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01号,塔台指挥呼叫,怎么了?”

  “报告长官,01号已经从监视器上消失。”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“Mygod(上帝),怎么可能?”指挥官立即呼叫:“02号,你们那里究竟出了什么事?请立即回答!”

  “报告长官,02号已经从监视器上消失。”

  “Mygod……”指挥官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:“怎么回事,小小的N国,四架战斗机……赶紧接通首府,我要向总部……不,给我直接接通最高长官!”

  在N国的首府,人们亲眼目睹世界空战史上,最不可思议地一幕:

  02号飞机在掉头向01号发射一枚空对空导弹之后,立即滑出一道弧线,然后直接朝军阀部队的阵地上一头栽下去。

  轰隆隆——

  要知道,02号飞机上挂满了各种导弹,一连串剧烈的爆炸,不仅在地面炸出直径近一百米的大坑,而且掀翻了十多辆战车,至少造成五六百军阀士兵的伤亡。

  就在军阀部队的阵地乱作一团的时候,范建明驾驶着直升飞机,来到了他们的头顶,用扩音器对下面喊道:“下面的士兵们注意了,我是东方狂龙范建明,请你们务必待在原地别动,不然,你们所面临的不再是一场战斗,而是一场血腥的屠杀。”

  “东方狂龙?”N国的军阀军队士兵们,惊恐万状地看着直升飞机。

  S国军阀士兵们脸色惨白,却不忘怼N国军阀士兵:“现在知道他有多厉害了吧?”

  军阀部队的指挥官们看着直升飞机一脸蒙圈,没有一个人想到要下达射击命令。

  “报告长官,”一个士兵报告道:“我们的后方发现大量部队!”

  军官们立即拿起望远镜,看到后面出现了几十辆战车,所有士兵都进入了临战状态,虽然他们都没有领章和帽徽,但一眼就能看出来,他们是S国的士兵。

  前面有殊死抵抗的N国士兵,后面有虎视眈眈的S国部队,天上还有个东方狂魔。

  军阀联军的司令官立即下命令:“命令部队原地待命,不要轻举妄动!”

  范建明又飞到了雇佣兵军团的上空,通过扩音器喊道:“皮尔斯,让你的人老实呆在原地,或者到你的后方,去找惠灵顿喝顿酒,如果轻举妄动的话,我只好让你的人给四架战斗机陪葬。”

  皮尔斯立即拿起望远镜,看到后方出现了S国的雇佣军,忍不住啐了一口:“见鬼!”

  由于刚刚的空战太过神奇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的空中,包括军阀部队的官兵,都没发现身后已经出现了敌人的部队。

  皮尔斯对着直升飞机喊道:“范建明,我和我的人总不能坐以待毙吧?”

  他的话音刚落,耳边却传来范建明的声音:“就你这条贱命,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取走。我是给你面子,老实呆着!”

  皮尔斯一惊,回头一看,哪有范建明的影子。

  这种情况上次在W国,范建明从W国警方手里交接红通罪犯时,已经出现过一次。

  皮尔斯吓得不敢吭声,眼睁睁地看着范建明的飞机离开后,赶紧把刚刚发生的一切,向索菲亚进行了汇报。

  索菲亚虽然知道范建明的厉害,但不知道范建明居然厉害的,可以驾驶直升飞机,把世界上最先进的第五代战机给轰下来,立即向西情局总部汇报。

  这场空战的结果,所有人都认为,范建明就是神,03号、04号飞行员完全被范建明给震慑住了,所有只能在那里等死。

  而02号飞行员完全是被吓傻,神经已经错乱,所以才会向自己的同伴发射导弹,然后自己一头栽下去了。

  其实谁都不清楚,范建明在与03、04号对峙的瞬间,立即封印住了他们的意识,所以他们只有等死的份。

  之后02号飞行员的意识被范建明控制住,才上演了一幕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,空战史上的奇葩悲剧。

  航空母舰上的指挥官,接通了最高长官的电话后,非常愧疚地报告,一个隐形战斗机中队,莫名其妙地在N国首府的上空消失,他请求再次派一个中队起飞。

  此时最高长官已经接到西情局局长的汇报,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,而且也知道驾驶直升飞机的是范建明。

  在西方的时候,赤手空拳的范建明,就已经让两架战斗机灰飞烟灭,何况他现在还有一架直升飞机?

  最高长官也没有跟航空母舰上的指挥官废话,就是让他原地待命。

  最高长官立即拨打了艾琳娜的电话,询问她与范建明联系的怎么样了。

  艾琳娜还蒙在鼓里,告诉最高长官,她已经约好范建明在西方见面。

  最高长官冷声道:“你被耍了,他刚刚在N国首府的上空,击落了四架我们的隐形战斗机!”

  艾琳娜二话没说,立即打电话给范建明。

  最高长官放下电话之后,立即打电话询问乔丹,李倩倩率领的考察团在哪里?

  乔丹告诉他,现在正在西海岸俱乐部。

  最高长官立即给戴维斯打电话,让他把考察团接到海滨别墅去,最高长官要与他们见面。

  最高长官太清楚范建明的能力了,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去见李倩倩,目的有两个,一是通过李倩倩转告范建明,她这次来到西方,受到的最高长官的最高礼遇。

  二来也是向范建明传递一个信息:不管怎么说,你的妻子在西方,在我的手里,我可以对她客客气气,也可以对她毫不客气。

  最高长官所做的一切,可以说是先礼后兵,就看范建明如何选择了。

  范建明的直升飞机,落在N国首府最高长官官邸的废墟上时,激动和兴奋之余,N国的最高长官朝飞机跑去时,连摔了几跤,可以说是连滚带爬地跑到机舱门口迎接范建明。

  尽管他浑身灰尘,满脸污垢,但并不觉得有失身份。

  毕竟范建明不仅仅是他的救命恩人,也是他的政府和N国人民的救星。

  在这个时刻,他觉得真诚相待,远比虚伪的外交礼节来的更真实。

  他甚至想过,年轻气盛的范建明在见到自己时,恐怕一定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。

  可那又怎么样?

  他拯救了N国,即便在高傲无比,目中无人,也是应该的。

  没想到的是,范建明走下飞机时,却朝他深深鞠了一躬:“最高长官先生,在下范建明,奉……”
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最高长官已经热泪盈眶,直接扑上去,紧紧拥抱范建明。

  “恩人,恩人呀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