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就是新老观念之间的冲突,好在说这话的是诺玛,换成别人,说不定又会引发一场命案。

  然而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。

  最高长官的局限,在于他想固守传统,诺玛的局限,在于她想摒弃N国固有的一切。

  其实诺玛还没有完全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,将来她要是主政N国,首先就要实行议会制或者人民制度,彻底把人民从传统的思想观念中解脱出来。

  在目前,不管是S国还是N国,甚至包括W国,普通老百姓依然觉得自己属于部落酋长的私人“财产”,整个国家都是最高长官的私产。

  虽然这三国早就脱离了奴隶社会,但因为是全世界最不发达的地区,虽然赶走了殖民者,但社会的现状是,国家依然处于农耕时代。

  人们的思想停留在奴隶社会,整个国家的意识形态,类似于封建社会,在这里不管选择走东方的道路还是西方的道理,不管是国力和人们的思想观念,都势必遇到空前绝后的阻力。

  即便是西方势力已经渗透的W国,他们的社会形态并没有得到本质上的改变。从另一个侧面也暴露除了西方的本质。

  他们口头上推行西方式的自由民主,其实就是个幌子,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扶植亲自己的政权,然后开始肆无忌惮地疯狂掠夺。

  一旦他们这个目的达到了,才不管你们实行什么制度,甚至希望你们回到原始社会才好,那样的话,他们的企业在这里就没有任何的竞争者。

  近几十年来西方的行为有目共睹,世人皆知,当他们以独裁和专制推翻一个国家的政府后,建立起来的,只是之前反对派的新的独裁和专制,哪里有什么自由民主可言?更别说发展国民经济了。

  如果允许你发展,那么西方吃什么?

  诺玛在国外呆了将近十多年,东、西方和欧洲都去过,在她看来,N国只能选择走东方的道路才能迅速崛起。

  因为N国不可能用坚船利炮去侵略他国,只能求助于东方,争取赶上东方一代一路的末班车,享受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带来的红利,走和平崛起的道路。

  何况老天在N国生死存亡之际,给他们送来了范建明,在诺玛看来,这真是天佑N国!

  只要N国发展了,崛起了,她觉得哪怕是本家族甚至是本部落失去了往日的光辉又何妨?

  这就是诺玛之所以愿意留在N国最根本的原因,而恰恰是这个原因,正好与最高长官的观念发生了激烈的冲突。

  最高长官首先要保证自己家族的利益,其次是本部落的利益,最后才是国家的利益。

  如国家飞速发展,但却让他的部落和家族退出历史舞台相比,他宁愿国家继续贫穷落后,只要仍由他的家族和部落主宰着这个国家就好。

  所以跟女儿的交流之后,最高长官喜忧参半,甚至忧大于喜。

  他很清楚,自己无论如何说服不了女儿,只能求助于范建明。

  最高长官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既然你已经答应了范执行官,那你现在赶紧回家,好好地构思和设计一下未来的建设,我说的不仅仅是办公大楼,还有运行模式,千万别让范执行官失望!”

  诺玛点了点头:“这是必须的,不过从现在开始,我不能待在家里,要不这样吧,反正范执行官居住的宾馆,本来就是政府运营的,现在就此关闭。”

  “我在宾馆里选一套房子作为办公室,然后挂牌进行工作,这样的话,也有利于今后我与范执行官直接沟通和交流。”

  最高长官现在没心思管这些,他最紧迫的事情,就是要找范建明好好沟通一下。

  “没问题,你怎么想就怎么干,反正范执行官已经发了话,需要钱直接找财政大臣,希望其他部门配合的话,直接找内政大臣。”

  诺玛笑着补充了一句:“如果需要新的部门,我就在建设部里设立相关的机构?”

  “没问题,不管范执行官和我,都会绝对支持你的!”

  诺玛提着自己的箱子离开后,最高长官迫不及待地来到了范建明的办公室。

  范建明一直也没闲着,其实他一直等待着S国那边的消息,尤其是希望阿鲁加能给他打电话。

  但他等了很久,不仅仅是阿鲁加,甚至连奥德莉也没有给他打电话。

  他想,或者事态并没有那么严重。

  如果事态真的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就算阿鲁加不会打电话,恐怕奥德莉也会打过来的。

  焦急的等待中,倒是高赛中给他打来电话,告诉他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当阿鲁加通过电台象全国播送了他要迎娶奥德莉的消息后,一夜之间,S国的民众纷纷涌向街头。

  高赛中甚至怀疑有幕后的黑手在操纵这一切,所以向范建明汇报这一情况,询问需不需要把自己的人组织起来,随时准备支援阿鲁加?

  范建明的回答是,让他们做好一切的准备,但仅仅只是为了保护矿区的安全,至于民众示威的事情,绝对不能插手,一切等候自己的命令。

  刚刚挂上与高赛中的电话,惠灵顿的电话又打进来了,他接到西情局的命令,让他立即赶到S国去,密切关注当前的形式发展。

  一旦有需要,一定要设法把这一事件,引向西方政府希望发展的轨道上去。

  作为西情局驻非洲总部的局长,这是惠灵顿的职责所在。

  范建明没有制止他,只是告诫他,执行上级的命令,维护西方的利益可以理解,但不希望他怂恿无知的年轻人使用暴力方式。

  “惠灵顿,”范建明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一起在S国呆了多年,那里的人民勤劳善良,对于你这个前西方的雇佣兵也很宽容,希望你不要亲手制造流血事件。”

  “放心吧,老板,”惠灵顿说道:“我也是职责使然,但我绝不会让无辜的S国人民流血牺牲。”⑦⑧中文全网更新最快 ωωω.⑦&㈧zω.cδм

  虽然范建明清楚,惠灵顿只是西情局的一颗棋子,他决定不了整个事件的走向,但只要他还有一点良知,就算是执行上级的命令,也可以尽量避免流血事件的发生。

  至少可以把整个世界,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。

  与惠灵顿的通话刚刚完毕,农烈的电话又打了进来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