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雅丹刚想问李倩倩,李倩倩笑了笑,悠然用隔空传音对她说道:“早就交给了你内丹术,没好好运行吧?这叫隔空传话,也叫千里传音,你要是把内丹术运行好了,远远不止这一点本事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方雅丹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,心想:别说是内丹术了,我特么连个俯视呼吸都憋不住。

  妈蛋的,天下好像就没有一件事是容易的。

  这又让她想起了范建明这两次跟她办事时,都没有最后一哆嗦,而且还对她说过,除非她会运行内丹术。

  吃完午饭之后,方雅丹把吴文丽拉到边上问道:“吴总,最近你跟范建明在一起时,他是不是都没有最后一哆嗦呀?”

  吴文丽一脸愕然地摇头道:“没有呀!”

  “死犯贱,居然骗姐,看姐回头怎么收拾你!”

  吴文丽扑哧一笑:“方总,你想多了,我是告诉你,我很久没有跟他在一起了。”

  “切,骗鬼呢?”

  吴文丽看到范建明没有跟方雅丹说实话,估计是为了照顾陈玲玲的名声。

  犹豫了一会儿,吴文丽说道:“真的,你也不是没看到,上次你我和李倩倩在一起的时候,我就拒绝加入你们的游戏,既然我已经答应了秦天,也该收收心了。”

  “至于说到他最后没有一哆嗦,我估计是另有隐情。”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“麻卖比!”方雅丹碎了一口:“该不是李倩倩使诈,这边跟我们说,谁先怀上范建明的孩子谁做新娘,那边却让范建明憋着,让他白玩呀?”

  吴文丽摇了摇头:“李倩倩不是那种人,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,我觉得她好像知道了些什么。”

  方雅丹不解的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呀,她知道什么?”

  吴文丽解释道:“你我都不只有范建明一个男人,你不觉得他与别的男人不同之处,简直太过神奇了吗?”

  “再者说了,通过这次的考察,关于他的故事,你觉得这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吗?”

  方雅丹不耐烦地说道:“哎呀,有话直说,别绕圈子,你这是要急死我呀?”

  吴文丽说道:“我总感觉,范建明有异于常人,先不说他是什么神仙,至少他一定是具备了强大的特异功能,她的种子,恐怕不是普通女人能怀得住的。”

  方雅丹一怔,眨巴着眼睛看着吴文丽。

  吴文丽继续说道:“还记得你跟我提起的内丹术吗?这个内丹术是李倩倩教你的吧?”

  方雅丹点了点头。

  吴文丽继续说道:“当初李倩倩住院,说是查到了先天性的心脏病和癫痫,我估计就是怀上了范建明的种子,自己身体受不住。”

  “她倒是说那是她跟范建明的第一次,你也不想想,那个时候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两个月了,以范建明这么强大的力量,身边睡着一个美丽的妻子,他能憋住两个月不碰吗?”

  方雅丹想想也有道理:“你的意思是说,李倩倩当时就是怀不住范建明的种,所以犯病了?后来范建明教了她内丹术,所以现在正常?”

  吴文丽点了点头:“你应该问过范建明,为什么没有最后一哆嗦?他一定也问过你,是不是运行会了内丹术?”

  方雅丹拼命点头道:“不错,不错,看来你的怀疑是对的。对了,你运行内丹术的情况怎么样?”

  吴文丽摇头道:“没感觉,开始几天因为新鲜,还可以,可练了一段时间后就忘记了,尤其是腹式呼吸,越憋越让人受不了。”

  方雅丹也是这种感受,所以她相信吴文丽没有骗自己,不过对于是不是不运行内丹术,就一定怀不住范建明孩子这件事,她还是持怀疑态度。

  她打算见了范建明的面之后,亲自问问他。

  不过此时此刻的方雅丹,心里也乱得很。

  原本因为看到李倩倩头上的光环太耀眼,觉得自己接下来就算怀上范建明的孩子,而且李倩倩说话也算数,自己真的能够成为范建明的新娘,恐怕这一次参加考察团的同学和朋友们,只会把自己当成一个笑话。

  正因为如此,她才在冲动之余,接受了张国栋的求婚。

  至于是像吴文丽对待秦天的态度一样,一心一意跟张国栋过一辈子,还是表面上嫁给张国栋,背地里却与范建明保持长久的晴人关系。

  又或者是嫁给张国栋之前,怀上范建明的孩子,让张国栋做一辈子的背锅侠……

  总而言之,方雅丹的大脑里乱成一团浆糊,自己都不清楚该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。

  而她现在要探寻内丹术与范建明种子之间的关系,并不是一定想怀上范建明的孩子,只是出于一种好奇罢了。

  方雅丹甚至好奇,如果真像吴文丽所说,怀上范建明的孩子还要会内丹术,那将来李倩倩和范建明的孩子,一出生岂不是就天下无敌?

  天下做父母的,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基因强大。

  正因为如此,方雅丹暗中决定,无论如何,这辈子一定要怀一个属于她和范建明的孩子。

  想到这里,她又开始呼吸呼吸,然而还没有呼吸两三次,她又憋不住了。

  居然啐了一口:“去死吧,死犯贱!”

  范建明正在饭厅里,刚刚举起酒杯,准备和奥德莉、莉亚碰杯,却发现一辆直升飞机落在了门前的停车场上。

  范建明一看,那是阿鲁加的专机。

  范建明微微一笑,对奥德莉说道:“看来我们这位最高长官先生是个急脾气,一天都等不了了,巴不得现在就把你接回去。”

  奥德莉嘴角微扬:“越是如此,我还越要吊足他的胃口,不然,他就不会把我这个西方的寡妇当回事了。”

  阿鲁加急匆匆的从飞机上下来,脸色非常不好看。

  当他看到范建明他们三个坐在那里,莉亚和范建明坐在一起,奥德莉坐在他们俩对面时,脸色立即缓和了许多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