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不解地问道:“既然如此,你怎么会吓成这个样子?”

  “不是呀!”李倩倩说道:“在梦里,那个道士,也就是你对我说,我要想修炼成人形的话,就必须要喝你的血,而且他抓着我的脖子,直接把我的嘴对着他的咽喉。”

  我去,出什么事了?

  我这好像不是放血,而是自杀呀!

  “后来呢?”范建明关切地问道。

  他很想搞清楚,上一世他究竟都和李倩倩发生了些什么。

  “后来我们俩就争执上了,你非要让我去咬你的咽喉,我拼命晃着脑袋,一不小心,突然咬到了你的肩膀。”

  范建明指着自己肩膀上的牙印问道:“是这个地方吗?”

  李倩倩赶紧点头:“就是这里。问题是我当时能感觉到,在咬你这个地方的时候,我嘴里的毒素,也就是那条蛇嘴里的毒液,拼命通过牙齿往你的肩膀里注入。”

  “当时我吓坏了,这不是要你的命吗?我拼命挣扎着,想松开嘴,但却越咬越紧,结果就醒了。”

  原来如此?

  范建明有些疑惑不解:这到底是上一世的经历,还是这一世的暗示呀?

  怎么许多事情都是在梦境中出现,却又在这一时得到验证?

  包括贾小燕和夏文胜才是那两只刺猬的事。

  问题是,既然他们上一世就是夫妻,那么李家良,他居然是贾小燕的结发夫妻,这其中又有什么寓意?

  至少从青云天师和范建明的梦境中来看,好像上辈子贾小燕和李家良没有任何瓜葛呀?

  范建明头脑有点乱,但有一点他很清楚,李倩倩能够做这样的梦,一定也是内丹术起的作用,而且李倩倩能这么快梦到同一个梦,恐怕与昨天喝了他的血也有关系。

  “好了,老婆,不用怕,那只是一场梦而已。”

  李倩倩心有余悸地说道:“真是奇了怪了,别人做噩梦,都是被蛇咬,被老虎追,我做梦都好,居然把自己弄成了一条蛇?”

  “没事,没事,赶紧睡吧!”

  李倩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但又有一点相信梦是真的,她甚至想过,范建明是不是真的就是那个道士投胎?

  不然的话,好端端的他怎么会资助那个三清观?

  再联想到居然主动跟他拉皮条,李倩倩有些不解:难道自己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,所以这辈子做他的老婆,来偿还他上一辈子的恩情吗?

  李倩倩怀着一个忐忑不安的心,再次依偎着范建明,过了许久才昏昏入睡,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。

  陆雨欣一大早就赶到医院,事先跟母亲冯秋萍打好了招呼,冯秋萍在查完房之后,让李倩倩的责任医生给她开出院小结,同时又让责任医生开了几张检查表,再一次对李倩倩进行全身检查。

  范建明原本打算留下来,陪李倩倩做完检查再走,没想到周亚萍打来电话,让他到火车站去一趟。

  本来岷山项目的三个合伙人,准备组团到省城去搞设计,到现在三个人一个都不去,却让周亚萍带队,而跟她一块去的却是方雅丹的父亲和李倩倩的父亲李家良,再有一个就是新招来的总工程师,周亚萍又不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,所以希望范建明能到场向他们交代一下。

  虽然只是寻找设计院,首先设计一个初稿,问题整个过程中的选择肯定会很多,需要有一个拍板说话的。

  方父、李家良之前都知道周亚萍,也清楚目前她在范家尴尬的地位,尤其是岷山这个项目好像与她没什么关系,周亚萍担心万一产生分歧,大家在省城僵持不下,会影响工作效率。

  范建明只好打电话给黄耀武,让他开车到医院里来接自己,而原本周亚萍和陈玲玲说好,准备今天到医院去复查的事,也只能顺延了。

  范建明离开不久,贾小燕突然给李倩倩打来电话:“哎呦喂,女儿呀,你赶紧过来,我在你家范家门口被人给打了,呜——”

  虽然贾小燕是干嚎,但听说她被打,而且是在岷山小别墅的门口,一下子就懵了。

  自己在医院看病,周亚萍又带着人去了火车站,方雅丹早上没说要过来,除了那些新员工之外,也只有吴文丽和马晓敏在别墅里,有谁敢动手打自己的母亲呢?

  “你别急,我马上赶到。”

  李倩倩赶紧让陆雨欣开车,直接朝家里赶。

  她首先给吴文丽打电话,吴文丽告诉她,现在自己在家还没出门,不知道别墅里发生的事情。

  她又给马晓敏打电话,马晓敏却告诉她,自己现在已经到了国际汽车城。

  李倩倩这时才想起,昨天是她叫马晓敏到汽车城去的,准备给她配一辆轿车。

  李倩倩只能给新来的牛主任打电话,牛主任则说别墅门口什么事都没有,连行人都很少,更没有人打架呀!

  李倩倩立即让牛主任找一些男性员工,沿着别墅往市区的路寻找,看看路上有没有人打架或者争吵的,尤其交代是有人打了她母亲。

  贾小燕在别墅里闹过,大家都对他有印象,牛主任立即带上了五六个男员工,坐着公司里的中巴车,直接朝市区方向寻找而去。

  李倩倩催促着陆雨欣赶紧开车,在岷山和市区的结合部,就是岷山镇,国道从岷山镇中心穿过。

  驶出城区刚刚进入岷山镇,李倩倩忽然看到前面有三辆货车停在路上,旁边有很多人围着大吵大闹。

  李倩倩让陆雨欣把车停在边上,下车一看,才发现十多个农村妇女和老汉,正围着贾小燕撕扯争吵着。

  这时,牛主任带着人也赶了过来。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.78zщ.cδм м.7:8zщ.cōм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李倩倩走过去,立即大声斥问道。

  贾小燕本来就吃了一点亏,虽然三辆货车上有几个年轻人,而且夏劲松也在场,问题是跟他们发生冲突的,都是农村的妇女和老汉,年轻人不可能动手,只能拉架,贾小燕明显吃了亏。

  现在看到女儿来了,而且还带着人过来,贾小燕立即朝那些女人扑去,同时大声叫喊道:“你们这些不要脸的,老娘跟你们拼了!”

  可她只有一个人,那些农村妇女当然不会饶了她,立即围上去撕扯起来。

  李倩倩见状,赶紧冲过去帮忙,陆雨欣也赶了过去加入战团,牛主任带着男员工只能上前拉架。

  就在这时,突然从镇上周围的建筑后面,一下子冲出来二十多个混混,见人就打。

  当然,打的是牛主人带来的,和之前跟夏劲松一块压车的那些人。

  李倩倩一看,赶紧喊道:“陆雨欣,报警!”

  话音未落,远方的警笛声已经响起,李倩倩原以为是夏劲松之前报的警,没想到等警察来了之后才发现,居然是对方报的警。

  尤其是那些农村的妇女和老汉,开始比谁都凶,而且李倩倩这边确实吃了亏,那些混混下手很重,牛主任带去的人都受了伤,也包括夏劲松的人。

  可是看到警察来了之后,十多个农村妇女和老汉,在一个混混的头儿的示意下,一下子全躺在了地上。

  有的在地下打滚,有的在那里一动不动,还有的给警察下跪:“警察同志,救命呀,你们再不来,这里可要出人命了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