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让包工头离开后,又问了一下洪斌,那些混混羞辱方雅丹的事,他是不是知道。

  洪斌把他来的情况说了一下。

  范建明明白,那些混混恐怕还没来得及动手,但方雅丹心里却憋着一股恶气,虽然已经被道歉,心里还是不痛快。

  范建明立即对洪斌说道:“那你给那些混混打电话,让他们过来赔礼道歉,一直到方总满意为止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洪斌正要打电话,方雅丹却制止了他,因为县里的领导就在隔壁的会议室,方雅丹不希望他们看到混混。

  范建明示意洪斌回头再说。

  这是项目的一个高管过来,说是县领导希望见见范建明,范建明二话不说,立即来到了会议室。

  县领导们非常客气,经方父介绍之后,县领导主动和范建明握手,同时开门见山,一脸诚恳地希望范建明,能够帮助县里发展经济。

  他们都很清楚,岷山、岷河两镇,完全是靠范建明带动起来的,而且谭小兵如果不是范建明,恐怕也不可能一步登天,成为开发区的区长。

  别看镇长和区长之间的级别相差不了多少,但重要的是在公务员的生涯中,有时要想升上一级,几乎要花费一生的努力。

  有时从副职到正职,别看只是半级,许多人一辈子也迈不过去。

  谭小兵从一个镇长,一跃成为开发区的区长,这对于绝大多数公务员来说,几乎就是奇迹。

  范建明与县里没有什么关系,但方氏集团在这里的项目,从完工到清盘,至少还要有个两三年的时间,以后仰仗县里支持的地方多的很。

  真是基于这种考虑,范建明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,对县里的领导表示,进入开发区的工业项目,是有一定的门槛。

  县里没有什么知名企业和品牌,要想进驻开发区有一定的困难。

  他建议县里开发一些绿色瓜果农产品,他可以在开发区里为县里的农产品,设定一个区域,用来扶植县里的农产品生产。

  县里领导一听,立即表示对范建民有种的感谢。

  对于他们而言,力推一两个企业到开发区去,就不如象范建明所说,在开发区里推广本县的农副产品。

  毕竟对于县里来说,农业才是支柱产业,也是扶贫攻坚的重点,只要农产品能够走出去,才有可能彻底改变全县的面貌,比扶植一两个企业不知强了多少百倍。

  县里的领导执意要请范建明吃午饭,范建明婉言谢绝,并表示,等到县里的农副产品推广区域建成之后,再请县里的领导到市里去吃饭。

  县里的领导们都清楚,范建明之所以一口答应,除了满满的家乡情怀之外,更重要的是希望县里对方氏集团这个项目大力支持。

  所以用不着范建明叮嘱,县领导主动表示,方氏集团这个项目,将会列为县里的重点保护项目,以后项目里有什么困难,可以直接给主管城建的副县长打电话。

  这种回报,是县里能够做出的最大的回报。

  方父听完之后,又高兴又感慨,心想: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自己在这个项目里投资了一两个亿,还不如范建明对县里的一句承诺。

  县领导离开之后,范建明让洪斌留下,听从方雅丹的安排。

  不过他知道方雅丹的脾气,私下叮嘱洪斌,依然是以保证方雅丹的人身安全为主,可以用一切办法,必须让混混当面给方雅丹道歉,但绝不能动武。

  因为整个事情的原罪是张国栋,而且警方和县领导都来到现场,这个事要是再闹大了,只会对整个项目不利。

  如果方雅丹非要洪斌动手才能解气的话,范建明让洪斌给自己打电话,到时候他会亲自劝说方雅丹的。

  交代完之后,范建明才向方氏父女告辞,和董明霞一起赶回市里。

  他们离开之后,方父单独把方雅丹叫进办公室。

  没等父亲开口,方雅丹首先道歉:“对不起!爸爸,在没跟你商量的情况下,我直接把张国栋叫过来,险些酿成不可收拾的局面,我现在就叫他滚蛋!”

  方父叹了口气:“这个不怪你,就算你跟我商量了,我也会同意的。还是那句话,你年纪不小了,现在首要的任务,就是要成一个家。”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方雅丹摇头道:“别的我不说,刚刚在办公室里,那群混混要羞辱我,张国栋坐在角落里居然一声不吭,要不是范建明及时把洪斌调过来,我这辈子都没脸再见人了!”

  “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什么什么打算?先让他走人再说!”

  方父再次叹了一口气:“现在我才真正明白,范建明所以成功,并不仅仅是因为钱多,他为人处事,尤其是处理这种突发性事件,显得特别老道,可以说有礼有节,不卑不亢。”

  “方方面面考虑的非常仔细,尤其是处理的结果,既让对方满意,还能让对方知道,我们之所以这么做,并不是迫于任何方面的压力,只是我们集团就是个良心企业。”

  “这种理念恐怕大多数人都会想得到,但在实际运作过程中,尤其是刚刚几百人围攻的情况下,很难有人像他处理的这么有条不紊。”

  “后来跟县里的领导交谈,他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集团,但却不明说,县里的领导当然心领神会,我们这个项目现在是县里的重点保护项目,以后建设起来会更加顺利,至少各个部门不会再人为地被给我们设置障碍。”

  听到父亲对范建明的不吝赞扬,方雅丹的心情一下好多了,脸上也微微泛起了红晕。

  这一点当然逃不过方父的眼睛。

  方父很清楚,范建明能在出事后第一时间赶到,并且主动承担责任,硬说这个项目是跟他合作的,如果不是和方雅丹有特殊的关系,他怎么可能会背这种锅?

  方父摇了摇头,甚至不忍看方雅丹的眼睛,而是把目光投向窗外,不无感慨地说道:“可惜呀,天下只有一个范建明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