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国在一线指挥的将军们,看到这种情况,不由得暗自感叹:怪不得这主有东方狂魔的称号,幸亏不是我们的敌人,否则……

  听到范建明在飞机上喊了一句,不管是雇佣兵还是军阀的部队,都不敢动弹,同时又接到了最高长官的电话,将军们立即驱车来到最高长官的官邸。

  官邸已经成了废墟,最高长官觉得在地下掩体接待范建明不像话,立即让手下的将军找一处还算完整的宾馆,这才和一群将军,带着范建明赶了过去。

  一些守卫在官邸附近的士兵,还有刚刚目睹空战的市民们,自发走到街上,站在道路的两边,向车队鼓掌致敬。

  如果不是大敌当前,这些老百姓里可能有间谍和特工混杂,最高长官肯定会与范建明并肩走在大街上,接受大家的欢呼。

  他们来到宾馆之后,最高长官以最快的速度清洗了一下自己,然后换了一套军装,才来到会议室。

  首先全体起立,向范建明行了一个军礼,然后热烈地鼓掌。

  范建明一如既往地谦卑。

  他知道一个人在被欺负的时候,如果能够得到旁人的尊重,那将是令人终身难忘的,更别说一个国家。

  虽然范建明刚刚几乎可以说是拯救了N国,至少可以说是拯救的N国首府和他们的现政府。

  但在场的将军们和之前的最高长官一样,春风得意的范建明,绝对不会把他们翻在眼里。

  就算是出于外交的礼貌,恐怕骨子里也是满满的不屑和傲慢。

  然而出乎大家预料的是,范建明非常谦卑,不断地向大家鞠躬表示感谢。

  等到大家的掌声停下来之后,范建明非常真诚地说道:“最高长官阁下,以及各位尊敬的将军,不管是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军人,我对贵国的将士,在各位的领导下,面对侵略者的殊死抗争,感到万分钦佩。”

  “你们不仅仅保卫了自己的祖国,同时也是在非洲大陆,树立起了一个抵抗外国侵略的典范。”

  “当年的你们,赶走了残酷的殖民者,为自己的祖国迎来了独立和解放。今天的你们,再次用劣质的武器,和沸腾的血肉之躯,为捍卫祖国主权的完整而战,全世界爱好和平和正义的人,都会铭记你们立下的不朽功勋!”

  这种话,如果是他们自己说出来,就显得太平常和自吹自擂了。

  但从一个外国人的嘴里说出来,尤其是刚刚拯救他们于灭顶灾难的,范建明的嘴里说出来,让他们热血沸腾。

  有些将军眼眶红润了。

  有些将军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。

  毫不讳言,这些将军在国家政权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都能坚持在一线作战,说明他们都是铁骨铮铮,都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和军人。

  可听到范建明发自内心的赞誉之后,他们都忍不住泪奔了。

  范建明接着说道:“在国际上,有一首著名的,为被压迫者歌唱的歌曲,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也不靠神仙皇帝,要创造人类的奇迹,全靠我们自己!”

  “我非常感谢大家刚刚对我的礼遇,但我想要说的事情,能够拯救N国的不是我,也不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友好邻邦,能够拯救N国的只有你们。”

  “如果不是在最高长官阁下的率领下,各位将军冒着生命危险拼死一战,在强大的支援也是枉然。”

  “所以我建议,我们应该把最热烈的掌声,献给最高长官阁下,同时也献给在场的各位将军自己。”

  说完,范建明带头鼓掌。

  将军们的掌声更加热烈。

  最高长官也是热泪盈眶,使劲鼓掌之后,伸手拽着范建明坐下,突然泣不成声。

  这一刻,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在一个外国人面前,最高长官的悲喜交加,有损于国格人格。

  因为范建明刚刚的一句话,已经彻底打动,甚至可以说征服了大家,在场的人都把范建明当成了自己的人。

  其实不仅仅是最高长官,在场所有的将军都掏出了手绢,不停地擦拭着眼泪。

  在国家和政权处于最危难关头,面临毁灭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只有范建明率领s国的军队赶来支援。

  什么叫患难见真情?

  什么叫真正的全天候朋友?

  面对这样的朋友,他们还用得着掩饰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吗?

  面对这种场面,范建明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默默地低下头,等待着他们调整自己的情绪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最高长官似乎意识到,战争还没有结束,西方的航母还在公海上,首府的外围依然是雇佣兵军团和军阀部队。

  他擦干了眼泪,立即询问范建明:“范将军,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  他称范建明将军,也算是一种尊称,虽然范建明没有穿军装,但他刚刚却是独自驾驶着直升飞机,一下子击落了四架敌人的战机,是个名副其实的军人。

  对于任何一个军人,称之为将军,都是最高规格的尊重了。

  范建明立即拿出阿鲁加写的纸条,递给了最高长官。

  最高长官看完之后,又让各位将军传阅了一遍,最后认真地收藏起纸条,对范建明说道:“阿鲁加先生不仅是我的朋友,也是我国人民的朋友,他能够把整个国家的大事交给你,足以证明他对你的信任。”

  “今天你的到来,已经把我们国家从悬崖边上拽了回来,我想在座各位将军和我一样,都将会非常尊重你的意见。”

  “谢谢!”范建明点了点头,说道:“想必大家也清楚,在近几十年来,西方从来没有放弃,在全世界各地进行各种挑衅,而且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。”

  “今天大家也看到了,除了背后支持军阀部队和雇佣军团,他们已经开始动用正规军,像今天出现的这种飞机,别说他们全国了,就是在公海上的那艘航母编队里,至少也有上百架。”

  “我们也许可以对付地面的雇佣兵军团和军阀部队,但想对付海上和空中的他们,甚至有可能出现的空降兵部队,恐怕就不是有一点难度的问题。”

  “我不是在说泄气的话,一旦全面与西方开战,即便我们S国和N国,举两国之力联合起来,也无异于以卵击石,几乎没有任何胜算。”

  在场的人都清楚,范建明并非危言耸听,他说的完全是事实。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而且在场的将军们,都是经历过几天的血战,不像s国的那些将军们,还有点纸上谈兵。

  他们确实领略到了雇佣兵军团的作战能力,以及军阀部队先进的武器装备,如果接下来再去面对西方正规军,别说是什么胜算,恐怕连面对他们的勇气都没有。

  所以大家都没吭声。

  最高长官恳切地问道:“范将军,你的意思,是不是让我们接受有条件的投降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