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本来还想跟他交流一下国内的事情,尤其是想向他介绍冯秋萍和陆雨欣母女的事,可看他一脸惊慌失措和急不可耐的样子,范建明只好笑了笑,转身和马丁出门。

  马丁笑了笑:“说实话,在许多移民西方的外国人称,你们东方人是最能适应环境,而且逆来顺受。对于整个西方社会的危害,算是最少的一个群体,但是只要西方出现问题,他们每一次都能遭到波及。”

  马丁说的是实话,范建明又能说什么呢?

  许多东方人为了获得西方的绿卡,因为在其他方面通不过,就谎称申请政冶避难,好像在国内受到什么迫害似的。

  而西方一些反对东方的势力,只要有申请政冶避难的东方人,闭着眼睛都能通过签证。

  这些人在东方本来混得还不错,可是到了西方之后根本就无用武之地。

  有的人在国内算是比较富裕的家庭,到了西方以后,不得不生活在最底层。

  问题这又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死不改悔不说,每次给国内写信的时候,又大肆吹嘘西方的生活,这就是所谓的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  如果他们说出在喜欢生活的事情,那亲朋好友和同事们岂不说他是个傻瓜,放着饭碗往粥碗里跳?

  所以他们即使生活得再不如意,再不容易,都要把西方说成是天堂一样。

  就像陆峰,像他这样一个三甲医院的专家,在江城这样的城市里,社会关系和人脉绝对不会差,出门走路恐怕都得昂首挺胸。

  可现在蜗居在西方这么一个小镇上,遇到搔乱遭到欺负,甚至都不敢报警,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。

  可只要谈到国内的事情,他还忍不住要吐槽。

  这让范建明想起在网上看到的一则新闻,一个来自东方的留学生,为了能在西方谋求一份好工作,作为东方留学生的代表,居然在她的毕业典礼上信口雌黄。

  她说,当她第一次踏上西方的国土时,感到这里的空气都是香甜的。

  她还说,她一直以为西方和东方的空气是一样的,但没想到一下飞机,完全惊讶了,因为这里的空气无比清新,于是立刻摘下口罩,大口地呼吸着这样的新鲜空气。

  她说她在东方,每次出门都要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恐怕空气中的细菌会让她生病,终于逃脱东方那座雾霾城市了,感到呼吸新鲜的空气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。

  这一番话语,让台下的西方人纷纷鼓掌,而东方留学生则是愤怒不已,甚至想要上台直接把她拽下来打一顿。

  毕竟是在学校发言,所以这些留学生忍住怒火,不过从她们的眼神中就能感受出愤怒了。

  但是她依然在台上说的津津乐道,觉得自己说得很正确,但其实不知道她的言论,已经触碰了很多东方人的底线。

  总之她在台上演讲的,大多数都是讽刺东方抬高西方的话语,说完以后还骄傲的看着台下的观众。

  她以为自己赢来台下所有西方人的掌声,就能够在西方开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。

  然而事与愿违,她在毕业典礼上发表了这篇“宏论”之后,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居然没有任何一家西方公司愿意聘用她,可谓是处处碰壁。

  其实这事也不难理解,一个连自己国家都不爱的人又能有什么前途,这是人品的问题。

  包括西方的企业,对人品的要求都是十分高的,除非是某些政客控制的企业,正常的企业,都不会用她这种投机分子。

  一个连国家都卖的人,你还能指望在关键的时候,她不会出卖你企业的利益吗?

  类似于这个女留学生和陆峰这样的人,不能说占的比例很大,但哪怕是有那么一小部分,对东方在世界的影响都有极大的伤害。

  毕竟东方这些年的成就举世瞩目,一些老牌发达国家羡慕嫉妒恨,总恨不得在鸡蛋里挑骨头,然而就有这些人,跪添着给人家送炮弹。

  除了怒其不争之外,范建明也只能哀其不幸了。

  范建明无奈地笑着对马丁说:“怎么说呢?其实生活在国内的东方人特别有骨气,特别有民族的自尊心,到了西方完全变了,而且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他们已经是你们西方人,作为警察,你们应该一视同仁。”

  马丁耸了耸肩:“我说兄弟,对此我可无能为力,别的不说,种族歧视在西方一直就存在,即便曾经有个黑人成为了最高长官,也改变不了这一现状。”

  范建明无奈地苦笑道。

  马丁这时拍着范建明的肩膀问道:“兄弟,你跟戴维斯先生究竟什么关系?之前在服装店的枪击案,以及这边的搔乱,他两次打电话给我,让我对你一路放行,不能有任何阻拦。”

  马丁当然知道戴维斯和范建明的关系,他之所以这么说,目的只是为了暗示范建明,他的一举一动完全在戴维斯的掌握之中,提醒他要特别注意而已。

  范建明心里有数,故意说道:“怎么?难道戴维斯先生没告诉你,我其实是国际刑警组织借来,配合你们警方侦破一起大案的吗?”

  马丁耸了耸肩:“这个我还真没听说,我只知道你被通缉,现在又取消了对你的通缉令,你现在还不回国,难道是因为那个大案还没破吗?”

  马丁这是暗示范建明,能够离开还是赶紧离开。

  范建明笑道:“也许吧。戴维斯先生给了我一张机票,明天离开这里的班机。不过这事我只跟你说,你可千万别跟任何人说。”

  范建明也是在暗示马丁,这件事他知道就行了,千万别跟瑞德联系,因为戴维斯正在监视自己,或许也监视了马丁和瑞德。

  马丁点了点头:“放心吧,如果连什么话该说和不该说都搞不清楚,我还能做探长吗?”

  “对了,我想问问,”范建明问道:“引发这次搔乱的头头叫什么?”

  “龙太郎,邻国裔帮会的头目,过去听命于纯子。据我所知,今天的搔乱还只是刚刚开始,或许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而东方裔将是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。”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.78zщ.cδм м.7:8zщ.cōм

  范建明问道:“哪里可以找到这个龙太郎?”

  马丁说道:“小银座娱乐大厦的地下室。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