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这种软广告,真正值多少钱很难说清楚。

  秦天也想过出个一两百万,问题是范建明的实力摆在哪里,如果不是过命的交情,他怎么可能为一两百万来做托?

  秦天也想过五六百万,可又觉得不痛不痒,甚至还无法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和大气。

  想了半天,他才决定出一千万。

  虽然这些钱不一定打得开范建明的眼睛,可毕竟是个整数,说出来既好听,又能显示秦天的诚意和大气。

  他清楚,一旦自己报出这个价格,范建明要么来,要么不来,绝对不会讨价还价,那样的话,反而会显得范建明小家子气了。

  再有一个方面,之前他还不敢肯定,范建明究竟会不会参加竞拍?

  动物园那地块,占地六十亩,每亩起拍价一百六十万,如果按起拍价拍下,也就九千六百万。

  同样是五万块钱举一次牌,如果范建明参加,只要举三次牌,秦天要想拿下那块地,就要多加一千多万。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只要范建明收下这笔钱,那就证明他绝对不会参加竞拍,秦天拿下这块地的话,就不至于花更高的代价。

  而且有范建明做托,这块地的价值绝对翻番,区区一千万不值一提。

  换句话说,花了这一千万,秦天等于买了双保险,范建明绝对不会跟他竞争,还会做他的托。

  权衡再三,秦天觉得在范建明身上花这一千万,值!

  现在的范建明,当然不会为区区一千万,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  不过他也清楚,秦天此举也算是比较大气,虽然是双保险,可一般人断然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手笔,别的不说,至少在江城,没有任何一个开发商,会想到拿出一千万来做这种事情。

  而且可以看出,秦天之所以今天一个人来,其目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,他曾经花了这一笔钱。

  如果是他独资倒也无所谓,假如他还继续和方雅丹合作,这一千万,他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出的,并不想让方雅丹知道。

  由此可见,秦氏集团能够成为省城的首富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“秦总,”范建明笑道:“一千万虽然不是个小数目,但对于你我来说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我现在很想知道,除了这笔钱之外,我还有没有其他的理由,支持你的这次竞拍?”

  秦天笑道:“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,那我就干脆敞开心扉了。首先我向你道歉。老实说,我对尊夫人没有任何意思,只是当时有点不服气范总你,总觉得我们秦氏集团的实力,用不着向任何人低头。更何况我们还是市里招商来的,我从来就没想过,自己会和岷山那个项目失之交臂。”

  嘴里这么说,秦天的心里却在想:范总,知道什么叫来日方长吗?只要我在江城站稳脚,而且有方雅丹从中牵线搭桥,就算我不刻意追尊夫人,谁能保证尊夫人不会被我的风度迷倒,主动投怀送抱呢?

  得意洋洋的秦天,却不知道范建明能看透他的心思。

  我靠,你小子还想这事呢?

  本来老子还想放你一马,而且可以一举三得,既然你感谢我,又可以让高领导和谭小萌感谢我对他们的支持。

  现在看来,老子既要你感谢,也要你破财!

  范建明隐藏了真实的想法,却用眼神让秦天看到,他想让秦天看到的信息。

  他故意想:看来我还真的误解了秦总,虽然一千万不多,但没想到他这么坦诚,太有人格魅力了,如果能交这么一个朋友,也算是我范建明三生有幸!

  秦天不再奇怪自己怎么能够读懂范建明的心思,而是洋洋得意,觉得范建明的城府还是浅了一点,自己三言两语就能把事情糊弄过去。

  秦天接着说道:“其次,你和方雅丹是同学,我现在正在跟方氏集团合作,说不定将来我还有可能娶方雅丹,那咱们的关系可就不一般了。从这一点来看,你也必须支持我呀!”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你这个理由倒让我有点无话可说。问题是如果方雅丹知道我收了你这一千万,会不会觉得我这人太不地道呀?”

  秦天笑道:“我不可能让任何人知道今天的事,虽然你我都不是官员,不存在行贿受贿的问题,但传出去我们秦氏集团收买别人,那也是好说不好听,我怎么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呢?”

  范建明点了点头。

  秦天接着说道:“更重要的是,江城房地产滞后于全国,乃至于全省,你我各自拿下一块地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将来我们甚至可以垄断整个江城房地产开发市场。只要市里拿出地来,我们都可以联手,除非是我们看不中的。否则,别人不可能有机会。”

  “你这一天说的倒是挺有吸引力的。问题是就算我们联手,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地呀?”

  秦天自信满满地说道:“好地不怕多,好地没有了,不起眼的地也变成了风水宝地。重要的是我们一联合,别人就没机会了。我们在市里起拍价拿下地,然后再转包给别人,到时候就坐等数钱。”

  显而易见,秦氏集团在秦天的领导下,这种垄断市场的事情没少做,否则不可能如此轻车熟路。

  虽然国家严厉打击这种垄断市场的行为,但在垄断过程中,只要不向官员行贿受贿,一般是很难察觉的。

  因为很多事情,根本就没办法查。

  就比如岷山那块地,不管范建明是自己做,还是包给别人做,都需要大量的工程队,任何一家公司,都不可能自备那么庞大的建筑队伍,到时候只能是外包给别人。

  比如其他没有竞拍到的房地产公司,就有可能到岷山那个项目,承包一部分工程,你说这是不是算垄断呢?

  如果不算的话,那么秦天的说法也是这样,就等于他和范建明把江城所有的地都拍下,然后再分项发包给其他的开发商和建筑公司,国家就算要打击也无从下手。

  因为这种工程承包是合理合法的。

  范建明笑道:“秦总,你这最后一条说到点子上去了,别的不说,就冲着最后一条,你那一千万我不需要,动物园那块地竞拍的时候,我一定准时到场。”

  “那可不行!”范建明拿出一张卡往范建明面前一放:“正如你所言,这些钱对于我来说无所谓,但却像是定金,只有你当面收下,才能让我心里踏实。而我也相信,你是个一诺千金的人,只有你收下这些钱,我才相信你不会变卦。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