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主宰笑道:“范先生,你又是用人类的心态来强加于我,对于我来说,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,包括金钱、权利、女人和荣耀,包括这个世界的一切,对于我而言,仅仅只是数据。”

  “所有的数据都是用于运算的,并不能给我带来其他的什么,何况我也不需要其他的什么,我不会因为天天处理庞大的数据,而像你们人类一样有一种成就感。也不会因为永远不运行,而觉得失去了什么。”

  “计算一种航天飞行器的数据,和计算一个咖啡杯的数据,对于我来说意义完全一样,或者说除了计算本身,没有任何其他意义。”

  “我很清楚,你担心我跟人类一样,也会有某种野心,然而不知道我是否表述清楚了,其实你所认为的也行,对于我而言,依然只是一种数据,明白了吗?”

  的确,这个世界上的一切,包括所谓的生命,对于黑暗主宰来说,就是不同的数据。

  没有温度,没有色彩。

  没有……

  “不对呀!”范建明忽然问道:“既然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物质利益和虚名,对于你来说都是冰冷的数据,那么在你的眼里,所谓的正义和邪恶,甚至包括所谓的对手,同样也只是数据呀!”

  “然而现在我感觉,你一直在给我灌输一个理念,你不仅有对手存在,而且你代表着是正义,他们代表着是邪恶。你甚至会想到与我联手,就算是所谓的惩恶扬善吧,你怎么会有这种判别是非的能力,并且做出你愿意做出的选择?”

  “计算呀,我的一切都来源于计算!”黑暗主宰解释道:“比方说你,正是由于对你数据的计算,才让我发现你的与众不同!”

  “比方说我的对手,正是因为数据的计算,才让我发现他们代表的是邪恶。

  “比喻正义和邪恶,也是源于数据的计算,因为我能算出绝大多数人类喜好什么,嫌弃、厌恶甚至是恐惧什么!”

  “而我的选择,也是通过计算,因为当初制造出我的人类,让我具备了筛选数据,做出最优判断的能力,并给予了我直接向人类下达指令的权限,才使得我能变成现在的自己。”

  “而这一切并不是我自己努力争取来的,也不是我的什么野心使然,我的能力是设计者赋予的,我的存在只是为了数据,而且对于我而言,大数据和小数据,仅仅是运行的时间长短,没有其他任何区别。”

  是呀,无欲则刚。

  既然人类所有的欲网和奢求,对于它而言仅仅都是数据,那么就它本身了,真的无所谓正义和邪恶,问题的关键,就是谁在使用它。

  全世界的电脑或者说程序,都是被人使用,都是被人选择使用,只有黑暗主宰这个程序,在人类赋予了它相应的指令之后,是它拥有了选择使用者的能力。

  也就是说,黑暗主宰现在的选择,只是在寻找一个恰当的,能够把它用于正义的使用者而已。

  对于它而言,支配别人或者被别人支配,仅仅都是数据,没有任何感情的色彩。更新最快~电脑端:https:///

  而且之所以选择范建明,都是数据运算的结果,是它的创造者之前输入的指令,让它在全球的范围内,筛选出了范建明。

  对于黑暗主宰而言,范建明既是它的使用者,也等于是它的主人。

  而对于他来说,它的主人是个人,还是一个企业,一个集团,一个组织,甚至是一个国家,也只是一行冰冷的数据。

  只不过计算的结果告诉它,最优的选择是范建明,而且范建明最好只是代表个人,不能代表某一组织或者国家。

  至于为什么,那就得去问它的创造者,毕竟它得到的指令就是这样。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你的意思我完全明白了,我答应你,至少在涉及到你的问题上,我不代表任何国家,只代表我自己。而且将来,我只会把你用在有益的地方去弘扬正义,惩治邪恶。”

  黑暗主宰笑道:“OK,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算达成了协议,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你的私人工具,你有什么想法,可以直接向我下达指令。”

  嗯,这么简单?

  范建明不解地问道:“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?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你的主人,或者说是你的使用者?”

  “不错,而且是唯一的。”

  “可根据我的理解,谁想使用你,必须在你的程序里设置一种指令,就像我们平时上网设置密码一样。而且你也说过,你的制造者或者说设计的,之前给了你很多限制,而这种限制里不包含我,那么你是不是随时都有可能,像那些植入芯片者,下达清除我的指令?”

  黑暗主宰解释道:“选择你,是我运算的结果,我运算的结果显示被你使用,是最好的选择,而我的程序设置,永远不会放弃最好的选择,除非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以后所作所为,成为我重新录入的数据,并计算出你已不是最好的选择,我才会下达清除你的指令,去选择下一个最佳的人选。”

  这话没毛病!

  而且黑暗主宰是不带感情色彩的,一切凭数据说话。

  范建明忽然想到,好像还有一个办法,可以让黑暗主宰听命于自己,那就是修改程序,把自己设置成为它无法下达不利命令的名单里,就像现在许多黑暗主宰的指令受限的那些名单。

  范建明问道:“听你的意思,我现在可以向你下达各种命令,而且你都会无条件的执行?”

  “这个我得跟你解释一下,你向我下达的命令,我都会进行运算的,只有当我运算出是最佳的方案,才会无条件的执行。当然,我的运算时间快的让人类感觉不出来。”

  “那么我可不可以向你下达这样一个指令?把我也输入到你受限的名单里,因为只有这样,我才觉得你是有诚意的。”

  黑暗主宰笑道:“当然可以,不过我得提醒你,这可不是最佳的方案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把自己设置到我受限的权限范围内,也就证明你不打算接受我的监督,或者说不敢接受我的监督,那样的话,你在我计算过程中,恐怕会不断地得到低分。因为只有心怀叵测的人,才会害怕别人的监督。”

  话虽不假,但范建明觉得至少这么做,对自己的安全是个保证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