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伯莉没再说什么,立即驱车离开了地下室车库,等她行驶出来之后,范建明仔细观察了一下,不仅这个地下车库不是他们刚才停车的地方,甚至离开的时候,都不是刚才他们进的那扇大门。

  当她行驶到街上之后,范建明几乎百分之百的肯定,这并不是他们刚刚经过的那条大街。

  范建明忍不住笑了笑,嘟囔了一句:“你们这个所谓的系统修复任务指挥部,或者说是联络处,是不是太过隐蔽了一点?”

  金伯莉解释道:“我们西方是个移民国家,每天都有大量的移民进来,谁知道其中有没有他国的间谍?”

  “那也是你们自找的,别的我不清楚,反正我只知道,任何国家所谓的反对派,或者是叛逃出来的,都会在你们国家。”范建明讥笑道:“而且我听说,很多人想拿你们国家的绿卡,因为条件不符合,直接就说要求政冶避难,据说这种申请,在你们西方百分之百通过。”

  金伯莉微微一笑,没有兴趣跟范建明抬杠,接着说道:“我们国内也是派别众多,私人雇佣兵公司、情报公司和侦探公司比比皆是,所以在我们国家,不管是西情局还是联邦调查局,在全国各地都有许多分支机构,都会隐藏在民宅或者写字楼里。”

  “我们根本就不清楚,自己的敌人在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出来。我们又是一个不限制武器自由买卖的国家,有的时候我们遭到意外,都搞不清楚袭击者是间谍还是合法公民,所以首先要把自己隐藏好。”

  “我们刚刚离开的,就是联邦调查局的一个分支机构,是我们驻沙城的外勤办事处。”

  范建明摇头道:“别的我不说,就说内部的装潢装修,简直太让人眼花缭乱了。这么隐蔽的机构,至于装潢成那个样子,整个建筑的里面都像是被金属环绕,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 金伯莉解释道:“你别忘了,黑暗主宰是套电脑程序,他们的芯片,都是要通过信号的传送才能发出指令。”

  “我们刚刚进入的那栋大楼,所有的电脑和手机只有内网,没有外网,所以黑暗主宰根本就侵入不了。对于一些被植入芯片的人,我们只要把他带到楼里转一圈,他就会突然失去思维和行动的能力,像个傻子一样。”

  范建明不解地问道:“既然如此,你们抓到他们之后,不就可以顺藤摸瓜,从他们的芯片中得到有关黑暗主宰的信息,然后来个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,将对方一网打尽吗?”

  金伯莉说道:“我们当然尝试过,但是没有用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金伯莉解释道:“黑暗主宰那套程序相当高级,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的大脑,它在所有芯片里都设置了安全防火门,除非有它的密钥。那些芯片在通信中断的同时,也就自然封闭,如果我们强行进入,只要有一次输入密码错误,芯片就毁掉了。”

  “而所有被我们取出芯片的人,现在都成了植物人。”

  范建明清楚,他们不是成了植物人,只是大脑的意识被封印了。

  范建明想过,也许自己应该去见见那些植物人,替他们解开封印,可那样的话,在西方这种政冶环境中很容易泄密。

  那样的话,黑暗主宰很快就清楚范建明的真实实力,将来如果直接面对它时,就很难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。

  所以范建明没有吭声。

  范建明转而问道:“金伯莉小姐,如果我们遇到警察,你能保证他们不会把我们当成真正的逃犯吗?”

  金伯莉摇头道:“不能,我们必须尽量避免与警方冲突,一旦遭到警方的讯问和搜查,我们也要全力配合,尽量不出示身份证明,因为我们无法判断,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警察是真是假,即便是真警察,他们有可能就是黑暗主宰的成员,或者还有其他我们未知的隐形组织,在那种情况下,我们暴露身份恐怕只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汗!

  范建明不解地问道:“那按你的意思说,假如我们被警察抓住,宁可被他们误解,都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?”

  金伯莉点头道:“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这我就不明白了,如果我们被捕,岂不是得不到任何保护吗?”

  金伯莉解释道:“进门的时候,你没看见我拿项链和戒指证明自己的身份吗?除此之外,我的项链和戒指还具有跟踪器的发射功能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一旦我们遭到危险,我的同行就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现场。比如我们被抓到警局,正常情况下不会超过一个小时,我们长官的电话就会打到他们局长的办公室,而他们局长除了立马放人之外,没有第二个选择。”

  “还有个问题,”范建明从后排座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,问道:“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?即便是现在,警方依然是按照通缉令的指示在追捕我们,我们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逮捕,而在被逮捕的过程中,我们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?”

  金伯莉点头道:“你的理解完全正确!”

  “那么我们还是找个隐蔽的地方吧?我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  金伯莉就近把车子停到了一家酒吧的门口,然后按动了一个按钮,原本敞开的车蓬立即把我们遮住了。

  金伯莉转过脸来对范建明说道:“我觉得我们应该讨论一下,下一步的行动方案,你能告诉我,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  还能有什么打算?不管是霍华德交给范建明的任务,还是要寻找董明霞,接下来范建明首先要做的,就是要找到埃里克。而金伯莉对此也很清楚,他不明白金伯莉为何有此一问?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看到范建明一脸疑惑的样子,金伯莉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,接下来我们有三种选择:一种是等着埃里克找上门,一种是直接去找他,三是直接去找乔丹。”

  乔丹那边,范建明暂时不想找,因为他不想离开沙城。

  等埃里克找上门肯定不行,那样的话,范建明感到太被动。

  范建明说道:“我觉得应该主动去找他。”

  “那也有两种办法,一种是直接找他本人,一种是找到他的手下,比如纯子,那样的话可以逼他现身。”

  范建明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应该先找纯子,我还想证实一件事情,就是纯子有没有参与埃里克对我的陷害计划。”

  金伯莉嘴唇微微一扬,问道:“你喜欢上了那个寡妇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如果你没喜欢上她,她参没参与对你的陷害,有什么区别吗?”

  厉害了,这话问的范建明无言以对。

  要说喜欢还真的谈不上,范建明就想知道,自己昨天弄得她那么舒服,她真的舍得陷害自己吗?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