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年轻的将军问道:“执行官阁下,又不是我们真心邀请她来访问,她想来访问的话,难道不是应该向我们提出申请吗?怎么反过头来,还要我们政府向他发出邀请?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这事恐怕要请外交大臣回答你了。”

  范建明不是不清楚,既然要想把政府建设步入正规化,专业的问题就应该让专业部门回答,这也是为了提高外交大臣在将军们面前的威望。

  外交大臣先向范建明礼貌地点了点头,转而对那位将军说道:“这是国际外交的惯例,不管受访国是否提出过邀请,只要出访国有这种愿望,都会事先跟受访国沟通,双发达成共识之后,一般都是由受访国向出访国提出邀请。”

  “所以一般在外交活动的新闻报道中,都会说应某国政府邀请,另外一国的某某领导人前往访问。”

  将军问道:“那假如我们不同意呢?”

  外交大臣笑道:“那对方就不可能出访。”

  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”将军说道:“那我建议拒绝她的到访。西方过去在我国干过什么,全国人民都清楚,不久前还怂恿前军阀部队发动内战,跟这样的国家有什么交情好谈?”

  外交大臣尴尬地笑了笑,立即把目光转向范建明,虽然什么都没说,看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:这事可不归我管,就看执行官和最高长官的了。

  范建明立即向大家解释,上一次内战之所以那么快对方就撤兵,主要是因为与西方达成了协议,那就是在近期内建立外交关系。

  本来在建交之前,双方国家领导人都不宜直接访问对方,但因为西方已经与S国达成了一致,现在艾琳娜正由西方飞往S国的途中。

  虽然访问N国的建议是西方提出来的,但对于N国来说也是有益无害的。

  毕竟全世界都知道,西方这次是与S国和N国同步建交,如果艾琳娜只访问S国,却没访问N国,外界也可能解读成西方对N国没有对S国重视,对于N国的国际影响来说是很不利的。

  经范建明这么一解释,大家都明白了。

  最高长官说道:“既然她的到访是双赢,那咱们就向他们政府发出邀请。”

  范建明点头道:“既然阁下已经同意,那这事就定下来了,接下来我们就要考虑一下接待的规格。”

  N国是个小国,除了W国和S国的领导像串门走亲戚一样,其他国家也没有什么领导人到访过。

  W国和S国的领导到访,N国自最高长官一下,政府官员和部队将军,也就是今天参加那个会议的人员悉数出动,就像是过一个盛大节日一样。

  而且从机场到政府大厦的一路上,都会组织民众沿路欢迎,现在范建明提到规格,大家又是一脸蒙圈。

  范建明解释道:“按照国际惯例,受访国家的接待人员,必须和来访国家的到访人员的职务对等。换句话说,艾琳娜如果前来访问,那到机场迎接的只能是我们的外交大臣。”

  最高长官有些不解地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艾琳娜在访问我国期间,你和我都用不着跟她见面?”

  范建明笑着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欢迎仪式一般有两个场合,比如艾琳娜到访,我们可以让外交大臣在机场迎接。之后再由你在政府指定的见面场合,与他进行见面。”

  “外交大臣等于只是主持一个欢迎仪式,真正双方国事交流,将由你和艾琳娜直接沟通。”

  最高长官点了点头,转而又问道:“那假如是外国的最高长官到访呢?”

  范建明说道:“正常情况下,你是必须要到机场去迎接的,如果你有其他的事情不能脱身,也可以委托他人去迎接,但职务不能低于执行官。”

  最高长官环视了大家一眼,问道:“今天的会议大家都听明白了吧?首先我们同意邀请她到访,其次,将由外交大臣到机场迎接,之后再由我在这里与她会谈,大家有意见吗?”

  这种事情过去都用不着开内阁会议的,今天范建明召开这个会议,大家都有点受宠若惊,最高长官已然拍板,谁还敢反对?

  最高长官见大家都没吭声,宣布就这么决定了。

  散会之后,他特意把范建明和诺玛叫到自己到办公室,问范建明:“执行官,今天你召开这个会议,我就不再说什么了,艾琳娜是西方的国卿,你让外交大臣一个人去迎接,我担心其他的官员,会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。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这个完全可以理解,由于我们过去一直封闭锁国,外事活动几乎没有,一年到头有一两个活动的话,正好是大家露面的好机会。”

  “但现在不一样了,随着我们的国门打开,在与西方建交之后,其他很多国家都会跟我们建立外交关系,别的不说,东方和另一个大国肯定也有这种意愿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过不了多久,我们国家的外事活动很频繁,只能参照国际惯例,按照对等的规格接待,除非是相当友好的国家,才能全体出动。”

  最高长官点了点头,接着又问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随着各大臣的单独抛头露面,那我们最高长官和执行官的权力,或者说权威,就会大打折扣吗?”

  范建明摇了摇头:“这个绝对不会。咱们国家现在的情况是,不管大事小事都由你决定,虽然你的权力绝对的大,但也会分散你的主要精力,尤其是国门打开之后,很多事你根本就顾及不到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要建立健全政府各部门,让各位大臣明确职责,并且担负起自己应有的责任,那样的话,你才可以真正的从繁琐的事务中解脱出来,统揽全局,运筹帷幄,决胜于千里之外。”

  最高长官笑着说道:“执行官阁下,我知道你的用心良苦,如果我还在位倒没什么,如果你答应接替我的位置也没什么。”

  “问题是迟早我要退下来,而你又不愿意接替我,如果最高长官的权力不断被削弱,我担心将来诺玛接替位置的时候,完全镇不住大家。”

  诺玛这时说道:“阁下,这种担心你大可不必,既然我们打开了我们,就必须与国际管理接轨。而且执行官阁下刚刚说的非常在理,只有把过高的集权分担给各个大臣,那样的话,人们对最高长官权力的觊觎,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高了!”

  这话正是范建明想说的,没想到被诺玛说了出来,还真让范建明对她另眼相看。

  权力确实就是双刃剑,虽然权力越集中越大,对树立权力者的威信是有好处,但却集中了所有的矛盾,也会暗中滋生大家的野心。

  只有把最高长官手中的权力,不断的分化出去,那样的话,最高长官就不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  这一点诺玛能够意识到,真的很不简单。

  虽然她在国外留过多年的学,但毕竟她是在N国长大的,而且她的出身,决定着她还是高度集权的受益者,能有这种眼光,真是难能可贵。

  范建明本来还想跟最高长官说,接下来他要对国家最高权力机构,和政府机构进行改组。

  他所设计的内阁会议,将不会有那么多将军参加。

  而且除了内阁会议之外,他还要建立人民大会和协商会议制度,同时还要建立司法系统,建立健全公检法等等。

  不过看到最高长官,对外交大臣迎接艾琳娜的对等接待仪式,都有点接受不了,这个时候再把这些事情提出来,他感觉最高长官会当场晕过去。

  以最高长官的见识,恐怕觉得这些机构和系统的建立,完全剥夺了他的权利,那样的话,他还待在这个位置上干什么?

  路漫漫,其修远兮。

  范建明觉得路要一步一步的走,饭要一口一口的吃,很多事情不能强行改变,只能期待水到渠成的时机。

  好在至少他现在感觉到,在N国机构改革方面,诺玛将来一定会成为他的支持者,这比什么都重要,有些问题和建议,他甚至可以通过诺玛的嘴说出来,那样的话,至少最高长官不会觉得有什么恶意。

  范建明说道:“建设大臣这话说的太对了,毕竟是在国外留过学的,对世界潮流的认识和理解,恐怕连我都赶不上。”最快~手机端:https://

  最高长官一听,眼里闪过一道亮光:“范执行官,你对诺玛的评价出于真心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那在你看来,诺玛是不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女孩子?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不能用女孩子来形容我们的建设大臣,她绝对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女性。”

  最高长官突然站起来:“既然如此,那你还不赶紧娶了她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