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国栋继续说道:“刚刚刘云坤的一大番话,让我感到深深的触动,说句不好听的,以范建明现在的能力和本事,他要弄死我们,并不比弄死一只蚂蚁更困难。”

  “刘云坤刚刚的话没说完,的确如此,大家和范建明之间,即便是有什么矛盾,也就是小时候过家家的游戏而已,真要说到仇恨,范建明恐怕只跟我一个人有仇。”

  “而且大家也清楚,上一次我被范建明狠狠教训了一顿,接着又被刘云坤教训了一顿。”

  刘云坤一听,尴尬的直摇头。

  张国栋接着说道:“但我真的不怪他们,那是我自找的,恐怕大家不清楚,那一次我们同学聚会,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,听了豹子的话,帮助当初的坤叔,准备把范建明往死里看。”

  “只是当时我哪里知道,范建明有这么一身的本事?”

  “好了,话题扯得有些远,我就是想接着刘云坤刚刚的话往下说,过去的事都让它过去,只把记忆和友谊留住,既然我们都有意无意地沾了范建明的光,那我们就共同举杯。”

  “一是祝福我们这个伟大的同学范建明,能够在他所建立的共和国里蒸蒸日上;二是希望我们的刘云坤老板,能够凭借着洗浴中心的开张展翅高飞;三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同学情谊,从今天开始,能够直到永远。”

  “我提议,干杯!”

  “干!”

  “干——”

  大家哗啦一声全都站起来了,由衷地喝下了这杯酒。

  本来这是在盛世明珠大酒店办的酒席,王伟、李丽敏和胡颖都不应该就座,但刘云坤硬是要他们入席,就算放下一切事情,今天也必须参加这个聚会。

  看到大家对范建明,由过去的欺负到羡慕嫉妒恨,再到现在的崇敬和感恩,李丽敏心里最高兴。

  王伟的感觉也不错,至少和这些同学相比,他算是最有眼光的一个了。

  从小到大,只有他这么一个同学,把范建明当成真正的朋友。

  宴席散了之后,刘云坤和杨婷又邀请大家到洗浴中心去,有的泡脚,有的按摩。

  再安排好所有的同学之后,刘云坤、陈凯、庞学标、沈江源和张国栋,来到一个大间按摩,杨婷则把方雅丹安排在一个两人小间里。

  杨婷没有叫任何技师进来,只是让服务员端了一个水果拼盘还有两杯咖啡,她知道,方雅丹想跟她聊天,而且聊的是范建明的事。

  “对了,”方雅丹躺在床上问道:“你们怎么这么快开张?不是听说开张的时候,要请范建明过来吗?”

  杨婷躺在旁边的那张床上笑道:“而且当初范总还答应,从国外找一些技师过来,问题是他现在忙成这个样子,我们怎么还好意思打搅他?”

  “所以我们俩一合计,再要是等下去也不是个事,将来就算范总空闲下来可以回国,恐怕我们国家还得以元首的规格接待他吧?让他来参加我们这个小店的开业典礼,岂不成了国际笑话?”

  方雅丹好奇地问道:“我很想知道,你和范建明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你们的开始,是因为你是个出色的职业经理人,还是因为你是刘云坤的妻子?”

  杨婷面颊微红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方总,其实你误会了,我跟范总之间真的没什么。”

  “又来了!”方雅丹有些不屑道:“我可不是你老公的密探,也不是李倩倩的卧底,就是心里有点烦,想找个人好好聊聊,难得我们喜欢上了同一个,而且本不应该喜欢的男人,只想跟你聊聊女人间的私密话而已。”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杨婷心想:我们很熟吗?

  熟到可以聊这种话的程度吗?

  人跟人总是不一样的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。

  有些人喜欢暴露自己的隐私,甚至忍不住把自己灵魂的最阴暗面展现出来。

  你可以视其为一种变态,也可以认为他是利用人们的好奇,不惜牺牲自己的私密,刷新自己的存在感。

  而有些人则喜欢把这种私密,紧紧地埋藏在心里,夜深人静的时候,独斟独饮。

  比如方雅丹和陈玲玲,就属于第一种,而吴文丽、杨婷和胡颖,则属于第二种,这与智商和情商无关,与个人性格密不可分。

  “方总,”杨婷勉强地笑了笑:“我真的没骗你……”

  方雅丹把手一摆:“行了。我清楚,咱们好像还不太熟,至少还没熟到无话不说的地步。我现在只是很烦,过去烦的时候,我喜欢跟吴文丽吴总聊,现在她走了,我觉得你也是个非常不错的人,所以才想和你成为无话不聊的好闺蜜。”

  “别的不说,至少有关范建明的话题,我们应该有的聊。”

  杨婷笑道:“方总,我……”

  “好了,”方雅丹叹了口气:“还是我先聊聊自己吧!说实话,我这辈子最大的失误,就是把范建明拱手相让给李倩倩。”

  “现在最困扰我的是,虽然我答应了张国栋的求婚,但心里根本就没有他,满脑子都是和范建明在一起时的情景。”

  “问题是我奈何不了父母,他们就怕我嫁不出去,而在我的身边,说实话,能够拿得出手的只有两个男人,一个是秦氏集团的秦天,另一个就是张国栋。”

  杨婷一愣。

  她并不清楚秦天还追过方雅丹,还以为方雅丹天生口吻重,就喜欢自己闺蜜的男人。

  李倩倩喜欢张国栋的时候,她非要从中插一杆子。

  李倩倩嫁给范建明了,她又理直气壮地与范建明有一腿。

  秦天不是刚刚向吴文丽求婚,怎么还和方雅丹好过?

  方雅丹接着说道:“不瞒你说,对于男人而言,我最自信的地方就是自己的长相和家庭的财产,而这两样秦天都不缺。”

  “而且在财产方面,他还有一大部分是靠着自己奋斗出来的,不像我,完全是仗着有个比较厉害的父亲,所以我完全把控不了他,更无法容忍他身边的那些夜场的小姐,所以早早就放弃了。”

  听她说到这里,杨婷面露难堪之色,N年前,毕竟她也在夜场干过。

  方雅丹继续说道:“虽然张国栋也是个人渣,可天下的男人,又有几个不是渣呢?平时觉得好男人太多,真要是谈婚论嫁的时候,好像一个都没有!”

  杨婷扑哧一笑:“而且结婚之后你会发现,男人比结婚之前更渣!”

  方雅丹笑了笑:“这一点你比我更有发言权。虽然张国栋过去有过不少的女人,好在他现在想明白了,如果不依靠我,恐怕他这一辈子都很难咸鱼翻身。”

  “或者说,他很难快速地咸鱼翻身。”

  杨婷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说,不仅仅是你对张国栋没有感情,其实张国栋对你更是另有所图。正因为如此,你才陷入了矛盾之中。”

  “一心一意跟张国栋过日子,你不仅担心将来他会背叛你,甚至还将耽误你美好的青春岁月,所以你现在犹豫,还要不要和范总保持晴人关系?”

  “或者干脆一脚把张国栋差一点,直接跑到非洲去嫁给范总?毕竟范总现在已经加入了N国的国籍,而且他们那里实行一夫多妻制。对吗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