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笑道:“没有关系,你先不说自己是谁,直接打电话给他们,然后发个定位,让他们直接下来。”

  大岛美惠问道:“让他们通过这个区域过来吗?”

  “这就是他们的事了,我们用不着操心。”

  “问题是我的手机号码他们不熟悉,会不会不接,或者……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范建明问道:“你记得纯子的手机号码吗?”

  “记得。”

  范建明把纯子的号码输入手机之后交给大岛美惠:“你现在用这个手机拨打他们的号码,显示的就是纯子的手机号。”

  “记住,你只让他们下来,别告诉他们你是谁,给他们留一个好奇感。”

  大岛美惠点了点头,立即拨通了小野的手机号。

  小野和石村正分别在大厦的楼层巡视,小野的手机响了,掏出来一看,吓了一跳。

  因为他的通讯录里保存了纯子的手机号,忽然看到显示是纯子的名字,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。首发

  他点开号码,忐忑不安地接听着,甚至都不敢开口先“喂”一声。

  大岛美惠直接说道:“小野,我现在在地下室的游泳池边上,放个定位给你,你马上下来一趟。”

  说话,大岛美惠立即挂了手机。

  “喂?喂——”

  小野懵了:是人是鬼,还是谁的恶作剧?

  一会大岛美惠给发了定位给他。

  他一看,还真是在地下室的游泳池边上。

  他知道那里的人不少,不管对方是谁,应该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。

  更重要的是,除了手机号码意外,大岛美惠的声音有点象纯子,又有点不像纯子。

  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朝地下室走去。

  他是在三楼,来到一楼的时候,恰好碰到了石村。

  石村刚刚接完电话,正看着大岛美惠给他发来的定位,抬眼看见了小野。

  “石村,”小野走到他的面前,环顾了一下四周才说:“我刚刚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从纯子的手机号码没打出的,她……”

  石村把手机递给小野一看:“是这个定位吗?”

  小野看过之后,立即点了点头,同时一点惊讶地问道:“你不感到奇怪吗?纯子已经死了,这手机号码……”

  石村也说道:“如果是打给你或者打给我的都好说,班会里就她对我们俩最好,怎么这个电话同时打给我们的?”

  两人面面相觑,细思极恐,不约而同地冒出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小野说道:“咱们跟她关系不错,就算成了鬼,她也不至于害我们吧?”

  石村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:“会不会是个圈套什么的?”

  “我也想过,问题是在我们的地盘上,是个圈套又怎么样?”

  石村也说道:“也是,我们最近什么都没干,就算有人针对帮会要下什么全套,也轮不到我们两个的头上吧?”

  “先不管,反正就在楼下,咱们先去看看。”

  说着,他们两个都掏出手枪,检查了一下子的,然后打开保险,提着手枪就下去了。

  他们是从正门下到地下室,所以走的路和范建明他们走的是一样的。

  等他们走进游泳池时,那几个在游泳的男女已经穿着衣服准备离开,看到他们提枪进来,一下子愣住了。

  他们赶紧又把枪放进口袋,非常礼貌地朝那些人笑了笑。

  那几个人回头看到门前站的范建明和大岛美惠,估计是要出什么事,赶紧搂着衣服朝包厢里面跑去。

  他们两个快接近范建明和大岛美惠时,小野拨了一下石村的手臂,示意他朝前看。

  其实石村一直盯着大岛美惠的背影,因为她的背影几乎和村子一模一样。

  而且她今天还穿着的是纯子最喜欢的职业装。

  范建明回头看到他们两个以后,拨了一下还在看视频的大岛美惠,大岛美惠一回头,吓得小野和石村干净拔出手枪,浑身哆嗦地对准大岛美惠。

  其实这不过只是条件反射,因为他们确认纯子已经死了,看到大岛美惠的瞬间,以为是见了鬼。

  大岛美惠一脸惊讶地问道:“小野君,石村君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  小野和石村很想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,但因为面部肌肉完全僵硬,实在是笑不出来。

  “纯……纯子小姐,”小野说道:“大哥在世时,我们都是他……他的好兄弟,他去世后,我……我们兄弟也是唯你命是从……”

  石村赶紧说道:“是呀,冤有头,债有主,你……要是有什么冤屈,可……不能找上我们兄弟呀!”

  大岛美惠笑了笑:“两位兄弟,你们觉得我像个死人吗?或者是你们想象中的——鬼?”

  小野和石村对视了一眼,浑身依旧发抖,两腿发软,不然他们早就拔腿跑了。

  大岛美惠用手一指范建明问道:“你们认识他吗?”

  “他……”

  两人想了一会儿,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范……”

  “不错,他就是之前被通缉的范建明,西海岸俱乐部惨案的那天晚上,我们一块死里逃生的,现在他的通缉令被撤销了,所以我们一块回来。”

  两个人似信非信。

  毕竟纯子死后,还是他们两当医院认领纯子的遗体,同时也是他们帮助操持火化的。

  可纯子现在却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。

 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那就是大岛美惠和纯子的声音有所差别。

  不过大岛美惠的嗓音,他们也不完全陌生。

  过去大岛美惠顶替纯子时,也是这种嗓音,当时别人也感到过不对,可她说身体不好,嗓子有问题也就对付了过去。

  所以说在小野和石村看来,眼前的这个纯子没什么不对,唯一不敢确认的,还是分不清她是人是鬼。

  范建明这时说道:“赶紧把枪收起来,村子小姐有事要跟你们说,如果她是鬼的话,我岂不也是鬼?如果我是人,她又怎么可能是鬼呢?”

  大岛美惠也笑道:“就算我做了鬼,也不会害你们两个兄弟的性命呀,而且我现在叫你们来,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请你们帮忙。”

  小野和石村才把手枪放进口袋,虽然朝范建明和大岛美惠走了过去,但还是下意识地尽量距离大岛美惠远一点。

  没有办法,这不是什么做贼心虚。

  毕竟绝大多数人对鬼的认知太缺乏知识了,总觉得只要是鬼,就能突然伸过手来掐住自己的脖子。

  那种感觉,先不说会不会被卡死,恐怕自己都能活活被吓死。

  纯子问了他们一句:“龙太郎今天搞了一个大行动,你们两个不知道吗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