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建明掏出手机一看,居然是奥德莉打来的。

  范建明看了一下时间,刚刚晚上九点多,这才东西方都不会觉得太晚,问题是这边因为停电,所以显得特别无趣和漫长。

  “是阿鲁加先生的电话吗?”李倩倩问道。

  范建明摇了摇头:“奥德莉夫人的电话,不过差不多也是说阿鲁加的事。”

  范建明坐起身来,滑开手机屏幕。

  李倩倩这时也起身,靠在范建明的肩膀上。

  她可不是要偷听,以她现在的修为,如果想听奥德莉说话的内容,就是躺在床上也能听见。

  她只是想依偎着范建明。

  “喂,奥德莉夫人,这么晚了,是不是有什么急事?”

  奥德莉叹了口气:“范,你能不能和N国的最高长官商量一下,看看能不能让阿鲁加流亡到N国去呀?”

  范建明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,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

  S国民众昨天晚上才开始通过各种方式示威,正常情况下,阿鲁加和他的现政府怎么也得坚持个把礼拜的时间吧?

  怎么刚刚才一天时间,阿鲁加就开始考虑到流亡了呢?

  原来这次阿鲁加真的触碰到了S国民众的底线,大家不仅仅是示威,而是罢工、罢课、罢市。

  本来S国的生产力的水平就极其低下,现在整个国家不仅陷入停摆状态,而且几乎所有人都走上街头,甚至包括军人和各级政府工作人员。

  他们强烈要求罢免阿鲁加,同时处死奥德莉。

  他们的理由并不是阿鲁加不称职,也不是说奥德莉是西方的间谍。

  民众信仰的是传统的宗教,认为奥德莉是异教派来的罪恶之神,阿鲁加已经被迷失了本性。

  他们的存在,最终将会毁灭传统的宗教,这是所有S国民众都不能容忍的。

  民众从一开始,就以神的名义谴责阿鲁加,之后他们又高举起范建明和农烈的画像,要求范建明或者农烈取代阿鲁加的位置。

  本来范建明不仅是外国人,而且也没有信奉他们的宗教,但民众认为,当年是他起事,率领N国人民赶走了异教徒西方人,以及他们的代言人军阀政府,帮助各个部落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国家。

  新兴的S国建立后,传统宗教不仅得到的传承,而且在近几年也得到了飞速发展。

  所以他们宁愿让非教徒的范建明,带了大家继续传承传统宗教,进一步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水平,也不愿意让已经被外魔迷失了本性的阿鲁加继续执政。

  当然,在广大民众眼里,农烈是最佳的继任者,可大家又怀疑他的能力,尤其是和范建明相比,农烈在各个方面都处于劣势。

  最重要的是,农烈比范建明要大多了,几乎和阿鲁加差不多,都是快六十岁的人了,他继任不久,恐怕又要考虑继任者的问题。

  而作为S国的人民来说,他们心里很清楚,每次最高长官的更迭,都会引起动荡甚至是战争。

  何况他们又得到了消息,范建明已经出任了N国的执行官,他不还是两国联军的总司令吗?

  他居然能够出任N国的执行官,为什么不能出任S国的执行官呢?

  而且大家还听说,范建明刚刚出任执行官,就捐赠了一千多万元的农副产品和日用品以及药品,这些对于S国来说同样是紧俏货,甚至第二次同等价值的捐赠,又在东方进行采购。

  所以大家认定,如果范建明能入住S国政府,S国在各个方面都能得到很好的保障。

  当然,S国比N国要大,人口也要多,再加上地里位置原因,与他国交往也比N国多。

  S国人比N国人貌似更有自信。

  尽管他们觉得范建明是最高长官最佳人选,但就民众自尊心而已,他们觉得还是N国人自己出任最高长官为佳。

  因此在民众中很快流传出这样一种说法,那就是让农烈出任最高长官,让范建明出任执行官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本来西方是打算双管齐下,一边将来左右逢源。

  他们一方面让奥德莉涩诱阿鲁加,另一方面有企图收买农烈。

  在西方看来,不管怎么说阿鲁加都是范建明一手扶植起来的,不管范建明有没有野心,想让阿鲁加完全摆脱范建明的影响是不可能的。

  他们让奥德莉涩诱阿鲁加的目的,就是为了分化阿鲁加和范建明。

  但真想完全通过最高长官控制S国,只能寻找阿鲁加的替代者。

  虽然前军阀政府的官员是最佳人选,但只要范建明在,他们别说接任,就算进入S国都是痴人说梦,所以他们选中了农烈。

  如果农烈与他们达成协议的话,那么他们就会让惠灵顿领导的西情局非洲总部的特工,以及前军阀政府的官员和士兵,混杂在民众当中,鼓动、怂恿民众采取更激烈的措施。

  问题是农烈还没有老糊涂,在范建明和西方之间,他选择相信范建明。

  正因为如此,惠灵顿和皮尔斯都带着自己的人虎视眈眈,但还是没有直接出手。

  即便如此,阿鲁加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农烈在给范建明打电话之前,阿鲁加已经分别打电话给包括农烈在内的所有政府官员和将军,要求他们立即赶到首府商量对策。

  官员和将军们倒是奉命准时赶到,却不是来跟他商量对策,而是“请”流亡国外,以缓解全国的局势。

  阿鲁加犹如突遭当头一记闷棍!

  虽然他清楚自己一直被范建明的光芒所掩盖,但没想到没有了范建明的支持,他在官员、将军甚至是老百姓心目中一文不值。一秒记住【网 щщщ.78zщ.coм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就连对他一直忠心耿耿,也是他一个部落的执行官素图,面对官员和将军们的压力时,也劝说他接受到国外流亡的现实。

  阿鲁加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众叛亲离。

  阿鲁加悲愤至极不怒反笑:“各位,我平时待那么不薄,虽然身为最高长官,可我从来没有做过损害各位和各个部落的任何事情,怎么……”

  “最高长官阁下,”农烈解释道:“今天的事情,不是你对我们的态度如何,而是你的做法触犯了民众的底线,别说范将军不在,就算他现在还在我国,面对群情激昂的民众,我相信他也会让你选择流亡的。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