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倩倩听到这里,气得浑身哆嗦,转而对艾琳娜说:“这家伙是不是无赖呀?完全是血口喷人,无中生有!”

  艾琳娜微笑道:“你还没见过真正无赖的记者,尤其是一些电视节目的主持人,他们耍起无赖来,连最起码的底线都没有。”

  老戴维斯的夫人这时也笑道:“范夫人,这就是东西方的差异,尤其是在政坛上,西方新闻媒体所表现出来的倾向性,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严重。”

  李倩倩不屑地摇了摇头,再说下去话就难听了。

  这就是西方标榜的新闻自由吗?

  只要符合他们的利益,完全可以颠倒黑白,指鹿为马。

  与他们利益相对,制裁加封杀,甚至是驱逐。

  然而毕竟坐在她身边的,一个是老戴维斯的夫人,一个是艾琳娜,出于外交礼节,李倩倩只能保持沉默。

  她们说自己国家的短处可以,李倩倩就不能再去指责了,不然,这天得往死里聊。

  好在她相信范建明,一定能够不卑不亢地予以还击。

  大屏幕上出现了范建明的镜头,只见他保持着一种绅士的微笑。

  范建明说道:“今天我是和老戴维斯先生举行记者招待会,不是法庭的辩论会,也不是国会的听证会。这位记者先生有不了解的问题,可以提出来探讨一下,但你这种质问的口气,显然是进门的时候忘记了,这是西方政府的办公所在地。”

  “半个月前,你和你的妻子在法庭上闹离婚,你觉得法官判罚不公,是不是把那股怨气,带到这里来了?或者说,还没走出那天的阴影,把这里当成了你们V国的法庭?”

  记者们一听,一下子轰声窃笑起来。

  那个记者闻言,脸上的红晕一下子延伸到脖子里。

  刚刚他还在讥笑前一个提问的记者,没想到现在轮到自己一脸愕然,半个月前在法庭与妻子离婚,那还是在V国发生的事情,在西方根本就没有任何同行知道。

  范建明居然了解的一清二楚,什么鬼呀?

  范建明接着说:“当今世界公认的法律原则,都是谁主张,谁举证,V国政府居然说有两名记者,在和平绿洲联邦共和国的加盟共和国死亡,就应该拿出证据出来。”

  “他们是男是女,姓啥名谁,多大年龄,服务于哪一个媒体机构?什么时候抵达、为什么要去我们的加盟共和国?”

  “在我们所掌握的资料中,至少在近十年里,没有一个持有V国护照的记者进入N国,而在另一个加盟共和国s国,最后一个持有V国护照的记者,我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在五年前离开的。”

  “如果V国非要说自己国家的两名记者,是在从事新闻工作的时候,丧生于我们加盟共和国的N国,就把他们的个人资料公之于众吧!”

  “不过我要提醒的是,千万别把那些参与N国内战的V国籍雇佣兵,说成是你们的记者,事实终将会大白于天下,别以为你们做的隐秘,是人就不知道。”

  “就好比这位记者先生,你跟你妻子离婚,互相指责对方出柜,好像连法庭最终都没有定论,但我却清楚,你妻子出柜了你的上司,而你却出柜了你妻子的表妹。”

  在场的人一听,又是一阵窃窃私语。

  那个记者完全蒙圈了。

  他真的没办法想象,范建明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?就算有西情局帮助他做预案,现场记者好几百人,他哪里记得住那么多?

  范建明继续说道:“不管是和平绿洲联邦共和国成立之前,还是成立之后,只要有任何无辜的平民被害,我们都会严惩凶手,更别说是新闻界的朋友,甚至是国际友人。”

  “在座的各位都是从事新闻采访工作的,应该非常清楚,哪些国家的哪些组织,经常做这些只有鸡鸣狗盗之辈,才能做出的下流之作。”

  “和平绿洲联邦共和国成立伊始,我们倡导的是和平,和睦,和谐地融入世界大家庭。”

  “我们将致力于完善共和国的议会制度,法制建设,努力进行战后重建工作,争取国家早日强大起来。”

  “如果大家希望在我国的战后重建工作,获得一份共同的利益,我们举双手赞成。”

  “但如果有人还想希望重现三百多年前的情景,一艘军舰一门大炮,就能征服我们的国家,我不敢说他们是痴心妄想,我想请这位记者朋友转告他们,那就试试吧。”

  “我们年轻的共和国,有能力抵御一切外来的侵略者,面对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,我们会请求国际社会发出正义的声音,但绝不会因此哀求或者依附某一个国家。”首发

  “在此,我还想套用一位东方诗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,和平绿洲联邦共和国从我开始,从今天开始,绝不会再给其他任何一个国度的军人,提供建立功勋的机会!”

  “非洲大陆任人宰割,被侵略,被殖民,被某些所谓的绅士国家,把我们的人民当着工具和奴隶一样贩卖的年代,将一去不复返!”

  “OK!”

  “太棒了!”

  在场的有色人种,尤其是非洲裔的记者们,完全不顾招待会的纪律,有的大声喝彩,有的起立鼓掌,整个招待会一下沸腾了!

  李倩倩激动不已地抓着艾琳娜的手。

  艾琳娜没想到李倩倩的劲那么大,看上去又白又嫩的小手,居然把她的手掐疼了。

  “夫人——”艾琳娜忍不住悄声提醒了她一下。

  李倩倩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松开手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也是太激动了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看着自己手上的爪印,艾琳娜不解地问道:“夫人也是学过武术的吗,怎么手上的劲这么大?”

  李倩倩笑而不语。

  心想:武术算什么?我练的可是内丹术,真要使劲的话,完全可以把你的手指捏碎。

  看到招待会气氛爆棚,而且这种节奏绝对是一浪高过一浪,老戴维斯立即看了主持人一眼,意思是让他给现场降降温。

  主持人心领神会,在众多记者举手的时候,他选择了一位东方媒体的记者提问。

  东方记者起身问道:“最高长官阁下,刚刚我看到国内的报道,贵国最高副长官,兼最高法院大法官农烈先生,已经抵达我国开始访问,你对贵国与我国的未来关系,有什么看法吗?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