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位白人记者一站起来,就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。

  显而易见,作为一名记者,他也见过不少国家的领导人,大国小国的都有,应该不存在鄙视刚刚成立的和平绿洲联邦,只是看到范建明太过年轻,本能地没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所以他起身看着范建明的那一瞬间,目光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种不屑的眼神。

  “最高长官阁下,”至少起码的礼节他还是注意到了:“我有两个问题:第一,贵国在建国一周之内,立即与西方建立外交关系,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们是在寻求西方的庇护?”

  “第二,你现在拥有和平绿洲联邦的国籍,而且是最高长官,但我相信你的思维和语言,都是东方式的。”

  “在这里,你代表的是和平绿洲联邦,假如私下我们有机会见面,我是把你当成和平绿洲联邦的人,还是东方人呢?”

  这两个问题在外行人看来,可以说波澜不惊,貌似还象问的有些道理。

  但这是在外交场合,他的这两个问题,可以说是处处刁难范建明。

  第一个问题完全是瞧不起和平绿洲联邦,就算是小国与大国、弱国与强国之间的建交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确实是寻求庇护,但这种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  在这种场合下提这个问题,无疑是打小国或弱国的脸,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。

  正常情况下,记者都不会提这么敏感的问题,即便是这位记者所属机构的背后利益集团,也不会让他提这样的问题。

  说白了,还是因为太过年轻、稚嫩的范建明,让他没有把对方当成政冶家,差不多把范建明当成了一个继承皇位的古代幼帝一样。

  所以这个问题提出来时,在场的记者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心想:这货一大早就喝多了吗?

  至于第二个问题,那就比第一个问题更恶劣了。

  他是在怀疑范建明真正的身份。

  言外之意,范建明究竟是和平绿洲联邦的人,还是东方人?

  如果说他是东方人,他是和平绿洲联邦的最高长官,掌握着这个国家最高的权力,那么他会不会是东方的间谍呢?

  如果说他是和平绿洲联邦的人,可他的思想和语言全部都是东方的,那么将来的和平绿洲联邦,会不会成为东方的一个附属国呢?

  总而言之,他的这个问题,既是在国际场合抹黑东方政府,又是在挑拨范建明与和平绿洲联邦人的关系,如果回答的不好,或者恼羞成怒的话,范建明只能是自取其辱。

  在后面坐着的李倩倩,听到这个问题之后,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换成是她,她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。

  那位记者提完问题坐下,所有的记者都开始盯着范建明,有的掏出笔和笔记本,有的双手不停的按着笔记本电脑的按键,有的拿出手机对着范建明拍照录音,摄像头更是全部聚焦在范建明的脸上。

  大家都不熟悉范建明,不知道他将会如何回答这两个问题。

  就连站在一边的老戴维斯都显得有些紧张。

  范建明如果回答的不好,连他都会被在野党取消,和这样一个年轻人领导的年轻国家建交,而且是全世界第一个,岂不是笑话吗?

  最重要的是,如果范建明承认自己是来寻求庇护的,那就显得情商太低。

  如果他否认的话,势必要说出一些反击的话,虽然是针对那个记者,却有可能误伤到西方政府,那就显得智商太低,而且老戴维斯和他的这届政府,都会觉得没面子。

  因为范建明再厉害的反击,老戴维斯都不可能当场申辩甚至是反驳。

  否则,全世界笑话的不是范建明,而是老戴维斯和他的西方政府。

  艾琳娜更紧张。

  她知道范建明不缺霸气,但智慧如何却不得而知。

  看到范建明准备回答问题,她和李倩倩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。

  范建明面带微笑地说道:“和平绿洲联邦共和国虽然刚刚成立,但我们的两个加盟共和国S国和N国,确实有着相当长的历史文化。”

  “可惜的是,和读多小国和弱国一样,我们的两个加盟共和国过往的历史,却是一部屈辱史,和非洲大陆的许多国家一样,自从被欧洲人发现我们的大陆之后,我们一直被侵略,被殖民,我们的人民被当成工具和牲口一样被贩卖。”

  范建明的这段开场白,引起了在场几乎所有有色人种的记者的共鸣。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(ωωω).7,8z.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  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在非洲,在世界其他各州也出现过。

  那位记者一直以大国国民的身份自居,才能提出这个问题,所有范建明首先让他了解一下,他们的祖先对其他民族的祖先都做了些什么。

  言下之意,你可以自诩自己的国家是大国,是强国,但却不是你们说宣扬的文明、自由和民主的国家,因为你们的崛起靠的就是疯狂的侵略和掠夺!

  能够参加这种记者招待会的记者,都是新闻界的佼佼者,也是真正的知识分子,虽然情商不一定很高,但智商都不低。

  范建明这段开场白的真正含义,他们当然了然如胸。

  而且仅仅只是这段开场白,让在场所有的记者,包括那个提问的记者都意识到,范建明并不像他外表显得那么年轻和幼稚。

  范建明接着说道:“今天,我们两个加盟共和国之所以能够走到一起,那是因为大势所趋,尤其是在东方提倡的一带一路,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导下,使得我们觉得,国家要发展,就必须走出国门,与全世界融为一体。”

  同样是大国,西方强调的是自己优先,渴望自己再次伟大,而东方却在倡导全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  不用更多的描述,范建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完全代表着这个世界上的弱国和小国的心声。

  而且范建明所说的是世人皆知的事实,并没有刻意去捧东方,让人无话可说。

  许多记者点头称是。

  同样也有许多记者如坐针毡。

  有些记者已经意识到,范建明不仅不幼稚,而且相当老练。

  他说的这些话,都是当场对答,不可能事先准备。

  面带微笑,悄无声息地反击,使得东方人特有的文化和智慧,在他的身上已经凸显出来。

  许多记者用眼光交流了一下,言外之意,今天算是没白来,在范建明的身上,一定能够挖掘到更多他们需要的新闻素材。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