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离开时,陆陆续续地又有一些客人走进了表演大厅,也有一些客人直接上了二楼。

  这些人经常到这里来,就算没有业务和工作上的往来,其实都知道彼此。

  而且他们到这里来的目的,就是毫无忌惮地范松,这与他们平时在面对公众的形象时,可以说是大相径庭、天壤之别甚至是背道而驰。

  正因为如此,他们在碰到对方的时候,并不像参加Party(聚会)那样显得亲密无间,大多是会心地笑笑而已。

  除非是A集团在这里召开会议,他们甚至连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都不多。

  这些人在沙城的还是少数,更多的都是遍布在西方各地,大家匆匆的来,又匆匆离去,除了干他们自己想干的事之外,并没有把这里当成一个交际的场所。

  即便如此,如果有陌生人进入,他们很快就能发现。

  比如范建明,他并不像是某个大佬要的帅哥,而至尊黑卡的拥有者里,好像也没他这么一号人物,所以他的出现,总能引起别人的关注。

  大岛美惠也是一样。

  三十出头的她,在西海岸俱乐部里倒是到处都是,但在世纪皇宫里面还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这里更多的都是二十岁以下的小女孩,那些真是老男人们的最爱。

  像她这样年纪的所谓气质女性,在任何一个大佬的公司里都比比皆是,谁又愿意花那么多时间,跑那么远的路,而且还要花不少的钱,去玩这么一个自己身边唾手可得的老女人呢?

  所以她也挺惹人注目的。

  可不管怎么说,与众不同的人总会有。

  只要大岛美惠的名字和照片出现在排行榜上,将来总会有人点到她的,而她之所以一直在西海岸俱乐部,就是想等待这么一个机会,傍上一个甚至是一群大佬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她顶替纯子出现在茶艺社时,听到范建明和乔丹的通话之后,立即改变了对范建明的态度,表情真心愿意帮助他的主要原因。

  范建明离开后,本来大岛美惠依然可以留在表演厅,但她还是离开了。

  毕竟她今天的时间,已经有范建明付账,她不想在这个时候,再去接待其他的客人,因为这也是客人最忌讳的东西,而她更不希望在接待别的客人时,被范建明碰见。

  她离开皇宫的时候,范建明正在皇宫里四处乱转。

  虽然这里只有三层楼,但却安装了不少电梯,有升降式,有楼梯式,还有就是楼梯,应该说能考虑的他们都考虑到了,可供客人选择的形式太多。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范建明主要是观察这里的通道,一旦有事的话,随时随地可以从任何地方离开。

  梅兰妮告诉过他,整个西海岸俱乐部外围的铁丝网周围,每二十米都有一个雇佣军暗哨在那里,防止有人潜入。

  一旦范建明在里面惹出什么麻烦需要脱身,而且必须选择不从大门离开的话,那就必须要找清楚至少一个暗哨的位置,否则就容易落入陷阱。

  范建明来到二楼一看,每个豪华套间门口都站着一个女孩子,放眼看去,都是十五岁到二十岁之间。

  这些女孩子各种肤色都有,她们只穿上衣,下面只穿高跟鞋,整个下腹和一双腿都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客人面前。

  有些客人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,都会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摸一下那个地方,甚至有人会拍拍她们的屁屁,那她们只会笑脸相迎。

  她们其实就像酒店包厢的服务员一样,负责本包厢的客人。

  她们负责的是各自豪华套间的客人。

  如果客人带着女人上来,她们提供其他的服务,费用同样从客人们进门的那一瞬间算起,价格与陪客人睡觉的女人是一样的。

  如果客人没有带女人来,除了她们应有的服务之外,他们还要承担那些女人应该提供的,但可以拿到双倍的报酬。

  比如一个客人带着一个女人进来,他们所花的时间需要支付的是两千元,那么门口的这个女孩子就可以得到其中的一千元。

  如果客人是一个人来的,她们就可以得到两千元。

  正因为如此,即便不是她们房间的客人,顺手在她们身上吃吃豆腐,她们也只会笑一笑。

  因为这里的客人基本上是固定的,她们还等待着下一次的机会。

  范建明来到了一个二十出头的白种人女孩的门口。

  看到他是一个人,而且是个陌生的面孔,女孩子先是怔了一下,紧接着嫣然一笑。

 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,范建明不想表现的很另类,更何况本来他的出现,就很吸引人的眼球,所以他希望表现的正常一点。

  当然,这里的正常,对于外面而言就是有点变态。

  她走到门口,那个女孩子已经把门推开,范建明来了个海底捞月,先是摸了一下她那个地方,之后又在她屁屁上拍了一下,说了句:“稍等片刻,我有个重要的客人要来。”

  那个女孩子嫣然一笑,示意自己明白了。

  范建明进去之后,那个女孩子首先找到卫生间,替他放好了热水,然后又当着他的面,把床铺铺好。

  最后毕恭毕敬地朝他一鞠躬:“先生,如果你有需要,我可以替你煮咖啡,沏茶,各种饮料冰箱里都有,需要什么糕点的话,直接用手机联系,如果不需要的话,我就在门口恭候。”

  范建明一摆手:“去吧。”

  范建明以为她会像刚才那样走到门口去,后来才发现她只是站在门口的里面。

  范建明明白了。

  女孩子站在门口,是证明这个套间里没人。

  一旦客人进来了,她不是陪客人在床上,就是站在门口等着客人的吩咐。

  那样的话,一旦外面有客人路过,看到门口没有女孩子,就知道这个套间里有人了。

  范建明看了一下服务生给他的那个手机,点开按钮,上面有各种提示。

  他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,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,拨通了纯子的手机号码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