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雅丹挂上刘云坤的电话之后,故意当着父亲的面,给张国栋打了个电话,让他开车到家里来接自己。

  张国栋很快把车开过来,先是跟方父方母打了声招呼,又四处找了一下,看看有没有自己能够帮得上忙的家务事。

  方母听到他们要出门,立即催促他们离开,好像怕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不够一样。

  对此,张国栋心生感激。

  他们离开之后,仿佛看到方父情绪不高的样子,有些迷惑不解。

  “老头子,你这是怎么了?女儿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时候,你嘴上不说,心里比谁都着急。现在她跟小张的感情稳定下来了,你怎么反倒不高兴的样子?”

  方父摇了摇头:“如果真的稳定下来倒也好了,毕竟他们都快三十的人,我就担心将来又有变化。”

  “我呸,老头子,你能不能盼着女儿好?”

  方父拿起遥控器,找到刚才的新闻节目,到了回去重新播放。

  “还记得女儿有个同学叫范建明吗?”

  方母白了他一眼:“就算过去不记得,现在也知道呀!前段时间听说那孩子在N国当了什么执行官,还和西方的最高长官关系不错。”

  “好家伙,听说咱们女儿跟他是同学,而且关系不错,多少年没来往过的老邻居和朋友,成群结队的找着我,想让我从中牵线搭桥,介绍他们认识,将来孩子甚至是孙子出国留学,都想请他帮忙。”

  方父说道:“这孩子现在不得了,前几天才是执行官,今天又成了N国和S国联邦共和国的代理最高长官。”

  方母一听,瞪大眼睛看着电视,听完了新闻之后,唏嘘不已地摇着头:“唉,雅丹这丫头就是作!我听说小范过去挺喜欢她的,从国外回来的时候,还准备追她呢!”

  “这丫头也不知道是哪根弦搭错了,居然把小范介绍给李家良家里的那个丫头。过去读书的时候,她们不仅没怎么来往,听说还总是勾心斗角。”

  “这就是命,这么好的乘龙快婿送给别人,自己却挑别人剩下的。”

  方父不解地问道:“怎么,我不是看到你对小张挺满意的吗?”

  方母瞟了方父一眼:“什么满意不满意的,孩子今年多大了你不清楚?那个小张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,过去从来就没把咱们孩子放在心里,甚至连李家良家的那个丫头,都没被他看在眼里,就是人渣一个!”

  “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?咱们自己的女儿自己心里有数,再要是不找个男人管管她,将来肚子大了还找不到孩子的父亲。”

  “我也是没办法,只想让她赶紧嫁个人,好歹有个家,到时候添个外孙或者外孙女,就当宠物养着,也免得她到老了,身边都没一个孩子。”

  “至于他们结婚也好,将来离婚也罢,都不是我们管得了的事。”

  方父一直以为自己的老伴,根本就不知道女儿的情况,没想到现在看起来,好像比自己更了解女儿的事情。

  之前他还以为老伴特别喜欢张国栋,现在看起来,心情跟他是一样的,尽管并不看好女儿和张国栋的未来,但只要他们能够现在在一起,也算是了结了自己的心愿。

  至于将来是好是坏,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。

  “老婆子,”方父又叹了一口气:“咱们女儿的心要是收回来也好,可我感觉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是没看到,由于最近和这个小范在一起合作搞岷山那个项目,咱们丫头只要一提起那个小范,就跟打了鸡血似的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”方母顿时来了精神,伸手拽了一下方父:“那小范对咱们丫头是怎么个态度?”

  “什么怎么态度?”方父白了方母一眼:“你都知道他跟你家的那个丫头已经结婚了,你说还能有什么态度?”

  “瞧你这老脑筋,你当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过去一样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是好是坏都已是一辈子呀?”方母说道:“前两天旁边有个丫头,我看见她跟一个男人挽着手在街上走路,昨天已结婚,得,新郎官不是那个男人。”

  “你别瞎说!”

  “谁瞎说了?我只是跟你说,自己女儿都没嫁人,我还去管人家那个闲事?”方母叹了口气:“其实你更清楚,小张就是看中了咱们家的财产,对咱们那丫头的感情也就一般般。”

  “你看他们家也是个独儿,虽然家里不是做生意的,但父母也是公务员,和大多数人相比,家里生活条件也过得去,可他凭什么愿意做咱们的上门女婿呀?”

  方父何尝不知道其中的奥妙所在,只是不说破而已。

  方母接着说道:“说实在的,如果小张是个诚实的孩子,不管他是冲着咱们丫头的长相,还是冲着咱们的家产都可以理解。”

  “我最担心的就是,咱们那丫头别看像个古怪精灵似的,其实没什么大脑。咱们都活着还好说,将来万一死了,丫头,把家庭大权都交给小张,我都担心小张会原形毕露,直接把咱们的丫头给踢出家门,然后再找一个更年轻漂亮的。”

  方父也意识到这一点,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,正因为如此,他才让方雅丹自己做的,从来没过多干涉。

  如果他认准张国栋是个不错的小伙子,恐怕早就威逼利诱,恩威并施,强行让方雅丹嫁给他。首发

  方父叹了口气:“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,但我看得出,咱们丫头一门心思都放在那个小范的身上,有一天晚上我听到她在房间里给小范打电话,好像说什么……唉,我都说不出口。”

  方母推了方父一把:“我们两个在一起,女儿还有什么事不能说的?”

  方父苦笑道:“其他的我没听清楚,我只听到他说,如果小范不回来参加他的婚礼,他就不跟小张结婚,这辈子就赖上小范了!”

  方母眼睛一转,立即显得十分的兴奋:“老头子,一个巴掌拍不响,证明小范对咱们家的丫头也有意思,说不定两个人已经发生了那个……”

  方父瞪了方母一眼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  “谁胡说了?没听出来咱们丫头,是在跟小范撒娇吗?”方母突然把脸一沉:“我说老头子,丫头和小范之间的事情,你千万别多事。不是我们坏,而是小张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结婚离婚很正常,就算是不离婚,互相之间做个晴人的事,现在一点都不稀奇。”

  “俗话说得好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小范现在出息了,丫头跟他好,也等于是给自己留条后路,将来我们死了,只要小范还在,小张就兴不起风了,这辈子也不敢欺负我们丫头!”

  理是这么个理,但作为一个父亲,方父觉得用这种态度对待女儿和范建明的事情,好像有些对不住张国栋。

  问题还是那句话,连方母都知道,张国栋是个靠不住的人,方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这是他忽然想起了林洪涛,心想:虽然林洪涛太年轻,但毕竟是乡下的孩子,如果当时自己要是鼓励女儿嫁给他,恐怕就没有现在这么麻烦的事。

  在方父看来,方雅丹最好的选择,就是在找一个比较本分一点的男人,至于范建明和张国栋,最好都离他们远一点。

  问题方雅丹的命运,连方雅丹自己都掌握不了,何况他这个做父亲的?

  想想还是方母说得对,一切顺其自然吧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