敏姐坐在边上没吭声,不过之前她已经跟秦天聊过这事,秦天心里有数。

  “周总,”秦天说道:“正好范总也在,那我就实话实说,当初我们为什么能够合作,大家都心知肚明,这个时候你说要退出,说句不好听的,我只能说你们夫妻早就合伙好了,硬是要把我往死里坑呀?”最快~手机端:https://

  周亚萍叹了口气:“实在是对不起!现在我家的情况你也清楚,为过门的儿媳妇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死了,黄汉斌目前的状态又是那个样子,我提出三种方案,想和秦总商量一下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周亚萍解释道:“第一种,就是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的,我把目前的投资金额,以损失三分之一的代价退出。除了地价的六千万,后期我又投了两千万,一共是八千万。你只要退给我五千二百万,这块地就全部属于你。”

  “当初你对黄汉斌说过,只要他赔偿你两千五百万就够了,现在我们等于多填进去了三百万。”

  秦天笑道:“周总,此一时彼一时,如果之前你直接赔我两千五百万,也就没有现在这种事情,既然你已经投资,而我们集团的资金安排,已经到了五年以后,你让我从哪里调整资金?”

  周亚萍也笑道:“只要秦总想办法,我相信作为省城的首富,这点钱难不倒你,如果你有困难的话,那么我有第二套方案。”

  “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这五千二百万,算是我借给你的,你打张借条给我,等项目完工,你的资金回笼了百分之五十的时候,再还给我,而且不计算利息。”

  这一切都是在车上,范建明与周亚萍商量好的。

  单纯指借款这一项来说,周亚萍开出的条件是相当优惠的。

  与银行贷款的利率没法比,如果想在社会借款,江城的行情是月息三分,一年下来,光利息就要将近两百万。

  这个项目的建造,至少要两三年,资金回笼百分之五十,差不多是五年以后的事。

  就凭利息这一项,周亚萍已经损失一千万,再加上之前的三分之一股本的损失,周亚萍亏可将近四千万。

  这么大的亏损额,不是经过与范建明商量,周亚萍哪敢作这个主?

  秦天笑了笑:“你这只是一个方案的两种解决办法,算不上是两个方案。刚刚说了三种方案,那么另外还有一种呢?”

  周亚萍说道:“因为之前我们在协议种已经说好,如果双方某一方想转让股份的话,对方有优先权,所以我先征求你的意见,如果你没有这种意向的话,那我就转让给别人。”

  秦天笑道:“这块地差不多成了江城的地王,谁会要你转让的股份?”

  “那就是我的事了,反正我已经打算亏掉几千万,我想总会有人要的。”

  的确,做生意都是这样,只有错买的,没有错卖的。

  就好比街面上的门店一样,有人转让,就有人接手。

  东方从来不缺头铁的人,只是价格问题。

  而且秦天很清楚,一旦周亚萍铁心退出,他还会把价格压得更低,人家没进门就赚了几千万,只要财力雄厚的人,岂能不会动这个心思?

  秦天笑道:“今天在这里就咱们这几个人,我也不瞒着大家,自从买下了这块地之后,我个人,我的家庭,甚至是我们秦氏集团,可以说处处不顺。”

  “我的父母相继病倒了,我们集团在其他地方的投资,不是净亏,就是停滞不前。而我们工地上,接二连三出现了许多怪事,除掉陈会计的事之外,我摔了一跤不说,今天打桩机又出问题。”

  “而之前公司的员工,包括那些农民工,经常反映各种不适,我感觉这块地有问题。”

  周亚萍不解地问道:“我记得在拍这块地之前,听黄汉斌说过,你请过你们集团的风水大师过来看过?”

  秦天一摆手:“大师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毕竟那块地周围,各种小区都已建成,里面人气很旺,别的小区的人气,在一定程度上,掩盖了我们那块地的问题。”

  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前天又把风水大师请了过来,他就说了,动工之前很多东西没看出来,动工之后才发现,其实我们那块地不适合搞开发。”

  范建明早就知道,只是没有说而已。

  周亚萍一脸无奈地说道:“秦总,连你的风水大师都说了,那块地不适合搞开发,咱们再要投资下去,岂不是越陷越深,所有的钱都打了水漂吗?”

  秦天一瞪眼:“所以说,这个时候你不能单独逃跑呀!”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  “如果你真的能找到接手的,那把我的股也一并装让出去吧!”

  周亚萍苦笑道:“不瞒秦总说,我之所以准备亏本转让,多少还打着你的牌子,除了这块地本身亏本之外,别人也是看重能够与秦氏集团合作,才愿意接收我的股份,如果连你一块转让,谁还会接受?”

  秦天再次瞪大眼睛:“周总,那照你这么说,我可就是被坑定了?”

  “不是,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?”

  “我觉得没什么好商量的,要么大家一块转让,要么大家就死在一起!”

  周亚萍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其实风水这个事情,信则有,不信则无,我家里确实是出了大事,我觉得如果接手的人投入更多的财力物力,这个项目不一定会垮的。”

  秦天不屑地笑了笑:“周总,你是不清楚,敏姐可以作证。过去我在任何项目里,都不可能直接向施工队的包工头和农民工发脾气的。”

  “可现在不一样了,我只要走进工地就想发火,看见谁都想骂人,连敏姐都说我性情大变。说实话,我都觉得自己撞了邪。”

  “而且人多嘴杂,工地上接二连三发生许多怪事,别说现在没建成,我估计就算建筑完工了,房子都买不出去!”

  “我们能自救的,就是在这些事情还没在江城完全传开时,赶紧抽身离开,否则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