方总,你放心,就算你不提出这种要求,恐怕我也在项目里待不下去。等范建明晚上回来之后,我会向他主动提出来,让周总接替我的职务。周总什么都懂,我相信她会跟你们好好配合的。”

  说完,李倩倩再次对她们保报以歉意的微笑,然后转身离开。

  看着李倩倩的背影,方雅丹一下懵了。

  是呀,范建明如果不李你倩倩负责这个项目,除了周亚萍,他们范家也没别人了。

  妈蛋的,周亚萍可不是什么好鸟,她要是负责这个项目,绝对比李倩倩更霸道,甚至更黑!

  吴文丽一声不吭地在方雅丹对面坐下,方雅丹用手敲了敲桌子:“我说吴总,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,好歹你得说一句话吧?”

  吴文丽摇头道:“方总,我一直没明白,其实你这人做人挺仗义,而且心也很善良,可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冒冒失失?总表现的自己浑身是刺,而且还总是针对李总?”

  “有吗?”

  “怎么没有,现在你满意了?”吴文丽不屑道:“李总刚刚那个意思,可是话里有话,话外有音。今天这事本来她非常被动,范总为什么离开公司?就是为了避而不见她。”

  “你倒好,表面上看你总是跟她不和,但却给她指了一条明路。她很清楚和她相比,我们更不愿意跟周总合作,本来她正愁没办法和范总说什么,现在好了,她直接跟范总说,‘你在那个项目我不干了,你换人吧。’”

  “方总,你觉得范总会怎么回答?回答‘好’,你我会同意吗?回答‘不好’,是不是反过来又得去哄她?真要是去哄她,好像她妈妈今天一闹还有理似的。我说方总,我们两个到底是谁在帮她呀?”

  “握草,你丫的怎么不早说?原来你……嗯,不对呀!”方雅丹眼珠一转:“你可不仅仅是今天才维护她,你一直就像是个马屁精,李倩倩说什么你都说是对的,你丫的还说你没做亏心事?”

  吴文丽摇头道:“我说方总,你是用屁屁思考问题吗?我真要是跟范总有什么,那还不站在黄鹤楼上看翻船,巴不得他们两个闹得乌烟瘴气吗?”

  方雅丹一时语塞。

  吴文丽接着说道:“显而易见,范总身边没有其他的人,除了李倩倩,就是周亚萍。我们只要跟范总合作,永远都避不开这两个女人。”

  “周总本来就是个厉害角色,做人狠不说,做起事来也是相当强势,李倩倩哪里是她的对手?我们要想和范总长久的合作下去,就得把李倩倩抬起来,让她有足够的实力和周总抗衡。”

  “只要范家这两个女人内讧起来,我们就有机可乘,不说是损害范家的利益,至少他们范家自顾不暇,恐怕就没有精力对付我们了。”

  方雅丹如梦初醒,竖起大拇指:“高,实在是高!我说吴总,你丫的怎么不早跟我通个气,弄得我……”

  吴文丽微笑道:“没事,大家都是合作伙伴,也要有一个唱红脸的,一个唱白脸的,既然你老栽刺,那我就种花呗。如果我们俩一块儿针锋相对,那咱们的合作根本就不可能继续下去。”

  “握草,你丫的左右逢源,我却做得罪人的勾当?”

  “这是你自己选择的,如果你一开始站在李倩倩一边,我就会处处刁难她。虽然我们要捧场,但也不能捧得太高,一旦她站稳脚跟,得意忘形起来,首先就会对付我们。”

  方雅丹两眼一瞪:“不至于吧,我们帮了她,她还会恩将仇报?”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.78zщ.cδм м.7:8zщ.cōм

  吴文丽笑道:“这就需要我们好好分析她的心态。她和周总之间,无非就是在范家的范围内争权夺势,说白了,就是为了一点财产的矛盾。”

  “她跟我们之间,除了要维护范家的经济利益之外,还担心我们抢了她的男人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在她眼里,我们比周总更可怕。”

  方雅丹点头道:“也是,还真是这么个理。”

  吴文丽继续解释道:“只要她缓过劲来,肯定会对付我们,甚至有可能在干不过周总时,她会联合起周总对付我们。所以我们必须要趁着今天的事,大力支持她,让她觉得有资本与周总抗衡。”

  “只要她不认输,就会一直和周总斗下去,不仅没有精力对付我们,反而会跟我们联合成统一战线,那样的话,我们才可以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  方雅丹恍然大悟,立即凑过去轻声问道:“吴总,你这么处心积虑的算计她,是因为张国栋的事,还是想最终想把范建明弄到手里?”

  吴文丽不屑道:“方总,你能有点出息吗?像我们这样的女人,如果还把自己依附在男人身上,其他的女人还要不要活命了?我们所要做的,就是要让自身强大起来,至于男人,有了钱,还会缺吗?”

  方雅丹一拍桌子:“服,我特么真的服了你!那以后就这样,咱们依然保持这种状态,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,在李倩倩和周总的问题上,我们支持李倩倩。如果李倩倩想对付我们,那我们就是生死同盟!”

  吴文丽笑道:“记住,以后挑事的时候品位高一点,别老拿范总跟我说事,让人感觉,好像你永远都跳不出小女人的框框,心里总想着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,哪里还像是个女企业家,女强人?”

  方雅丹由衷地点了点头,再次掏出手机,拨通了范建明的电话,然而依然提示,范建明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。

  方雅丹怒道:“这个死犯贱,心真大,出了这么大事,躲就躲吧,居然还关机?”

  吴文丽笑道:“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今天这一天,包括你我,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粉墨登场。他关机是正确的,等我们闹完了之后,他才会出现,来个总结性发言。”

  方雅丹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:“草,这个死犯贱,越来越狡猾了,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