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边太太兴冲冲地赶回来期待下半场,没想到范建明不见了,而且就在村口。

  渡边太太非常担心,是不是被村里的某人发现他是通缉犯,把他给抓起来?

  大岛美惠却很清楚,以范建明的本事,别说村里的青壮年都不在,就算全在家都对付不了范建明,不然,他怎么可能从西海岸俱乐部杀出一条血路来的?

  当然,范建明越是厉害,大岛美惠越是担心。

  如果范建明真的是碰见了什么对头而不得不弃车而逃的话,那他的对头得有多厉害呀?

  她们两个等了一会,见范建明还没回来,只好先吃了一点饭。

  渡边太太正准备告别,大岛美惠一想到刚刚家里死了五个人,不禁有点害怕,却又不好明说。

  正好到了午休的时间,大岛美惠叫渡边太太陪她上楼聊聊范建明的事。

  一听说聊范建明,渡边太太就来劲了,而且她甚至比大岛美惠还关注范建明,毕竟渡边还没有完全好,她更不希望范建明突然消失。

  两人躺在榻榻米上,大岛美惠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,渡边太太,我没骗你吧?范建明君绝对是极品男人呀!”

  渡边太太害羞道:“可不是!不过开始的时候,我还真得以为你骗我,他那里一点都不出众,甚至都没有小电影里的男演员上镜,但却管用!”

  “哦,怎么管用法?”

  渡边太太正准备绘声绘色地描述一番,忽然觉得大岛美惠是故意逗她,于是推了大岛美惠一把。

  “讨厌,你又不是没用过,居然……”

  “不是呀,”大岛美惠笑道:“人跟人感觉不一样,我就像知道,你合我的感觉是不是一样的?”

  “那你先说说你的感觉!”

  本来大岛美惠本没有兴趣和渡边太太聊范建明的事,毕竟她更关心范建明的死活。

  问题是不聊这个话题,她没有借口留下渡边太太,再想到死去的五个老家伙,她一刻都不敢在家里待。

  所以她只好抛砖引玉,先打开话题,等到渡边太太兴致上来后,她才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琢磨一下,如果范建明真的从此消失了,她该怎么办?

  大岛美惠强作欢颜,羞涩地笑了笑: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别的男人都是施的,他倒好,那玩意就像是吸管一样,好像要把我五脏六腑都要吸过去似的。”

  渡边太太闻言,兴奋地一推大岛美惠的肩膀:“说什么呀!吸管哪里有那么大的吸引力?简直就是吸尘器好不好!还真别说,男人够不着的地方,被他巨大吸引力吸得一颤一颤的,又痒又难受又痛快,那种感觉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渡边太太满脸羞红,用双手捂住脸好像怕被大岛美惠笑话似的。

  大岛美惠会心地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不仅如此,他的快节奏简直就是里外开花,真是让人爽极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嘛!”渡边太太放下双手,压低声音说道:“在你面前也不用隐瞒了。不管是渡边还是他父亲,每次都是在外围扫荡着,弄得里面老不得劲。范建明真棒,你刚刚感觉到里面不对劲吧,他巨大的吸引力就来了,象痒痒扒似的,那种感觉,想想都能让我出汗!”

  就在这时,村口传来的轿车的喇叭声。

  大岛美惠像是触到电门上一样蹦了起来,感觉跑到过道外边的窗口一看,范建明已经从莉亚的车里出来,正朝村子里走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渡边太太好像还没反应过来。

  大岛美惠说道:“范建明君回来了,赶紧的,我们去把酒菜热一下,然后端到卧室里来!”

  “真的吗?太好了。”

  她们立即跑到厨房,大岛美惠把一些凉拌的小菜,让渡边太太赶紧拿上楼,自己则把渡边太太带来的那只鸭放进微波炉,然后又热其他的荤菜。

  范建明推门进来时,渡边太太已经是第二次跑到厨房,拿着酒和酒杯准备上楼。

  看到范建明后,她脸蛋一红,朝范建明深深一鞠躬:“范君好!”

  范建明把门一关,笑着问道:“都几点了,怎么你们还没吃?”

  “我和美惠吃了一点点,看到你回来了,刚刚下楼来热饭菜。”

  “辛苦了!”

  范建明在她屁屁上拍了一巴掌,发现她的和服挺单薄的,打开天眼一看,原来是真空。

  显而易见,渡边太太是为了范建明的方便,所以出门之前,就把里面的衣服脱在家里了。

  范建明进厨房的时候,大岛美惠瞟了他一眼,一边热菜一边说道:“你先上楼去,马上就好。”

  范建明走过去,搂着她亲了亲:“等你一块上楼!”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“去吧,先陪陪她,我们有的是时间!”

  这就是邻国女人和其他国家的女人最大的区别,不管换成是那个国家的女人,见到范建明的第一眼,一定是又充满关切、关爱,又一脸埋怨地问他上哪里去了,自己找了半天都没找着。

  但邻国女人就这样,男人的事情,除非你主动说,否则她们绝对不会过问,更不会埋怨。

  范建明也想过,大岛美惠见到他的第一眼,一定会问他去哪里了,没想到大岛美惠的表现,就象什么都没发生似的,反倒让他有点不习惯。

  “我刚刚碰见了一个朋友,临时去办了一点事,耽误了一下,不好意思呀!”

  大岛美惠没有问,范建明还是主动解释了一下。

  如果说邻国女人,被称为是全世界最温柔的女人,那么东方男人,无疑是全世界最懂得体贴女人的男人。

  范建明仅仅是一句解释,就让大岛美惠感受到了这种体贴的温暖。

  她嫣然一笑:“那么男人都是干大事的,我知道。”

  范建明看到案板上热好了两个菜,真准备去端,大岛美惠赶紧拦下他:“不可以,在家里,那人是不可以做家务的,否则会被人瞧不起!”

  我去,什么时候得把李倩倩介绍给大岛美惠认识一下,让大岛美惠教教她怎么才算是一个合格的妻子。

  范建明一只手在她胸口摸着,一只手在她屁屁上捏着。

  大岛美惠幸福美满地亲了范建明一下:“去把,先上楼,渡边太太都等不及了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