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微笑道:“放心吧,除了咱们是老同学之外,你老婆现在还是我们酒店的营销总监,再加上后天我们酒店正式开张,就算你不请,我也会来的。”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其实庞志标最怕的就是这个。

  因为他和胡颖的婚礼,被安排在酒店开张的同一天,他并不清楚胡颖和范建明的特殊关系。

  那天除了同学之外,还有一支路的许多老邻居,万一范建明过来参加完酒店开张仪式,立即就离开,那他庞志彪脸上也太没光彩了,所以他必须要确认一下。

  “范总,我的意思是,我和胡颖的婚礼,想请你作为证婚人致辞,不知道能不能给这个面子?”

  这时庞父庞母已经上了他们自己的车,毕竟多年没见,他们根本就认不出范建明,还以为庞志标和一般的熟人打招呼。

  庞父对胡颖说,既然庞志标碰到了熟人,那他们就先走了。

  胡颖微笑着点头,目送他们离开后,走到了范建明和庞志标的面前,显得非常有礼貌地对范建明微微一鞠躬:“范总好!”

  范建明先是回应了一句“胡总好”,转而对庞志标说道:“证婚人一般都是请长辈吧,咱们是平辈,让我做证婚人,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呀?”

  胡颖这时说道:“范总,没听说过征婚人一定非要长辈,你是庞志标的同学,又是我们酒店的股东,我现在也算是替你打工,你做证婚人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  庞志标赶紧附和道:“就是,就是,更何况大家心里都有数,虽然王伟和李丽敏是大股东,其实你才是酒店真正的老板。胡颖的老板出面作证婚人,既合情合理,对于我们来说也有面子。”

  庞志标之所以邀请范建明作证婚人,主要的目的并不是希望他能照顾胡颖,而是希望自己的水暖器材,能够进入岷山那个项目,也称得上是处心积虑了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勉为其难,只不过我书读的少,证婚词可不会写,你们得替我准备好。”

  “这个没问题,胡颖过去开的就是礼仪公司。”

  “对了,”胡颖问道:“范总,不知道你跟电视台的谭小萌关系怎么样?”

  庞志标还怕他不记得,赶紧提醒道:“就是孙宝林的老婆,那天在江城宾馆跟你跳探戈的那位。”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还行吧,怎么了?”

  胡颖说道:“本来想请她作为我们的婚礼主持人,可她不买账。”

  “庞志标,”范建明问道:“我记得你过去跟孙宝林的关系不错呀?”

  “可不咋地,”庞志标摇了摇头:“问题是他做不了他老婆的主。他倒是答应了,问题是他老婆不同意。”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放心吧,这事就交给我了。”

  “范总,”胡颖又笑道:“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  “别客气,你说吧。”

  “目前咱们江城最高档的,就是方雅丹那辆法拉利跑车,而且是红色的,做迎接新娘的彩车特别合适。”

  范建明点了点头,转而把目光投向庞志标:“我说庞志标,你们过去关系都不错呀。怎么,找方雅丹借车还要我出面?”

  庞志标摇头道:“没办法,过去的同学情谊,在现在的现实社会里,根本就算不了什么。我倒是跟她开了口,她说的理由也可以理解,一是她不想把车子借给别人开,二是如果她自己开的话,有没有时间。”

  胡颖白了他一眼:“那都是借口,说白了,人家就是没把你放在眼里。”

  庞志标苦笑道:“是是是,人家方氏集团的老总,现在的眼里,恐怕只有范总了,不瞒范总说,我甚至都找到张国栋,让他开口帮忙,方雅丹都不同意。”

  胡颖瞪了庞志标一眼,意思是责备他哪壶不开提哪壶,好好的,在范建明面前提张国栋干什么?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没事,这件事就交给我了,另外你们迎亲的车子够不够?不够的话,我还可以帮你们找几辆宝马过来。”

  庞志标眼睛一亮:“那太好了!”

  胡颖深情地看了范建明一眼:“真不好意思,我们结婚还这么麻烦你这个大老板。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什么大老板?我跟庞志标是同学,你又是酒店的营销总监,以后酒店还指望着你呢!”

  “放心吧,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工作的。”

  “好了,没别的事我要走了,已经约了一个朋友见面。”

  庞志标连声道谢,这时候才发现开车的是李强,赶紧又跟李强打了声招呼。

  毕竟他的水暖器材进入酒店时,李强没有给他设置任何障碍。

  范建明上车之后,李强摁了声车喇叭,算是跟庞志标打了声招呼。

  庞志标满脸笑容地朝他们挥了挥手,等到车子消失在路口之后,庞志标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。

  “妈蛋的,真是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。”庞志标啐了一个:“想当年犯贱算个吊,还有李强那小毛孩,当年我都懒得搭理他,现在倒好,一个个神气活现的。”

  胡颖撇了他一眼:“你干嘛?看你羡慕嫉妒恨的样子,别把人家的好心当成驴肝肺!说实在的,也难怪人家谭小萌不买账,你们同学当中除了范总之外,包括你在内,没一个好东西!”

  “不是,我就看不惯一夜暴富的主,犯贱算什么,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?”

  “拉倒吧,你又算什么?好歹人家范总,是凭自己的本事在国外赚来的,你呢?不就是仗着有个好爸爸。别在背后说他,更别跟你那些狐朋狗友黑他,说不定你那些狐朋狗友在背后黑你的时候,比黑他还厉害!”

  庞志标一时语塞。

  哪个人前不说人,哪个背后无人说?

  庞志标也清楚,现在只是范建明太过出风头,在他回来之前,自己又何尝不是同学们背后的话题?

  只不过自己的光芒,完全被范建明掩盖住了。

  同学们的话题,才转到了范建明的身上。

  庞志标赶紧说道:“老婆说的是,以后我不在背后再说他了。对了,你现在替他打工,什么时候跟他说说,岷山那个项目的水暖器材,不说全给我们做,至少也给个三分之一吧?我还真不是为了钱,毕竟我跟他和他老婆都是同学,如果一点生意都做不了,那将来在圈内简直就没办法呆了。”

  胡颖摇头道:“我算是服了你,明知道要求别人,还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!我告诉,范总和李总都不是无情无义的人,但你要是做得太过分,人家又不是傻子,又不欠你什么,凭什么要跟你做生意?”

  “老婆教训的对,我再也不敢了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