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秋萍听后吓了一跳。

  她不反对女儿不顾一切地努力奋斗,哪怕是不择手段,但不能没有底线。

  “孩子,”冯秋萍说道:“咱们家没有什么依靠,你爸爸把所有的心思,都放在了国外的那个家里,人家是孤儿寡母,我们是孤女寡母,一切只能靠自己没错,但不能没有底线。我所说的底线,是不能犯法,可以谋财,但不能害命,你懂吗?”

  原来冯秋萍的老公,也就是陆雨欣的爸爸也是个医学专家,前些年已经到国外获取了绿卡。

  他们原计划陆父先期出国,等站稳脚跟之后,再把他们母女接出去。

  可谁曾想,陆父倒是在国外站稳了脚跟,但却和一个离异的女人同居,后来居然还生了一个儿子。

  为此陆父要求离婚,甚至还恬不知耻地说,他是个具有传统思想观念的人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

  而国内当年实行的是计划生育,他们都是有公职的人,不敢生第二胎。

  近两年国家放开了二胎政策,但他在国外的孩子已经有了四岁,所以不得不离婚,还请冯秋萍谅解,甚至提出离婚不离家。

  也就是说,陆父准备国内一个家,国外一个家,冯秋萍哪能忍受这种耻辱?

  陆雨欣作为一个女孩子,她非常同情母亲,尤其是陆父重男轻女的观点,让她也受到了伤害,所以她坚决支持母亲离婚。

  但冯秋萍是个爱面子的女人,丈夫出国的时候,许多人对她羡慕嫉妒恨。

  尤其是陆父在国外站稳脚跟后,有的人羡慕他们即将到国外团聚,也有的人在背后黑他们,说陆父在外面说不定花天酒地,甚至有了一个新家都不一定。

  俗话说得好,说福不灵说祸灵。

  朋友们的祝福没有实现,背后说三道四的却灵验了,冯秋萍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

  原本她还想拖着,尽力挽回与陆父的感情,可在女儿的支持下,她还是决定离婚,同时让陆父净身出户。

  因为陆父的缘故,冯秋萍和陆雨欣母女,心里变得非常阴暗,不仅恨上了天下的男人,甚至也恨上了天下的女人。尤其是离异再婚的女人,冯秋萍几乎不能容忍。

  刚刚她之所以怒斥贾小燕,除了因为女儿是范建明和李倩倩的员工之外,她觉得贾小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不然,也不会抛弃自己的丈夫另觅新欢。

  所以在以往对陆雨欣的教育中,冯秋萍一直告诫女人,靠山山会倒,靠水水会,一切只能靠自己,但法律的底线却不能突破。

  正因为如此,当初考大学时,冯秋萍让女儿学习法律专业。

  陆雨欣盯上范建明有情可原,甚至与李倩倩公平竞争也没关系,可听到陆雨欣居然要自己放弃对李倩倩的治疗,着实吓了冯秋萍一跳。最快~手机端:https://

  医者父母心。

  医生对病人放弃治疗,无异于谋财害命,难道这点基本的常识,女儿学了四年的法律还不懂?

  陆雨欣说道:“妈,你还没老就糊涂了,李总又不是在病危状态,你不救她就会死,那当然是谋财害命。她只是身体不适合进行夫妻生活,你不治谁知道?”

  “孩子,”冯秋萍说道:“她现在的病状只是轻微状态,正常情况下是不影响夫妻生活甚至生育的,而且我确实没有能力替她根治。我今天要说的意思是,你这种思想有点危险。如果他们确实离婚,你要是能够上位,我不反对,但你不能……”

  “我不能什么?难道你想让我坐享其成,等着天上掉馅饼,然后砸中我的脑袋?”陆雨欣说道:“你是个内科大夫,不是心理医生,即便你知道她心理有问题,你也没有提醒她的责任。”

  冯秋萍明白了,陆雨欣是责备她不该提醒李倩倩,让李倩倩犯糊涂,只要李倩倩解决不了心理问题,她势必会主动和范建明提出离异,那样的话,陆雨欣就有了机会。

  话说回来,如果情况真是这样,冯秋萍称不上是失职、渎职,更谈不上犯罪,只是会受到良心的谴责而已。

  冯秋萍叹了口气:“其实你也想得太简单了,别看不痛不痒,甚至与性命无关,但这个世上最难医治的就是心理疾病,你以为我提醒那么一句,她就能治好了?”

  “你明白就好。我想说的是,作为医生已经尽心尽力了,至于后期的治疗,你就别太卖力。”

  冯秋萍勉强地笑了笑,看着陆雨欣问道:“孩子,你是不是喜欢上了范总?”

  “妈!”陆雨欣摇头道:“你怎么还不明白,我喜不喜欢他有用吗?重要的是他喜不喜欢我。李总的病情,他们不会乱说的,别人想知道都没机会,而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“只要李总的病治不好,他们迟早是要分开,而我现在就可以做前期的铺垫,力争在范总犹豫不决的时候先声夺人,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以范总的身价,你知道有多少女人喜欢他吗?”

  冯秋萍提醒了一句:“孩子,你自己选择的路我不干预,但有一点要提醒你,既然你知道有很多女人喜欢他,就算他跟李总离婚,也不一定会选择你。”

  “选不选择是他的事,努不努力是我的事,只要努力过,我就不后悔!”

  冯秋萍笑了笑:“那你说的那个夏劲松?你不是说他的家庭条件也不错,难道就这么放弃了?”

  “谁说的?我这叫骑驴找马。”陆雨欣说道:“夏劲松对于我来说,无疑就像是一头小毛驴,如果遇不上白马王子,跟他凑合一生也没问题。但只要白马王子出现,我还骑头驴干什么?”

  “千万别跟我说,你觉得他对我挺好的,爸爸当初对你不好吗?我总不能骑着毛驴错过白马王子,弄不好最后还有可能被这头驴给背叛了,那得有多悲催呀?”

  陆父是冯秋萍永远的痛,一提到陆父,冯秋萍就无语了。

  陆雨欣接着说道:“当然,如果范总这边没有可能的话,我也不会放弃夏劲松的。你还不知道,夏劲松的后妈,就是李总的妈妈,那简直是个奇葩的女人,又泼又傻,而且没有底线。”

  “啊?”冯秋萍一听夏劲松的后妈是贾小燕,赶紧说道:“什么小毛驴呀?你丫的赶紧把夏劲松给踹了,就她那后妈?啧啧啧~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