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图这么一问,范建明这么一解释,让在座的人都明白了,原来政府、国民大会和最高法院属于三条平行线,在职务权限上是平等的,不存在互相之间谁接替谁。

  尤其是最高长官一支,范建明之所以坚持代理,那是因为他认为,最高长官必须要由全国大选产生。

  听明白这个道理,诺玛父亲之前就不存在对范建明真正有意见,他是为了做样子给大家,主要是做给农烈看的。

  农烈也释怀了。

  范建明不让他接替最高长官,不是因为排斥他,而且再次强调,他这个大法官已经是权力的顶峰位置,与最高长官是平级的。

  别说是范建明,就算任何一个人从最高长官位置上下来,跟他也没关系。

  他其实就是最高法律长官,在政府最高长官的更迭中,他还要提供法律的保障与监督。

  他凝重的眼色彻底放开之后,其他人都跟着松了口气,只要他听明白并且认可这种解释,其他人更没有任何意见。

  素图接着说道:“最高长官阁下,我不是为了自己,我是为了将来身处我这个执行官位置上的人,向你提出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根据我的理解,大法官阁下的位置,将来肯定是由其他的法官接任,议长阁下的位置,将来也是有其他副议长或者议员长接任。”

  “你这个最高长官的位置,难道不应该是由政府的执行官接任吗?”

  大家一听,觉得这个问题提的有道理,就算大法官和议长没有接替最高长官的法律依据,但执行官接任那是顺理成章的。

  素图接着说道:“当然,我有自知之明,我的能力肯定接替不了最高长官的职务。我想说的是,既然咱们是个联邦政府,一切就应该按规矩来。”

  “如果最高长官阁下认为,诺玛小姐是接替你位置的不二人选,现在就应该委任她为政府执行官,那样的话,她的接替才顺理成章。”

  大家都点头称是。

  素图怕范建明误会,立即解释道:“最高长官阁下,我没有跟你抬杠的意思,我这是从未来联邦政府正规化建设的角度出发,既不是在争权,也不是在赌气。”

  “而且在战争期间,我觉得接替你位置最佳的人选,除了议长和大法官之外,应该是国防大臣和警务大臣,而并不是诺玛、莉亚和你的夫人。”

  素图的这番话说的非常中肯,而且非常在理,大家都把目光投向范建明,包括诺玛、莉亚和李倩倩,她们都觉得素图说的是对的。

  既然战争期间,所有的国家机器都为战争服务,一旦范建明出现意外,战场上的最高指挥官接替他的职务,继续完成战争的指挥,那是合情合理,同时保障了战争能够得以正常继续下去。

  范建明当然清楚,素图是个本分人,如果没有范建明,素图也不可能有今天,别人怎么想不清楚,至少素图永远不会拆他的台。

  而且素图的这个问题,正好提到了点子上,范建明可以通过回答这个问题,再次重申自己的治国理念,以便加深大家的印象。

  “素图执行官这个问题提得很好,我想大家恐怕都有这样的疑惑,现在我就从两个方面,来解释一下我为什么选择了三位继任者,而且再三重申,如果这三位继任者都相继出事,那我们只有选择投降或者流亡。”

  大家并住呼吸,竖着耳朵仔细聆听,生怕漏掉了任何一个重大的事件。

  “首先我要再次重申,除了议长、大法官的职务之外,执行官在政府里面,也是最高职务,他不存在接替最高长官的职务。”

  大家一时都不能理解,包括诺玛的父亲和农烈,大家面面相觑,还以为范建明搞错了。更新最快~电脑端:https:///

  “不仅如此,我们的国防大臣和警务大臣,也都是本职位的最高职务。西方规定,所有的军人必须在退役之后五年,才能竞选最高长官的职务。”

  “本来这件事对于我们联邦政府,应该要好好协商一下,但由于大战在即,有些细节不可能再召开诸多的会议,所以我临时规定一下,所有的军人,必须要在退役十年之后,才能竞选最高长官,在任何情况下,现役军人永远不得代理最高长官一职。”

  范建明这段话,无疑是为了杜绝军人政变,以及军政府的出现,对此大家都没有异议。

  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军人出身有可能成为最高长官的,只有诺玛的父亲和农烈,国防大臣和警务大臣资历尚浅。

  诺玛的父亲和农烈已经不存在出任最高长官了,国防大臣和警务大臣,当然没有其他的想法。

  “说到这里,想必大家都已经明白了,其实我们的议长,将来是由国民大会选举产生,而我们的大法官,将来是由最高法院推荐,最高长官批准任职的。”

  “我们的执行官,以及政府其他部门的大臣,都是由最高长官任命的,大家各司其职,共同构建起我们政府强而有力的权力机构。”

  “至于最高长官一职,必须由全民大选产生,其他时候产生的最高长官,只能是代理,就像我现在这样,而不是通过某个小型的会议,不管是内阁会议还是军事会议,都不能决定最高长官的人选。”

  范建明这么一解释,大家才彻底弄明白,在他的执政理念当中,最高长官必须是选举产生,而不是其他任何职务上的官员,可以顺序继承的。

  “至于我刚刚指定有她们三个相继继任,请大家注意,她们解题的不是最高长官职务,而是代理最高长官职务,只要战争结束,他们是否能够留在最高长官的位置上,必须要经过全民选举。”

  大家这才频频点头,瞬间明白,让她们三个相继接替代理最高长官职务,完全是战争期间的应急之举,只能说是临时的行政命令,没有任何法律依据。

  “之前我出访的时候,就已经任命了诺玛为为的助理,在我出访和无法履行最高长官职务之时,由她代理行使我的职务权力,已经得到了内阁成员的首肯。”

  “现在我只是再重申一次而已,并不像议长阁下刚刚所说的,我是在准备变君主制为家庭传承制,更不可能在未来的联邦搞独裁。”

  “再次着重强调一点,未来联邦政府的最高长官,必须经过全民大选!”

章节目录

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