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李倩倩这么一说,秦天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,看来吴文丽在他心目中的分量还不够足,他之所以匆匆忙忙要见范建明,与失去吴文丽相比,他恐怕更担心会失去N国的工程。

  看着秦天离开的背影,李倩倩摇了摇头,觉得吴文丽交友不慎。

  虽然秦天足够优秀,但却不是一个好丈夫,或者说不适合做吴文丽的丈夫,因为吴文丽同样优秀。

  李倩倩让人把一箱茅台搬到房间,自己则和服务员一起,把饭菜端上楼去。

  范建明酒量尽管很大,但没有什么酒瘾,也不好这一口,可看到是一箱茅台,他忽然来劲了。

  不是因为别的,就因为这是来自祖国的美酒,对于现在的他而言,只要看到与东方相关的一切东西,都会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。

  看到他一连喝了好几小杯,李倩倩笑道:“要不我拿一个高角酒杯来?”

  范建明赶紧摇头:“东方的酒文化,就是小口小口地抿。酒含到嘴里,先别着急着吞下去,而是通过口腔,让酒的香味儿从鼻孔飘出,最后再把酒吞下,满屋生香不说,也不会感到辣嘴。”

  李倩倩笑道:“没想到你的饮酒还有研究?同学们聚会的时候,不都是一口一杯地闷吗?”

  “那不叫喝酒,那是在赌酒。”范建明说道:“还有什么高脚酒杯之类的,那都是中了电视剧的毒,现在国内的电视剧,大凡只要是个海龟什么的,遇到什么事就端个高脚酒杯,也不准备一点小菜,倒点红酒就干喝。”

  “说轻点,那就是一个装;说重一点,就是崇洋媚外,一点民族自尊心都没有。好像只有学着外国人的样子,才是事业的成功者,对任何事物的判断,都是以外国人的标准来衡量。”

  李倩倩也有同感:“讲真,何止是电视剧,看看那些电视广告,动不动就是在港销售,获得欧洲的认证,东方人生产出来的东方商品,难道不更应该接受东方的认证,在东方畅销才是一种荣耀吗?”

  “不错!”范建明说道:“包括一些所谓的公知,动不动就说你看西方怎么样,她丫的为毛不到西方去?拿着东方的俸禄,指着东方的税收,喝着东方人的血,却说西方这么好那么好,骂她都嫌脏了我的嘴。”

  李倩倩瞟了范建明一眼:“你快别说人家了,怎么说人家还赖在国内,手里拽着东方的国籍不放。你倒好,连国籍都不要了。”

  范建明又喝了一口小酒,对着李倩倩不住摇头:“N国也好,S国也罢,都不是东方的敌对国家。虽然不能用人在曹营心在汉来形容自己,但我的心里,妥妥供奉着伟大的祖国。”

  “如果说咱们国家提出的是一带一路,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,是为了更新世界经济的话,那我现在所做的事情,也是把东方人的智慧,带给友好的非洲朋友。”

  “只不过出于方方面面的原因,就像京城领导所说,为了方便将来的工作和生活,我暂时放弃东方的国籍,总有一天,我终将回归故里,让世人知道,范建明永远都是东方人!”

  看到范建明一会儿一个人喝下了半瓶酒,连菜都没动什么,立即夹了一块红烧肉到他碗里。

  “看来你心情不错,”李倩倩问道:“怎么样,联邦共和国的事情想好了?”

  范建明嘿嘿一笑:“老婆现在越来越是贤内助,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。来来来,亲一个。”

  “拉倒吧!”李倩倩皱着眉头看着他:“一嘴酒味儿,谁跟你亲呀?”

  “那你也喝一口呗!”

  李倩倩瞪了他一眼:“那你得问问他同不同意?”

  范建明一脸懵圈,莫名其妙地环视了一眼:“谁呀?”最快~手机端:https://

  “还有谁?你儿子呀!”

  噗!

  范建明笑道:“他还早着呢……”

  “别说早的事,我这么大年纪,也算是高龄产妇,还是悠着点吧。本来我就不喜欢喝酒,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冒险。”

  “行行行,听老婆的。”范建明夹起红烧肉滋滋有味地嚼着,然后说道:“按照你的建议,我想了一个办法,联邦共和国成立之后,我建议以后每五年一换届,由S国和N国的最高长官,分别担任联邦政府的最高长官。”

  “而我呢,就象你说的那样,出任联邦政府的执行官就可以了。”

  李倩倩一听,凑过去在范建明的脸上亲了一口:“我老公就是聪明,这样的话,农烈和最高长官心里高兴,两国人民也没什么好说的,最主要的是,你就没有必要处于风口浪尖,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  就在这时,董明霞给李倩倩打来电话。

  李倩倩还以为是领导们要走,特意打电话来通知,接完电话才明白,董明霞让他打开收音机,分别收听一下S国和N国的电台播音。

  李倩倩感到很奇怪,立即起身走到桌子前,打开了宾馆配置的收音机,忽然听到记者在采访广大民众,说是假如成立联邦共和国,推荐范建民成为联邦共和国的最高长官,问大家有没有意见。

  不管是S国还是N国接受采访的人,都显得非常激动和喜出望外,几乎百分之百的人,对记者提出的这种假设,感到不仅能够接受,而且充满期待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记者暗示了什么?S国的民众还好,只是期待着联邦共和国能够早日成立,范建明能够成为联邦政府的最高长官。

  N国不少接受采访的民众却提到,希望范建明在成为联邦政府最高长官之,能够迎娶诺玛为妻就更完美了。

  记者居然还问道:“你怎么会有这种提议?”

  有的回答:“范将军要是娶了诺玛,就能证明他打算一辈子待在非洲。”

  有的回答:“虽然范将军是我国的恩人,而且好像也加入了我国的国籍,可他们夫妻毕竟来自东方,如果不娶一个我们非洲的女人,总感觉他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弃我们而去。”

  还有的直接说:“他们相配呀,只有范将军才配得上我们的诺玛!”

  李倩倩听到这里,走到桌子边,用食指一戳范建明的脑袋:“臭老公,我没答应你娶诺玛吗?居然向我发动舆论攻势,找死呀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