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建设大臣阁下……”

  没等范建明接着往下说,诺玛用眼角的余光瞟了范建明一眼,打断他道:“就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,用不着互相称对方的职务吧?阁下来阁下去的,太有距离感了。”

  范建明尴尬地笑了笑,刚准备开口说话,诺玛脸蛋一红,又解释了一句:“你可别理解错了意思,我父亲那是一厢情愿,不仅想强迫你,甚至也想强迫我。我刚刚的意思,是希望能够放松一点,和我父亲的意思不是一回事。”

  这事通常只能意会,不能言传,解释的话,只能是越描越黑。

  不管诺玛怎么说,范建明心里很清楚,只要自己主动进攻的话,诺玛绝对唾手可得。

  只不过范建明觉得,真要想让N国与国际接轨,把N国建设好,虽然娶诺玛为妻是捷径,但绝不是长远之计。一秒记住【网 щщщ.78zщ.coм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一个国家的体制改变,首先要思想解放,要全国上下的民众达成一种共识。

  否则,范建明可以利用与诺玛的婚姻,在最高长官支持下,对N国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,而一旦出现错误,或者是某些细小的失误,都有可能激发潜在的保守势力复辟。

  范建明觉得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并不是考虑要不要诺玛,而是要用一切机会和手段,唤起N国民众的开放意识,消除潜在保守势力的力量和威胁。

  只有这样,对N国循序渐进的改革,才能长治久安,改革的果实,也就不会因为某种环节上的失误而毁于一旦。

  范建明笑道:“诺玛小姐,你也别误会,我之所以称呼你职务,并不是想与你保持一种距离。”

  “因为建设部是个新的部门,你这个建设大臣更没被人放在眼里,人们看重的,只是因为你是最高长官的女儿,这可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。”

  “我希望利用你独特的身份资源,把建设部推出去,将来还有司法系统的建设,这一点很重要。”

  诺玛看着范建明,故作萌态地问道:“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,你就是想利用我炒热建设部,将来司法系统的建设,是不是还有可能让我去出任司法部的司法大臣?”

  范建明笑道:“知我者,诺玛小姐是也。你应该比我更清楚,以目前N国的体制而言,几乎所有的大臣都是多余的,他们并不具备独立处理职权范围内所有事情的权力,一切只听你父亲的,也就是最高长官的。”

  “你在国外留过学,以目前N国政府的工作量而言,这种形式不见得有什么毛病,但将来高速发展了,尤其是引入了市场经济元素,不管是你父亲还是你,你觉得N国的最高长官,还有精力像现在这样统揽一切吗?”

  诺玛叹了口气:“怪不得东方的先贤说过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我也是在国外生活了这么些年,才知道过去简直就是井底之蛙。”

  “正如你所言,其实看看我们的国家,别的不说,就管理而言,几乎就像你们东方的一个乡镇,或者是一个村庄,机构设置和各司其职的状况,连你们东方的一个县城都比不了。”

  “我一直尝试着改变这一切,但在N国,作为一个女人,我要改变这一切的阻力,可以说来自方方面面,所以才望而却步。”

  “现在好了,有你在,我一定会竭尽全力配合你!以后你需要我干什么,担任什么职务,我绝对不会讨价还价,一切听你的!”

  范建明笑了笑,他真想脱口而出,把刚刚最高长官向他提出的先决条件,和盘托出。

  不过转而又想,现在诺玛正是兴致盎然的时候,如果自己对她说,现在最大的阻力就是来自于她的父亲,而她父亲阻挠的原因,就是因为要自己娶她。

  诺玛是个聪明的女人,范建明不用说别的,只要说出这个原因,诺玛就清楚,范建明就是在拒绝娶她。

  那样的话,诺玛会不会犹如遭到当头一棒?或者是一盆凉水,从头淋到脚?

  刚刚还信誓旦旦要支持自己一切的想法,会不会在瞬间秒变?

  “诺玛小姐,”范建明说道:“我可不是说你老了,按照N国的风俗,你这个年龄的女人早该成家了。”

  “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,如果你一直不成家,政府的官员和将军们,会不会一直觉得你还是个女孩子,还不够成熟,将来对全面展开工作,恐怕会有相当大的障碍。”

  诺玛一听,居然错误地理解到,范建明这是在向她暗示,甚至是在向她发起进攻,忍不住心脏狂跳,面颊绯红。

  她浑身微微颤抖着,眺望远处的大海,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不是不想嫁人,更不是独身主意者,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。”

  范建明说道:“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都充满着理想,尤其是对恋爱,婚姻和家庭,都充满着无法实现的期待,就像东方网络流行一句口头禅,理想是丰满的,但现实往往骨感。”

  “其实每一个看上去非常理想的恋爱、婚姻和家庭,都有外人并不知晓的矛盾和不足,正所谓鞋子大小只有脚知道。”

  “所以我建议诺玛小姐眼光不要太高,找不到自己理想中的伴侣,至少可以找一个相对出色的丈夫,没有必要用理想中的形象,去生搬硬套现实中的男人,那样的话,你会感到绝望的。”

  诺玛突然又故作萌态地问道:“假如我真得碰见了一个理想中的男人,你说,我是不是应该不顾一切地去嫁给他呢?”

  这个问题的信息量太大,显而易见,她所说的这个理想中的男人,指的就是范建明。

  范建明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,所以哑然。

  他不能说应该,那样就是给自己找麻烦。

  他又不能说不应该,那样诺玛一定能意识到他是在拒绝自己。

  一切工作都仅仅只是刚刚开展,诺玛又是唯一能理解他,并且愿意支持他的人,一旦因为他的一句话,直接挫伤了诺玛的自尊心,那已经让范建明看到的N国曙光,恐怕在瞬间就会陷入暗淡。

  范建明思考了一会儿,并不明确地说道:“诺玛小姐,你我年纪差不多大,象我们这个年纪的人,已经过了不顾一切地冲动的岁月。”

  “何况你我的肩上,还担负着国家振兴的重任,所以我们所做的一切决定,都必须建立在理智的基础上,而且还要作出最坏结果的思想准备。”

  诺玛听出了范建明回答的谨小慎微,而且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她问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从范建明的回答来看,他是既没同意,也没拒绝。

  诺玛摇了摇嘴唇,盯着范建明问道:“如果我决定不顾一切呢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