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是今天白天,他们就看到在前面的路口,昨天拖材料的那些货车,一辆一样地拐弯从岷河镇去了。

  手下的混混把这事告诉光头之后,光头觉得这只是暂时的,岷山那个项目还没开工,等到开工之后,会有大量的车辆从这里经过。

  所以他并不介意,而是挨家挨户的去找那些老汉和妇女,让他们到派出所去领钱,甚至还显得很大方式的。

  “昨天可是跟你们说好了,大家闹一天,每人给你们两百,既然那个傻蛋老板拿了一百万,那我就给你们每人一千,你们现在都去领钱。”

  老汉和妇女们一听,没一个起身的。

  “怎么回事,嫌少呀?”

  “这可不是少不少的问题,如果领了那钱,我们的五保户和低保户资格都要取消。”

  “行,那就再加一千!”

  “再加两千也不行呀,我们的养老和三病两痛的保障,就指着政府的政策,如果我们的福利待遇取消了,还有什么用?”

  不管光头怎么说,最终没有一个到派出所去领钱的。

  那些车子绕道之后,镇上的人还没什么感觉,只是有些老人和妇女们都在吐槽,有些车子进进出出还挺热闹的,现在好了,连前段时间进出的车子都不见影子,整个街道空荡荡的,倒是挺适合晒被子和稻谷的。

  城里的人都喜欢看卫视台,乡下的人反倒喜欢看本市电视台,结果有关岷河镇的新闻播出之后,尤其是残疾人立竿见影地得到了帮助,在看到昔日比岷山镇更加破破烂烂,尤其是看不见任何车辆通过的岷河镇,一下子车水马龙,许多领导都到了现场,而且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一个个肠子都悔青了。

  “他们要是从我们门前过,也一定会帮助我们的!”

  “可不咋地,咱们都被光头利用了。”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.78zщ.cδм м.7:8zщ.cōм

  “人家老板多大气,自己吃了亏不说,还赔咱们那么多钱,那些钱要是能到手也行,大头全给光头抽去了,凭什么呀?”

  岷山镇的领导们看到这个新闻之后,差点气的要吐血。

  他们立即给县里的领导打电话,借口是县市两级领导和有关部门,给岷河镇那么好的政策,怎么就把岷山镇给忘了?

  县领导回答的也干脆,直接对镇上的领导说,你们镇要是也能像他们这样招商引资,让人家私企老板整体开发,一样也可以享受同等的待遇。

  镇上的领导被怼得哑口无言,恰在此时,一些老汉和妇女们上门,吐槽镇领导无能,弄得人家舍近求远,岷河镇这一下可发大了。

  镇领导气得难受,本来都是乡里乡亲,而且很多都是他们的长辈,但他们也忍不住破口大骂,说他们这些老汉和妇女才真是败家子,人家送上们的财神,都被他们给打跑了,还有脸在镇里来闹?

  老汉和妇女们纷纷表示,范建明赔的钱一分不要,如果有需要的话,他们愿意集体到岷山那里去赔礼道歉。

  “晚了,你们早干什么去了?”

  嘴上这么说,镇干部们觉得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镇领导带着派出所的人首先登门拜访,把那张卡还给了范建明,同时再三道歉,并愿意为岷山这个工项目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

  不过他们都是公务员,有些话不太好说,只是非常诚恳的道歉之后就离开了。

  没过一会儿,昨天来闹的那些老汉和妇女们,居然在别墅院子里跪了一片,而且还带来了各种土特产,堆了满满的一院子,请求李倩倩的原谅。

  那场面真的很感动,不仅仅是李倩倩,就连那些挨了打的员工们都热泪盈眶,在李倩倩的试一下,他们主动搀扶起那些老汉和妇女,还把他们扶进了一楼的大厅。

  外婆都被这场面吓了一跳,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下楼一问才知道,立即把李倩倩拖到一边:“孩子,俗话说得好,当放手时需放手,可饶人处且饶人,这些人都一大把年纪,能知错就改,你跟建明能帮的话,就帮他们一把吧。”

  李倩倩满口答应,立即把方雅丹、吴文丽和范建明叫到办公室开了个碰头会,看看怎么安慰这些老汉和妇女。

  范建明说道:“其实高领导也有这个意思,希望我们能把岷山和岷河两个镇都带动起来。按地理位置来说,名山镇更有优势,但按照我们计划以农家乐为主,在市郊搞个大型的文化娱乐中心,岷河镇又有他们的优势。”

  “我昨天就想好,过去我就想在这边搞一个服装厂,因为我们总公司一个外国股东,就是搞服装的,我想把那个服装厂建在岷山镇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们也请岷山镇的领导跟上级请示一下,咱们也把他们镇进行整体开发。”

  方雅丹一听,立即说道:“我说犯贱,你还真想收我跟吴总为妾呀?这样一来,咱们两个可都被你套进来了,整体开发两个镇是什么概念,没有几十个亿完全拿不下来!而且我们这辈子,真不用做其他的事。”

  吴文丽笑道:“钱不是问题,我们可以分期分批的建设开发,前面赚的钱,投入后面再生产,只要良性循环,这个雪球会越做越大。”

  李倩倩没有立即表态,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范建明。

  就像人们形容司机那样,开车时间越长的司机越胆小,因为经历过和看到过的事情太多。

  这两天对于李倩倩来说,可是经历过了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事情,除了钱以外,她还有一份责任感。

  赚不赚钱无所谓,她更担心的一旦失败,辜负了两个镇的父老乡亲,那可就成了千古罪人。

  首先她要得到范建明的支持。

  范建明看到了她心里的想法,笑道:“做什么事都有风险,走路都有摔跤的时候,即便是躺在床上,也有可能一口气喘不上来给憋死了。我的意见是,如果你想成就一番大事业,就不能患得患失。只要你想做,我全力以赴支持你!”

  李倩倩犹豫了一下,突然眉头一皱,貌似下定了决心,然后对范建明和马晓敏说道:“你们两个先出去,我要跟方总和吴总商量一下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