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父认识这个包工头,他是专门为浇筑混泥土是打震动的班组,他们这个班组一共只有八个人。

  他们的工作程序,是在楼面钉好模板,扎好钢筋,商砼站的商砼车把混泥土运来,通过天棒或者地棒,把混泥土浇筑到楼面,然后他们再用手动挡震动。

  正常情况下,工作的时候,其他工人都休息。

  而且工地上一般出现安全死亡事故后,只要安抚的好,事情不可能闹得这么大。

  看到现在整个售楼部围满了工人,大家都义愤填膺,这个包工头和死者的家属都下跪,说是要替他们主持公道,弄得方父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  他立即把包工头和死者的妻子扶起来,不解地问包工头:“你在工地上干了几十年,跟着我们方式集团,也干了将近十年了吧?”

  包工头点了点头。

  死者的妻子哭道:“我老公也在方氏集团干了十年。呜——”

  方父接着问道:“既然都是老人了,那你们也清楚,工地上出安全事故很正常,我们方氏集团从来没亏待过任何一个死者或者伤者。”

  “今天这事出了,虽然说方方面面都有问题,我们也很痛心,但你们应该相信,我们方氏集团一定会给你们有个交代的,你们这么闹是为什么?”

  恰好这时,范建明和董明霞赶到。

  方雅丹看到范建明来了,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,情不自禁地朝他身边走去。

  张国栋见状,耷拉着脑袋,站在原地一声不吭。

  死者的妻子一边哭着,一边指着张国栋:“呜——,方老板,我们都是老实人,如……果不是这位老总太过分,我们……那些工友们也不会……呜——”

  看到她泣不成声,范建明走过来,双手扶着她说道:“这位大姐,我看你太难过了,你先坐下吧。”

  说着,他把中年妇女扶到沙发上,转而又问包工头:“出事的时候,你在不在现场?”

  “在。”

  “那就请你把经过说一下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范建明转而又对方父说:“方总,你年龄大了,先坐一会儿,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。”

  方父看了范建明一眼,又用眼角的余光,瞟了一下张国栋,什么也没说,走到办公桌里面的椅子坐下。

  范建明这时才回过身来,听包工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  原来工地上有两栋楼同时在建造,按照工期的安排,昨天是一号楼浇混泥土,明天是二号楼浇混泥土。

  由于混凝土的面积过大,整个浇混泥土的过程需要二十四个小时,考虑到混泥土的强度,中间一般是不停的,所以他们班组的八个人,分成两班轮流打棒。

  张国栋到来之后,看到二号楼的钢筋全部扎好,没有必要等到明天,同时他也是为了表现自己,非要这个打棒的班组,提前一天把二号楼也浇完。

  这样的话,他觉得可以缩短工期,加快速度。

  但他没有考虑到,人家虽然是换班,但已经连续工作了二十四小时,如果再要继续工作二十四小时的话,肯定吃不消。

  但他却不管,非要别人加班。

  包工头已经提出,这样做容易出事,而且给商砼站报计划,至少要提前二十四小时。

  张国栋可不管那么多,他觉得自己初来乍到,如果不尽快做点成绩出来,怕方雅丹瞧不起他。

  同时他也是想尽快在这个项目上站稳脚,树立起自己的威信,逼着包工头让工人接着工作,否则,要么扣他们的工钱,要么辞退他们,另外去找一帮工人来。

  包工头和工人们一商量,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工作。

  高管们这时跟他提出,就算工人们同意了,商砼站那边恐怕也不行。

  他觉得高管们是故意给自己出难题,所以很想通过这件事情,把高管们都镇住。

  他亲自打电话给商砼站的老板,让他们必须发料,不然,下一次结账的时候,他就要扣押材料款。

  方氏集团这个项目,在县城里算是大项目,而且口碑极好,从来不欠任何材料商的账款。

  接到张国栋的电话之后,商砼站的老板临时开了一组线,确保他们项目混凝土的供应。

  同时为了了解现场情况,商砼站的老板也赶到了现场。

  恰好这是天空飘起了小雨,高管和包工头,甚至连商通站的老板都提出,如果施工已经开始就算了,趁着施工还没开始,天上又开始下起小雨,最好还是不要开工。

  因为雨天是不适合打混泥土的。

  一来有可能稀释混凝土的标号,二来雨水中的酸性,对混泥土也有较大的损害。

  还有更严重的问题,如果雨下大了,工程不得不半道上停下来的话,下次再要接着打,前后两次混泥土衔接的地方没有处理好,很容易造成工程质量的问题。

  其实人家说的都有道理,但张国栋觉得大家都是故意跟他抬杠,就是为了阻止他的这道命令的实施,当场发火:施工必须进行!

  大家迫于无奈,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做。

  不过张国栋也算是很能吃苦,别人都穿起了雨衣,他却在雨中被淋的透湿,一直站在楼面看着工人们施工。

  由于雨越下越大,高管和包工头再次提出暂时停工,张国栋坚决不同意,他甚至自己拿起棒,和工人们一起施工,弄得大家都不好再说什么。

 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,一根棒的线断了,死者过去接电线的时候,正好被电着了,整个人从十层高的楼面摔了下去。

  其实张国栋也知道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而且他很清楚,摔下去的工人肯定活不了,他立即掏出手机拨打120。

  看到自己的工友摔了下去,工人们都扔下手里的工具往楼下跑,他却制止大家。

  在他看来,摔到楼下的人有120处理,混凝土已经开始浇筑,这个时候突然停下,这一层楼就废掉了。

  但他没想过,本来工人们都疲劳至极,根本就不愿意继续工作,现在出事了,大家对他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,所以没有人搭理他。

  他跟着工人们一块下楼,120急救车来了之后,他跟工人们一块把死者抬上车,同时也安排了工程部的人跟着到医院去。

  这时雨停了,工人们都沉浸在悲痛之中,张国栋却又强迫工人们上楼工作。

  包工头也知道,大家工作不下去了,可混泥土打了十分之一,如果不处理好的话,这十分之一的工作量算是完全废了不说。

  浇筑好了的,必须重新打掉,重新编织钢筋,会有相当大的麻烦。

  包工头在劝说工人之后,转而又跟张国栋商量,施工时不能再进行下去了,现在就让工人们把现有的工作量完成好,留好下一次浇筑混泥土时的切面,等到明天再继续浇筑。

  张国栋不同意。

  因为除了楼面的损失之外,商砼那边的损失也是巨大的,人家制作好了的材料没有人要,就得废弃。⑦⑧中文全网更新最快 ωωω.⑦&㈧zω.cδм

  何况在张国栋看来,死了一个人已经损失了几十万,再要是造成更大的损失,他无法向方雅丹交差。

  更重要的是,如果今天的工程能顺利完成,他觉得还好说,如果现在停止施工,那他在这个项目上完全站不住脚。

  所以当着工人们的面,他直接威胁包工头,如果工人们不上去,他开除这些工人们不说,而且死者的一切费用,和楼面上的损失,全部由他们负责,从他们的工程款中扣除。

  这一下,工人们彻底爆发了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