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雅丹听后,咯咯笑了起来,显得特别开心。

  “杨总,”方雅丹搂着杨婷说道:“这才是女人之间应该说的话,对了,我们的这种心理是不是有点太黑暗了?”

  杨婷调侃道:“何止是太黑暗,简直就是暗无天日呀!”

  方雅丹笑着骂道:“那你还这么理直气壮,是不是太贱?”

  杨婷辩解道:“问题是男人的心理,比我们女人更加恐怖。过去我也在夜场呆过,各式各样的男人都见过,不管是道貌岸然还是猥锁不堪的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态。”

  “什么心态?”

  “如果说我们女人找晴人,还是因为自己遇到了太过优秀的男人,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话,男人找女人还不仅仅只是一个乐子,甚至是一种羡慕嫉妒恨的攀比心理使然。”

  “攀比心理?”

  “不错。”杨婷说道:“我们女人有个晴人什么的,总是掖着藏着,最多也只是在闺蜜面前显摆一下,而且还担心隔墙有耳。”

  “男人则完全不一样,他们以找晴人为荣,有些所谓的商界大佬们的聚会,不仅仅只带年轻美貌的小晴人,而且还看谁带的多,谁换的勤。”

  “正是因为这些暴发户把社会风气带坏了,一些养不起小晴人的男人,只好到夜店去找小姐。”

  “我甚至见到过,一些男人又想找小姐,又怕被别人仙人跳,整天在夜店门口晃来晃去,想进又不敢进,离开又舍不得的样子,真是又可气、又可笑、又可怜。”

  “有些男的真的不是因为生理的需要,就是因为看到别的男人如此,而自己从来就没尝试过,仿佛自己这一辈子都白活了。”

  方雅丹不注意点点头,显得非常意外地看着杨婷:“真没看出来,我说杨总,平时你一副矜持,高贵典雅的样子,没想到对男人还有这么深的认识和了解?闷搔呀!”

  杨婷被她说的不好意思:“方总,几个意思呀?我是信了你的邪,才掏心窝子跟你说这些话,弄半天你是在套路我?”

  “不是,不是,”方雅丹笑道:“我只是想,你对男人这么了解,怎么就把握不住范建明呢?亲也亲了,摸也摸了,怎么就找不到领略他一哆嗉的机会呢?”

  杨婷扑哧一笑:“方总,你也够让我大开眼界的,典型高高在上的白富美,说起话来居然也这么污?别忘了,你可还没结婚呢!”

  方雅丹白了杨婷一眼:“在男人面前装装算了,在女人面前还装,还让不让我好好活了?”

  杨婷抿着嘴笑了笑,突然问道:“对了,今天大家都感到张国栋的变化很大,应该是你教导有方吧?对了,你们的婚事打算什么时候办呀?”

  方雅丹叹了口气:“本来是想这次回国就办的,可是范建明不同意我嫁给他。”

  杨婷一怔:“范总不同意,他是想娶你?”

  “那倒没有。”方雅丹突然压低声音说道:“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本来范建明不说是娶我,至少也愿意我做他一辈子的晴人。”

  “问题是他跟我说,以我的身体,如果不好好运行内丹术,根本就怀不住他的孩子。”

  “尽管他不希望我嫁给张国栋,但还是希望我嫁给其他的男人,并没有打算让我明里暗里跟他一辈子。”

  杨婷一听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她还以为范建明过去是骗自己,现在听方雅丹这么一说,才知道恐怕真有那么回事。

  杨婷眉头皱了皱:“那李总呢,她难道会内丹术吗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方雅丹摇了摇头:“不过虽然没有举办婚礼,他们领证也差不多快一年了,李倩倩的肚子至今都没反应,恐怕也与这事有关。”

  “对了,过两天我又要带一个考察团过去,你要不要一块去呀?”

  杨婷羞涩地笑了笑:“你带去的都是企业家吧?我就一个打工的,而且范总又没开口,我怎么去呀?”

  方雅丹凑到杨婷面前问道:“这么说,你还是期待着领略他一哆嗦的机会?”

  杨婷红着脸,点了点头。

  “这就对了,”方雅丹说道:“朋友之间就得坦诚,这事交给我吧。”

  “你?”

  “是的,我现在可是商会的会长,带一个考察团过去,总会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,身边总得有一个帮忙跑路的人,我就聘请你为我的秘书。”

  “那范总那边——”

  “放心吧,你对男人都那么了解,还看不透他?”方雅丹说道:“是个男人就是个馋猫,你这送上门的美食,他还不搂着亲抱着啃,就跟过年似的。”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.78zщ.cδм м.7:8zщ.cōм

  杨婷哑然失笑,有一种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方雅丹,低声地说了句:“谢谢啦!”

  “谢什么谢?”方雅丹白了她一眼:“要谢,也是范建明谢我才对,你……”

  这时,杨婷的手机响了,是刘云坤打来的。

  他要杨婷到门口去一下,因为同学们都要走了。

  杨婷这才发现,不经意间,她和方雅丹居然聊了两个多小时。

  方雅丹看到时间不早了,也和杨婷一块出门。

  上车之后,方雅丹问张国栋都跟说在一起,张国栋告诉她,和刘云坤、陈凯、庞志标、沈江源他们聊了一下午。

  方雅丹不解地问道:“几个意思呀?你跟他们不是一直都没来往,还能聊到一块儿吗?”

  张国栋笑了笑:“别的事聊不到一块儿,至少学生时代,还有许多事是可以回忆的。”

  方雅丹点了点头:“你今天的变化有点大呀,是不是被什么事情给触动了?”

  张国栋点了点头:“不错,这次回国之后我一直在想,大家都过得那么阳光,那么自由自在,我为什么要封闭自己?”

  “都是同学,别人都能够以自己是范建明的同学为荣,我为什么就不可以?”

  “尤其是你接受了我的求婚之后,让我信心倍增,除了范建明之外,我没有理由在其他任何同学面前感到自卑。何况面对范建明,我也没有必要再自卑。”

  “因为他太过强大,比他差的人太多太多,又不是我一个,我为什么要跟他去比呢?”

  “想通了这些,我就没有什么心理包袱和压力,所以再次面对同学们的时候,我就能找回读书时的感觉。”

  方雅丹点了点头:“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?如果再有机会见到范建明,你也能像面对这些同学一样放得开?”

  张国栋点头道:“那是肯定的,就算他拒绝我,我也会努力与他建成一种,正常的同学之间的关系,虽然我在他的面前,算是栽了一个大跟头,可当年小的时候,他在我面前可不只栽一个跟头。”

  “所以我不存在记恨他,而且我相信,以他现在最高长官之尊,充其量不屑与我为伍,应该不至于还放不下过去,打算记恨我一辈子吧?”

  方雅丹点了点头,貌似认同张国栋的想法,心里却在想:如果我不从中间调和,恐怕范建明一辈子都放不过你。问题我有没有必要,在他们之间进行这种调和呢?

  如果想要调和,那么方雅丹只能嫁给张国栋,同时与范建明保持晴人关系。

  而方雅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加入N国、现在应该是和平绿洲联邦共和国的国籍,成为范建明众多妻子中的一个。

  她知道李倩倩不会反对。

  问题是自己这辈子如果不能生孩子,父母这辈子最后的,也是将来唯一的,希望成为外公外婆的心愿都得不到满足,自己对得起养育了自己一辈子的父母吗?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