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一听,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而且他不需要再让这些专家说什么,已经知道了这个原因,他就能套出戴维斯的话,同时搜索出他大脑里储存的音像记忆。

  “好吧,”范建明说道:“一旦秘密不成为秘密了,他就没有杀人灭口的必要。”

  主治医生说道:“问题是我们没办法向外面透露这个消息。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不是有我吗?”

  说完,他转身离开。

  生物学家摇了摇头:“这个东方人太神秘了,他所做的一切,不管是从医学还是生物学的角度,我们好像都做不出合理的解释。”

  主治医生说道:“我们所掌握的医学和生物科学,对于许多生命的奇异现象,都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。或许这个年轻人,就是那些奇异生命现象中的一种吧。虽然我不相信那些虚无的东西,但此时此刻,我却希望他有超乎想象的能力。”

  医生的助手说道:“事实证明,他具有超人的能力,只是极力在掩盖着,没有完全释放出来。”

  另一个生物学家说道:“希望他能成功,今天晚上还是我孙子的生日,我答应了要回家替他过生日的。”

  “上帝保佑!”

  “阿门。”

  范建明来到小会议室之后,看到戴维斯坐在正中间,他的左边是小戴维斯,然后是梅兰妮。

  右边是他的夫人,然后是莉亚。

  范建明微笑着跟他们打了声招呼,紧挨着莉亚坐下。

  戴维斯和他夫人,还礼貌地和范建明微笑了一下,小戴维斯却连看都不看范建明一眼。

  不过也没有表现出嫌弃的样子,只当范建明并不存在。

  “好吧,”戴维斯说道:“现在在这里,除了我的家人之外,范先生是我们全家最尊贵的朋友,那我就不绕弯子了,直截了当的问问范先生,你是不是学过医?”

  范建明摇头道:“真没有。”

  “那你是不是练过气功?我听说在你们东方,气功非常盛行。”

  “是的,”范建明说道:“我确实练过气功,而且在东方,练气功的人很多,水平也参差不齐。有的人就是为了强身健体,有的人为了招摇撞骗,所以西方人对东方的气功,更多的恐怕只是误解。”

  “那么我想问问,你的气功大概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?”

  “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。”范建明解释道:“小的时候机缘巧合,遇到了一个修炼的道长,他教了我一些入门的功夫,多年来我一直潜心修炼,仅此而已。”

  “可我请来的几位专家说,我儿子和女儿的毛病,是你用气功治好的。准确地说,是你用气功次激了他们的大脑细胞,使他们大脑的细胞在短时间里非常活跃起来,你觉得这种情况能维持多长时间?”

  范建明无奈地笑道:“这个我真不清楚,昨天只是情急之下,看到大家都没办法,我的师父告诉我,有时候气功可以救人命的,所以我才想到要试试看。”

  “那么在昨天之前,你还用自己的气功救过谁?”

  范建明知道,戴维斯已经回过味来,现在是在试探自己,看看自己是否会对他有所隐瞒。

  “那就是在昨天更早的一点时间,我救过莉亚小姐。”

  “哦?”戴维斯没想到范建明直接承认了。

  戴维斯夫人这时问道:“这么说,你和莉亚早就认识?”

  “是的。”范建明解释道:“我这次来西方的第一天晚上,我的朋友,也是戴维斯先生朋友的女儿董明霞小姐,就被莉亚的人给劫走了。”

  戴维斯夫人恐怕真不知道这种事情,显得大吃一惊。

  “当然,”范建明解释道:“那个时候,莉亚小姐并不知情,因为她的大脑被黑暗主宰控制着,而我也不知道,所以一直都在找她,正好昨天碰见了。”

  戴维斯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  “后来我就上了她的车,我们甚至打起来了,然而奇怪的是,虽然她打不过我,但她的眼睛里充满着斗志,甚至好像没有疼痛感,我以为她是被什么药物控制住了,所以就用气功准备替她清醒头脑。”

  小戴维斯一直就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到这里之后,突然集中起精力。首发

  他很清楚,自己的情况和莉亚是一样的,就想知道范建明是如何替莉亚治疗的。

  范建明接着说道:“可当我摁住她的额头,朝她体内运功的时候,却发现她的手背上鼓出一块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。”

  戴维斯知道那是芯片,之前派人追踪莉亚的时候,他就得到过汇报,莉亚的芯片在手臂上。

  小戴维斯这时问了一句:“后来呢?”

  “我担心他的手臂上,是被人下了蛊。”

  戴维斯夫人问道:“什么是蛊?”

  小戴维斯解释道:“就像我们西方的巫术师或者巫婆施的巫术一样,在东方称之为蛊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范建明接着说道:“我立即又对那块鼓起的部分,运行了气功,结果那块鼓起的部分就这么消失了。”

  戴维斯一怔,心想:他的气功这么厉害,竞然能够溶解芯片?

  小戴维斯这时问道:“之后莉亚是不是就昏厥了?”

  “不错。”范建明解释道:“开始我还以为她是装的,但她很长时间不动弹,所以我就对她的大脑运行了气功,过了一会儿她就清醒,但却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,包括她劫走我朋友的事情,好像都一无所知。”

  戴维斯非常清楚芯片人的情况,所以他认为范建明说的完全真实。

  这样的话,范建明就完全掩盖住了去地下城堡,与黑暗主宰结成联盟的事实。

  “后来呢?”戴维斯问道。

  “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莉亚小姐说她要方便,我总不可能阻拦?”范建明微微一笑:“我让她去方便,而她从公厕里翻窗跑了,还在路边抢了一辆轿车,所以我就开着车,一直追到菲斯特酒吧。”

  后来的事就不用说了,戴维斯已经非常清楚。

  戴维斯却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,但当时你怎么不跟我说实话?”

  范建明耸了耸肩:“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你女儿,而且我也不确认她是不是能记得我。既然你没问,我又何必多事呢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