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玛接着说道:“不瞒父亲大人,范执行官的出现,让我看到了希望,不仅仅是自己的前途,甚至是国家的未来。”

  “我很清楚,当我关注他每一条消息都欣喜若狂的时候,父亲打人一定认为我喜欢他,并且非他不嫁,其实是你太不了解我了。”

  “范执行官是东方人,对东方的崛起有着深刻的认识,再加上他是个公正和善良的人,而且敢于担当,所以我相信他一定会参照东方的发展,为我们指明发展的方向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私心,就像他的祖国一样,只是想建立起全人类的命运共同体,并不是像西方那样,一心想着无休止的掠夺。”

  “作为一个外国人,范执行官都愿意沉下心来,为我的祖国出谋划策,作为N国人,作为你的女儿,我还有什么理由推辞呢?”

  最高长官欣慰地点了点头,他越发觉得自己不惜一切代价,竭尽全力的挽留范建明是对的。

  范建明的形象,在N国已经深入人心,由他从中间做过度,把N国的未来交给诺玛的手上,远比由他自己传给女儿更有说服力。

  诺玛接着说道:“况且范执行官所要成立的建设部,根本不像你所想象的那样,是个可有可无的部门。”

  “只要内战不再爆发,没有外部敌对势力入侵,我们国家将来的重点,主要是两个方面,一个是空前绝后的全国性的重建,或者说是新建,另一个就是贸易,一是对外贸易,一是对内商贸。”

  “对于我们这样刚刚准备引进市场经济的国家而言,建筑开发和商业贸易,可以说是整个国家经济流通的命脉,其权力的空间和滋生腐败的可能性,可以说大到了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。”

  “毫不夸张的说,现在的这个建设部,以及将来的贸易部,如果所用非人的话,这些部门的工作人员,一夜之间就能富可敌国,而且得到的全是不义之财。”

  最高长官吓了一跳,瞪大眼睛看着诺玛:“有这么严重吗?如果问题这么大,那干脆就不要成立这两个部得了!”

  诺玛笑道:“这就是思想意识问题,也就是开放与保守的分界线。开放者觉得问题并不可怕,有问题加以解决就行了。保守者则通常喜欢因噎废食,因为怕撑死不敢吃饭,因为怕撞死不敢上路,所以我们国家一直就这么落后。”

  “别人国家经常发生空难,我们国家当然好,连正常的航班都没有。别人国家桥梁经常锻炼,火车冲出轨道,我们国家级没有火车,也没有桥梁,根本用不着担心这一切。”

  “别人国家在讨论转基因和非转基因,在讨论绿色产品和非绿色产品,甚至在讨论哪些东西含有人体需要的元素更多,而这一切我们国家都不需要,因为我们绝大多数老百姓,只想着填饱肚子,连那些东西看都没看过。”

  “刚刚你没看见吗?我们很多女性公民,拿着东方送来的油菜花,插在头发里当装饰品,拉着他们送来的南瓜、地瓜当水果。”

  “如果按照你刚刚的那种说法,咱们用不着接受他们的捐赠,将来也用不着跟他们展开这种贸易,那我们的人民也就不会出这个洋相了。”

  最高长官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对现在这个建设大臣很满意?”

  诺玛说道:“不仅仅是满意,甚至有些诚惶诚恐,因为我将要面对的事情太大太多也太复杂,而我们国家建设这一块是空白,各方面的人才都缺乏,我真的担心自己做不下来。”

  “个人的荣辱耻辱倒无所谓,如果建设部的工作没抓好,很有可能造成范执行官的改革不是毁于一旦,就是胎死腹中,那我可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,简直就成了阻止国家发展的千古罪人!”

  最高长官真没想到,自己女儿居然能有这种高度,她的想法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,却与范建明交给她的这项工作的初衷相当契合。

  最高长官立即把范建明的话,仔仔细细地跟诺玛复述了一遍,最后感叹道:“我还以为你会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,没想到你们心有灵犀一点通,太清楚建设部这个部门的重要性了。”

  诺玛解释道:“其实就先进的国家而言,建设部也不一定就多么重要,也没有哪个国家置建设部与其他部门之上,只不过我们国家现阶段的特殊性,给予了建设部以特殊的使命和相当的权力。”

  “我只清楚他想顺利搞好国家的重建,尽可能的杜绝腐败的滋生,必须要成立这么个建设部,过不了多久,他一定还会提议成立对内对外贸易部,而且这两个部门在现阶段,一定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部门。”

  “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用心,希望将来所有的新部门,都是从建设部分化出去的,他这是在力推我的同时,还想办法为我培养一大批拥趸者和人才,真是用心良苦呀!”首发

  最高长官点头道:“不错,范执行官不愧是东方人,继承了祖先的聪明才智,他的这一举动充满着智慧。”

  “在尽力让你体现出自己能力的同时,又为你培养了一大批拥护者,将来你继承我的职务完全是水到渠成,远比我直接任命你继承我的位置,更具有说服力,也更让全国人民心悦诚服!”

  诺玛笑道:“父亲大人,你别把我想得太狭隘,我真心不想继承你的位置,我只是想自己的祖国越来越强大。如果你真的到了退位的那一天,就算我继承了你的位置,我也会引进民主选举制度,不会让整个国家,一直掌握在我们的手里。”

  最高长官吃了一惊,一脸愕然地看着诺玛:“孩子,我现在所做的一切,爆款不惜一切代价留住范执行官,就是为你将来铺路,让N国永远掌握在我们家族,至少是我们部落人的手里呀!”

  诺玛笑道:“我在东方学过了一句至理名言,世界潮流,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”

  “随着我们国家的高速发展,人们的见识也会普遍提高,各种思想都会进入,甚至是渗透在国民的大脑中,在这种情况下,你还想保持传统的传位制度,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性。”

  “再加上N国年轻一代的成长,大家对部落意识会越来越淡漠,心里只会装着整个民族和国家,如果你还想墨守成规,注定要被历史所淘汰。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