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维斯犹豫了一下,突然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税收在过去的基础上增加二十,企业的员工,要用当地的百分之九十五,还有其他问题吗?”

  在场的人一听,一个个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,生怕范建明又会提出其他的条件。

  最高长官实在忍不住,他伸手拨了一下范建明的手臂,意思是说别再提了。

  范建明会意地朝最高长官笑了笑,然后对戴维斯说道:“其他的都是细节,等你们进驻以后再详谈吧,基本上就是这两点。”

 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说完,戴维斯直接把电话给挂了。

  在场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,戴维斯明显是不乐意,却又不得不妥协。

  内政大臣掏出手绢,擦了擦额头的汗:“执行官阁下,这也就是你,跟西方人谈判太难了,有时为了一点利益,他们恩威并施,一天可以解决的问题,他们可以跟你磨上一个月。”

  “没想到涉及到这么巨大利益的谈判,你一个电话就能完成,简直匪夷所思呀!”

  财政大臣子也松了一口气,一脸陪笑道:“那是,这是未来的女婿和未来的岳父之间的谈判,戴维斯拿执行官阁下没辙。”七·八·中·文ω·ω·ω.柒捌zω.còм

  最高长官高兴归高兴,但他最关心的还是诺玛的婚事。

  原以为内政大臣会借着这个机会,再提诺玛的事,没想到他只顾擦汗和感慨,居然没提这个茬。

  最高长官看了外交大臣一眼,同时又把目光瞟向诺玛。

  外交大臣心领神会,赶紧笑着问范建明:“执行官阁下,你真的打算娶莉亚?”

  范建明显得无可奈何地说道:“没办法,为了避免更多的流血牺牲,只好让莉亚小姐委屈了。”

  “怎么能说委屈?像执行官这么接触的人物,古往今来都是凤毛麟角,不过有一个问题。”

  范建明看着他问道:“什么问题?”

  “按照我们的习俗,在一个部落里,如果有年长的女子待嫁而未嫁,年轻的女子不可以先嫁人。”外交大臣说道:“你要想娶莉亚小姐的话,就得等诺玛大臣先结婚,可诺玛大臣的眼眶太高,到目前也没看中谁。”

  “如果有可能的话,执行官阁下何不先娶诺玛大臣,哪怕是一块儿把她们娶回去也行呀!”

  一直保持着镇定的诺玛,此时此刻也不得不难为情地低下头。

  噗!

  这是什么风俗?

  如果说莉亚所属的部落里,有一百个女子没结婚,我还不得把一百个女子先娶回家再说?

  范建明清楚,外交大臣这是在找理由,主要的意思就是希望他能娶诺玛,跟他抬杠没意思。

  最主要的是这是内阁会议,这么多大臣在场,涉及到他和诺玛的事情,还不能随便表态,除非是一口答应,要是拒绝的话,还不知道会出什么状况。

  范建明看了诺玛一眼,又看着最高长官笑着说道:“能够娶到诺玛,我可是三生有幸,只是不知道诺玛答不答应呀?”

  诺玛一听,脑袋低的更低。

  最高长官赶紧说道:“不用问诺玛,在家里我是父亲,在部落里我是酋长,在国家我是最高长官,你若真的喜欢诺玛,这事就这么定了!”

  最高长官话音刚落,内政大臣带头鼓起掌来。

  范建明没有办法,只要一脸赔笑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受宠若惊了,不过婚事得晚一步,咱们先解决眼前的危机再说。”

  诺玛的终身大事解决了,最高长官也就放心了。

  其实他的内心,一直希望诺玛而不是莉亚继承最高长官的位置,这才是他最关心的。

  现在听到范建明表了态,只要诺玛、范建明和莉亚成了一家人,将来由谁继承最高长官的位置就无所谓了。

  更重要的是,范建明答应娶诺玛和莉亚,就证明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N国人,这才是N国现政权最根本的保障。

  “执行官说的对!”最高长官说道:“这段时间里,咱们国家的一切工作,都将以如何应对V国的威胁为重点。”

  “执行官文武全才,又一心一意为咱们的国家,我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  “从现在开始,国家的一切大事,由执行官拍板说了算,不管他同意与否,将来大家都别再征求我的意见,因为他的决定,就是我的决定!”

  在场的人一听,立即又鼓起掌来。

  其实他们更愿意与范建明打交道,毕竟对于N国来说,范建明是外来人,而且带着全世界最先进的思想和理念。

  和范建明在一起,他们没有压力,同时能学到更多先进的东西。

  不想和最高长官在一起,虽然最高长官一直尊重和重用他们,但多年以来,最高长官与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,还是传统的那种君臣和主仆之间的关系。

  只不过最高长官思想开明,比起其他的非洲最高长官而言,他更加信任自己的大臣而已。

  范建明就不一样了,尤其是在他与内政大臣交谈之后,内政大臣又把他的意思转告给其他的大臣,所以大家更愿意跟他在一起共事。

  而不像仆人服侍主人,臣子服从君主那样去面对最高长官。

  最高长官的表达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等于是向范建明交权了。

  范建明尴尬地笑了笑,心想:得,我一下子搞定了两个未来的老丈人。

  问题是,这都不是范建明心甘情愿的。

  散会后,范建明还担心诺玛会立即缠住自己,那天在海边的山坡上,诺玛可是尝试了一下。

  现在天色已晚,诺玛她……

 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,诺玛出门后,直接坐着自己的车子离开了。

  范建明看到她车子的背影,心里松了口气。

  看来这就是大龄剩女和小女孩的区别,如果换成莉亚,肯定等在门口,直接扑到范建明的怀里了。

  诺玛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之前因为不确定,所以她要大胆向范建明进攻。

  现在既然确定了,那就没有必要纠缠范建明,毕竟大敌当前,而且整个国家百废待兴,不管是范建明还是诺玛,都有许多事要做。

  这个时候过多纠缠,诺玛担心范建明看低了自己。

  此时此刻,不管是出于女人的矜持,还是对国家的责任心,诺玛都不会特意降低自己的品位。

  范建明回到酒店之后,都不知道该怎么对李倩倩说这事。

  “回来了?”李倩倩问道:“会议开得怎么样,问题解决了吗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