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戴维斯把艾琳娜叫到自己的办公室,见面就大发雷霆,他再三强调一定要让艾琳娜转告范建明,不能使用东方的5G和北斗系统。

  如果偷偷摸摸使用,他们可以睁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现在好了,一方面让莉亚进入内阁,貌似给了一个胡萝卜西方吃,另一方面又使用东方的5G和北斗系统,犹如给西方当头一棒。

  胡萝卜加大棒,一向是西方对待他国的政策,没想到范建明轻车熟路,居然运用的出神入化,老戴维斯完全无法接受。

  艾琳娜也是无奈。

  虽然她曾暗示过范建明,可以置自己的三个条件与不顾,但也用不着这么直接打脸吧?

  艾琳娜拿出手机,准备出门打电话。

  老戴维斯几乎咆哮道:“就在这里打,用免提!”

  艾琳娜犹豫了一会儿,看到老戴维斯真的火了,只得硬着头皮当面拨通了范建明的手机号码。

  平时给范建明打电话,她显得非常亲昵而且随意,现在当着老戴维斯的面,她担心会露馅,所以电话接通之后,他显得非常严肃认真地问道:“是和平绿洲联邦政府最高长官范建明吗?”

  我去,几个意思?

  这是艾琳娜吗?

  范建明甚至不用灵魂离体,就知道她的身边有人,而且用的是免提。

  “艾琳娜女士,你好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  看到范建明这么配合,艾琳娜终于松了口气。

  “范先生,”艾琳娜阴沉着脸说道:“我们在N国见面的时候,我已经跟你详细表明了我们的态度,只要你同意我们的三个条件,一旦战争爆发,我们可以支持你们。”

  “虽然我们谈条件的时候,当时仅仅只是针对N国,现在你们成立了联邦共和国,这个承诺和条件同样生效。”

  “而且我们是在第一时间,冒着被其他盟国批评的危险,向你和你的共和国发出了贺电,可你们的执行官,却公开宣称,要使用东方的5G和北斗系统,甚至要进口另一个大国的S-500防空系统。”

  “你们这是典型的背信弃义!范先生,我有必要向你提出忠告,你虽然是个年轻的最高长官,我希望你们的政冶和外交,千万不要因为你的年轻而显得太幼稚!”

  如果说,仅仅从艾琳娜和范建明私人的角度出发,她的这番话,可以说是相当客气了。

  但如果拿两个国家的领导人之间的通话来说,艾琳娜的这番话,已经相当严重,不仅仅是谴责,甚至还带有某种威胁的意味。

  老戴维斯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,静候范建明的回答。

  范建明以同样的口吻,不急不缓,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艾琳娜女士,对于贵国在V国有可能发动对我国的侵略战争中,所持的正义立场,和平绿洲联邦共和国及其我个人,都表示赞赏和感谢。”

  艾琳娜表面不动声色,心里却赞赏道:可以呀,没想到这小子一天政客都没当,说起外交辞令来还一套一套的。

  就这个开场白,足以彰显出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沉稳和自信。

  范建明接着说道:“对于你刚刚提到的问题,我有必要从两个方面来进行回答,一个方面是你我之间的口头协议,另一个方面,是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最高长官,来表明自己的态度。”

  “第一,正如你所说,当时我们的口头协议,仅限于贵国和N国之间。N国现在是我们联邦的加盟共和国,依然有着独立自主的政府系统,当时我是N国的执行官,所以你我之间的协议,依然会在N国执行。”

  艾琳娜一听,看了老戴维斯一眼,老戴维斯脸都气白了!

  范建明说的一点都不错,和平绿洲联邦共和国在对方发表声明时,已经明确说过,S国和N国虽然组成了联邦政府,但对内还是保持相对独立完整的。

  联邦政府只是统一协调和平衡两个加盟共和国的对外方针和政策,并不直接干预两个国家的内部事务。

  这就有点象西方联邦政府,和所属各州的州政府关系一样。

  范建明与艾琳娜的协议,范建明承诺在N国有效,但在S国是无效的。

  他可以说东方的5G和北斗系统,以及另一个大国的S-500防空系统,都是在S国使用,虽然明显是在敷衍西方,可老戴维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倒是艾琳娜直接反驳道:“范先生,你这是跟我在玩文字游戏,我堂堂的一个西方政府的国卿,与你达成的口头协议,怎么现在变成了我与你们一个加盟共和国达成的协议。”

  “这就好比是你的国家,跟我们的一个周达成了协议,双方的关系完全不对等。”

  “而且你要搞清楚,我当时达成协议的主体,并不是N国的执行官,而是你范建明先生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你在N国执行官的位置上,我是与N国的执行官达成了协议,现在你在和平绿洲联邦政府最高长官的位子上,那我等于就是跟和平绿洲联邦政府达成了协议!”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老戴维斯一听,觉得艾琳娜的这番话说的有根有据,有礼有节,义正词严,范建明根本就无法反驳。

  范建明摇头道:“艾琳娜女士,你这番话犯的逻辑错误,按照你的意思,假如我现在辞职不干,回到东方摆个地摊成为摊主,那等于是你这个西方的国卿,和我这个地摊主达成了协议啰?”

  老戴维斯一听,就像是喝汤喝出了一只苍蝇的感觉。

  范建明明明是诡辩,但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。

  说他有道理吧,明明就是强词夺理,别说是艾琳娜,老戴维斯想了半天,也没能想能够反驳的理由。

  如果不是老戴维斯坐在对面,艾琳娜几乎失声笑了出来,心里表面不动声色,心里却啐道:行呀,你小子居然跟老娘抬杠?

  老戴维斯如果不坐在对面,艾琳娜绝对要破口大骂,但是现在,她只能装着无奈地耸的耸肩,表示自己没法反驳范建明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