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并不清楚李倩倩想来西方,而且还不敢肯定电话是不是她打来的,赶紧灵魂离体,看到真是李倩倩打来的之后,才说道:“现在我有些小忙,等过一会儿我再打。”

  “好吧,你尽快一点。”李倩倩说道:“除了他们的安全之外,今天高领导带着人到了项目,开发区政府已经在筹备中。而我们这里有好多工程要同时开工,我担心一个人管不过来。”

  “段云波呢,他还没到吗?”

  “今天下午才到,但他毕竟只是职业经理人,吴文丽能做的事他做不了。”

  “你不要把他当经理人看,可以当成自己的代表,他是个很能干事的人,你把一切交给他没有任何问题,他不贪财。”更新最快~电脑端:https:///

  李倩倩一听,既然范建明这么说,她有了新的主意,打算明天一大早,就召集大家开个会,委托段云波作为他的全权代表,负责整个项目的事情。

  而她自己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刚到西方。

  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  范建明挂上电话之后,正准备眯一会儿,忽然外面有人敲门,他走到门后,拨开猫眼盖一看,是楼层的服务员。

  “有事吗?”

  打开门之后,范建明警惕地注视着对方,纯子说过,服务员是不会来打扫卫生的,如果她以此为借口,恐怕其中有诈。

  服务员递给她一个信封:“对不起,这是你的邮件,打搅了。”

  邮件?

  范建明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把钥匙,同时还有一张字条,上面有两行字:Thewiretaphasbeeninstalled(窃听器已经装好),Thisisthekeytothedoor(这是门的钥匙)。

  范建明不得不佩服纯子的办事效率,同时也清楚,恐怕这一切都是埃里克安排的,纯子就是个具体办事人。

  范建明来到窗口看了一下,发现金伯莉停在公寓楼下的轿车不见了,应该是出去了。

  他觉得不管怎么样,先到金伯莉家看看也行,至少可以对她进行一个全面的了解。

  范建明没有去碰纯子留下的东西,包括那把用枪,只是把密码箱里的美元现金,抽出一叠放在口袋,然后把箱子锁好放在床底,转身离开了房间,直接来到里金伯莉的家门口,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。

  这是一套三室两厅的公寓,从家里的装修和摆设来看,就知道金伯莉是个艺术品位极高的人,虽然家里的奢侈品不多,但布置得十分得体,而且又温馨浪漫,整套房子都充满了艺术的氛围,仿佛就像走进了一个艺术品工作室似的。

  范建明在书房的桌子上,看到一台笔记本电脑,立即走过去打开一看,发现这是金伯莉设计服装时专用电脑,里面存放的大多是各式服装款式,以及她过去登台表现的视频。

  她在舞台上的表现让范建明眼前一亮,范建明静静地看了一会后,立即缩小视窗,一边看着视频,一边寻找其他的东西。

  一个隐形文件夹引起了他的主意,点开一看,居然还设置了密码。

  范建明一下兴奋起来,因为只有秘密的东西才会设置密码,他觉得可以从中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东西。

  他很清楚,藏在电脑中的东西对于黑暗主宰来说,绝对不会是什么秘密,所以他并不担心黑暗主宰监控到这一切,突然听到客厅的门锁传来扭动的声音。

  晕,难道是金伯莉去而往返?

  范建明立即把电脑关闭,然后起身把书房的门一关,与此同时,客厅的门被开了,他听到好像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发出的声音。

  随即就听到他们在客厅里错乱的脚步声,可以想象,估计他们是有点迫不及待了,进门之后就搂着亲、抱着吻。

  不用看,范建明也知道女的是金伯莉,男的恐怕就是丹尼尔。

  他们也会玩,脚步声一直交错的想起,像是两个醉汉不停地踉跄着,正朝书房这边走来。

  虽然卧室在书房的里面,范建明还是有些担心,他们会突然闯进书房。

  “砰”地一声,他们俩不知道是谁的后背,撞到了书房的门上,范建明已经做好了准备,只要他们进来,立马会在他们看清楚自己之前,以最短的时间把他们打晕,然后造成一个入室行窃后仓皇逃窜的假象。

  没想到撞了一下门之后,他们的脚步又踉跄着朝卧室走去,范建明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接着他们纠缠着进了卧室,范建明只听到金伯莉“噢”地尖叫了一声,紧接着传来的就是她的身体落在床上的声音,看来丹尼尔是抱起她扔到了床上,然后自己又扑了上去。

  范建明悄悄地打开书房的门,正准备离开,忽然丹尼尔的手机响了。

  范建明只好退了回来。

  丹尼尔骂骂列列地从卧室里出来,好像是因为哪里发生了案子,上级让他立即赶到现场。

  正准备干这种事的时候,突然出现了这种情况,谁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金伯莉把丹尼尔送到门口之后,转身进了卫生间,不一会儿哗哗的淋浴声便传了过来。

  本来这是离开的最好的机会,但范建明很想看看那个加密文件夹里究竟有什么,于是又打开电脑。

  当他正准备掏出手机,请求黄耀武远程协助的时候,忽然感到自己的后脑勺,被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顶着。

  卫生间的水还在响,范建明知道自己中了圈套。

  他缓缓地回过头来,金伯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问了一句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范建明微微一笑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  “我知道有人在,但不确定是你,只是刚刚推开门的时候,看到你这身白西服,才知道是你。”

  “刚刚那是你丈夫?”

  “晴人而已。”

 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金伯莉把枪放下来时,胳膊肘碰了一下缠着的浴巾,浴巾无声地掉了下去,全身上下一览无余地呈现在范建明的面前。

  我勒个去!

  白虎呀?

  范建明知道,白种女人的毛发一般很茂密,平时出门都会剃毛,然而金伯莉与众不同,浑身上下没长一根毛!

  青龙白虎可是绝配。

  也许和白种男人没法比,但在黄种男人之中,范建明一胸口的毛,绝对是正宗的青龙!

  金伯莉本来就是白种女人,这下显得更白,就像是个充气娃娃似的。

  范建明的目光,情不自禁地落在了金伯莉寸草不生的那个部位。

  “嘿,”金伯莉突然问道:“你朝哪里看呀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